• 第11章:你到底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1本章字数:2090字

    鬼镖局?!这个女人一路上到底安插了多少人手了?李洛辰吃力道:“孙莹,没事吗?”

    “当然了,大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先担心你自己吧。”虎鹤动了动长鞭,预备开打。面具男和老鹰头大眼瞪小眼,愣是没想到还会有人来搭救。光是鬼镖局这三个字眼,就已经把他们两人吓得够呛了。不过在黄金的蛊惑之下,再怎么害怕,也会拿出拼死的骨气。

    “那又如何。不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吗?李洛辰的人头,我们是要定了!”

    “哼,二打一有些不公平,可也不能怪我们了啊。”

    两人一唱一和,说得有气魄。可在虎鹤眼里,顶多是虚张声势,两只喽啰还不能秒杀,等会儿又要被孙莹数落可就不好。他阴霾着脸,狠狠耍起长鞭,啪的一声巨响,打坏了木窗子,刺眼的日光顷刻涌进。

    正好迷糊了李洛辰的眼睛,使得他不得已紧闭眼睛好一会儿。当他适应了日光了亮度,缓慢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却是虎鹤哼着小曲,蹲在地上翻动那两人尸体,找寻什么。

    “结束……了吗?”李洛辰小心翼翼的问。

    虎鹤扭头望了他一眼,起身扯下绑带走过去言,“嗯,已经灭口了。你这伤,啧啧。一会儿大小姐见了,又要生气了。哎。”

    什么,灭口了?那么快?我什么都还没有问到呢!到底是谁,那么迫切想要我死了,到底是谁,千方百计的阻止我回国城了?!李洛辰紧皱眉头,凝重起来。虎鹤知晓他在想什么,安慰道:“放心吧。有我们在,你一定能返回国城查明真相。走了,不然大小姐该焦急了。”

    “你们真的是干走镖的吗?孙莹到底是你们什么人了?那么护着她,跟着她走。”

    大小姐吗?是一个令人害怕的妖精。虎鹤耸着肩膀,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推着李洛辰走出小破屋。

    当他们赶回到阁楼时,本以为还能看见一场精彩的恶斗,结果只是看到了收尾工作。孙莹顶着额头的大包,坐在桌子上,单手撑着下巴指挥,“数清楚了,一共有几个人。看看他们身上有没有身份证明,别让我的猜想成真了,不然今后的路子难走啊。”

    东泽双手拎着半死不活的杀手,狠狠往楼梯口边上一处一扔,松口气回应,“知道了,大小姐。这里就交给我们了,那个人你打算怎办了?”

    那个人?指的是方才要杀了我的家伙了?孙莹挑眉,看着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男子,思量一会儿,“放了吧。”

    “什么?大小姐,他刚才明明要杀了你啊,你为什么还要放他一条生路呢?!”东泽愤恨,踹着男子一脚替孙莹抱不平。

    生路?哼,我何时候给他生路了?!孙莹挠挠发髻,蓦然起身走到他身边,浅笑拍着他的肩头说,“什么时候,你觉得那是一条生路了?”

    “……。”东泽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那不是一条生路,而是一条生不如死的炼狱道路。

    男子趴在地上,嘴角,鼻孔满是鲜血,他喘着粗气努力来个咸鱼翻身,伸手抓住了孙莹的脚踝,“孙,孙……咳咳。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凭什么,有什么资格可以让黑白两道的人都听从与你了!”

    啧,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孙莹耐着性子,蹲下身来,掰开他的手,露出一脸无可奉告的神色,敷衍一句,“行了。关于我的事情,就别乱打听了,免得会做恶梦!乖乖的做一只败家犬,滚回你的堂会去啊!”

    “恶梦?你……。”男子无言以对,更是没有任何力气在和孙莹争论。他眨巴眼睛,仰视慢慢离去的孙莹,模糊的记忆海洋中,像是慢慢浮现出江湖中一个可怕的传闻,说是一个女子犹若女妖,游走在黑白两道之间,杀人于无形,却不留痕迹。

    “来人,把这个家伙扔出去!”东泽见其混沌神色豁然开朗,似乎是知道孙莹的真实身份,他立即吩咐隐身的手下把人给扔了出去。

    古凡整理杀手信息后,转向迎面走来的孙莹报告,“大小姐,一共十二名杀手,均是联合堂会的临时杀手。”

    孙莹一听,苦楚面容呵呵两声,摸着小脸说,“瞧我这乌鸦嘴,还真是一群乌合之众啊。”

    “即便是联合堂会的人,也会有一两个执行人来组织这次暗杀行动,不会查不到幕后黑手。”东泽面色凝重走过来,扫视地上躺着的尸体,不出几秒,他便大步上前,麻溜的拽出尸体中一人,扒开其衣服,胸膛上血肉模糊,红色的血迹干涸,掩盖了此人右胸上一个黑色印章。

    此时站在边上,默默围观的虎鹤扔下李洛辰,一人过去惊叫道,“这,这不是那个杀手堂会的吗?听闻那个堂会的堂主近日来成了黑市悬赏金额最高的第二人啊!”

    “悬赏金最高的吗?”孙莹摸着下巴,低语重复,内心在盘算日后的计划。她望了四周一眼,才发现李洛辰的存在,他一脸的阴郁,像是不满一大群人把他给冷落了,更是不满孙莹就这样把他给弄丢了。

    两人的视线一旦接洽而上,就是冰与火的碰撞。

    “孙莹!之前你说什么来的?说不会把我弄丢了,呵呵。”

    嗯,还真是记仇啊。孙莹陪笑走过去,摊开手显得自己也是没预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推着李洛辰进入杂乱的阁楼大厅,“那我也不是派人,将你找回来了吗?”

    “这次算是幸运,下次呢?”李洛辰说着,眼神不禁落在地上杀手们的尸体,“有查清楚是什么人了吗?啊?”

    “心急什么?都是些小喽啰,没有多大的利用价值。”孙莹眼角余光看到他脖子上的口子,半蹲下身子来查看,“口子不深,上点创伤药就能好,所幸没毒。不然你早就归西了。”

    李洛辰低眉勉强瞄了一眼,嗤之以鼻,“已经是半死不活之人了,还会再怕那些蝼蚁的手段了?”

    说的好,也有骨气。不过,你要死在我鬼镖局押送期间,可就会坏了我们的名声啊。孙莹笑了笑,对古凡招呼道:“小古,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