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叫你生不如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1本章字数:2059字

    “这次算是幸运,下次呢?”李洛辰说着,眼神不禁落在地上杀手们的尸体,“有查清楚是什么人了吗?啊?”

    “心急什么?都是些小喽啰,没有多大的利用价值。”孙莹眼角余光看到他脖子上的口子,半蹲下身子来查看一下,“口子不深,上点创伤药就能好,所幸没毒。不然你早就归西了。”

    李洛辰低眉勉强瞄了一眼,嗤之以鼻,“已经是半死不活之人了,还会再怕那些蝼蚁的手段了?”

    说的好,也有骨气。不过,你要死在我鬼镖局押送期间,可就会坏了我们的名声啊。孙莹笑了笑,对古凡招呼道:“小古,交给你了。”

    古凡点头答应,接受照顾李洛辰这个拖油瓶。东泽和虎鹤生怕会有遗漏信息没有发现,又去检查一遍杀手们尸体。

    眼见自己的人全部都回来了,孙莹大呼一口气,吩咐道:“虎鹤这些尸体你们知道怎么处理了。东泽,古凡带着李洛辰和我返回分部酒楼。”

    “是!”

    午后,斜阳渐渐有了倦意,慵懒的阳光,散落在一升酒楼内院的蔓藤棚上,印在在茶几上,滑入了茶杯之中,随着波纹一荡一荡。酒楼内的喧闹和内院的宁静形成了两个世界,两个不想干扰的世界。

    孙莹洗去一身臭汗和血腥味,下意识揉捏一下受伤的肩头,“北极门派的拳法威力,还真不是盖的呢。”

    古凡拿起屏风上的外衣轻轻披在她的身上,关心劝言,“大小姐,要不这镖还是由我们几人押送吧。看你这一路上,受了两次伤,万一阁主知道了……我们实在是难辞其咎。”

    怎么又拿国城那只老家伙来压我了?!孙莹不屑努努嘴,拽紧身上的外衣,走到大厅翻动药箱拿出药酒硬塞进古凡手里,“来,帮我上药。”

    “大小姐啊。”古凡委屈的哀叫她一声。孙莹受不了她开始矫情的样子,浑身打了个激灵,强硬态度转移话题,“少废话!这镖是无论如何都要由我来亲自押送,当初不是说好的吗?”

    当初是说好了,只是没想到会有鬼市的猎狗紧咬着不放。古凡话挂在嘴边,又生生吞咽了回去,毕竟只要是孙莹决定了的事情,无论遇到多大的阻碍,也会咬牙死命撑下去,不容反驳!她无声叹了一口气。

    将药酒倒入手中,微微搓热一番,再慢慢摁压在孙莹受伤发紫红色的背部。东泽此时也走了出来,拍拍衣袖上的脏东西说:“药吃了,人也睡下了。”

    “嗯,那就好。来来,坐下!说说,今日你怎么了?”孙莹拍拍身边的凳子,招呼东泽过来。东泽忽感脊梁骨一阵寒意,他害怕歪嘴蠢笑,连连摇摇头,“大小姐,今日之事是我大意轻敌了。”

    轻敌了?没那么简单吧。孙莹不信扬起下巴,一副兴师问罪状,“呵呵,据我所知,我的人即便是轻敌了,也能处理的非常完美啊!何况那人,还是我的左右手之一,东泽呢!”

    不好,大小姐生气了!东泽嘴笨,不知道该怎么说明当时的情况,他情急之下将希望目光落在了古凡身上。古凡只是简单望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药酒去到他身边。

    “大小姐,东泽也是遭受了暗算,才会破例发了信号弹。”古凡面无表情说着,还不忘扯开东泽的衣服,露出那血肉干涸的窟窿。

    东泽嘿嘿傻笑,扯回衣服迎合道:“事情就是这样。大小姐,我也不是故意的。”

    “哼。罢了,罢了……。我和你也是半斤八两了,都受伤了呢。”孙莹松了胸前一口气,瘫软身子,单手撑着下巴,“没想到,这一次还挺有意思的。猎狗们有了军师,有了领导人,就是不一样呢啊。想动我的镖,我的人,我的性命?呵呵,还早八百年了!一群乌合之众。”

    啪嗒,房门猛然被推开,虎鹤闻着手上残留的化尸粉的味道闯了进来,又自我恶心一会儿,对孙莹抱怨,“大小姐,这种事情能换老大去干么?每次都是我?再这样下去,连我一起融化好了。”

    孙莹顺势望去,嘴角轻微扬起,一点情面也不给,直接拆台道:“哦,是吗?小凡,下次记得连他一起给融化了,省得在我耳边吵死了。”

    古凡二话不说认真脸点点头,手里头还掏出着一大瓶的化尸粉,面对虎鹤嘭的打开塞子,轻微吹了一口气。白色粉末即可四散,虎鹤见状,赶紧跑开躲在东泽身后,大口吹气,赶走那些可怕的粉末。东泽顺势挥挥手,才彻底散了化尸粉。

    “虎鹤你就那么不满意大小姐的吩咐了?难道说你还想要尝尝大小姐的独门酷刑吗?一百种法子,变个花样叫你生不如死!”东泽不免借势调侃他一句。

    什么鬼?要不要这样吓人了?虎鹤让他一说,埋藏在灵魂深处的痛感记忆,瞬间泛滥,使得他秒变怂货,乖乖的憋着嘴巴回答,“知,知道了。”

    “行了,正事要紧。”孙莹有点顾虑看了内院一眼,又想着是在分部,应该不会隔墙有耳了。她一如既往的盘腿坐在桌子上,手里惯性拿着杆子,哒哒的敲打桌子边缘,清了清嗓音。

    “说说,你们所了解的情况。”

    古凡第一个响应,她说:“不出大小姐当日所料,黑市和鬼市上皆是李少爷一级悬赏令,其次便是大小姐你的人头。我带着假人走官道,才不过了三日,便受到了两次大的围攻,人数均在十人以上,然像是临时约好,并无所属。”

    “啊,我这边也是和小凡一样的情况,然我在小阳道上遇到的皆是独立门户的赏金猎狗,手段可是残忍,身手也比方才的人要灵活许多,很难缠。”虎鹤接着道。

    综合以上信息,再结合今日自己所遭遇到的伏击来看。孙莹很快在脑子中诺列出个对方大概计划表。她咬着手指指甲一会儿,“你们两人的镖已经被揭穿,唯独剩下萧熊那边了。他要是能坚持得住,那么我们这边,就不会很快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