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贪图你的美颜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1本章字数:3266字

    屋外大雨已经退去,留下一阵阵泥土的清香,顺着凉风透过木窗的缝隙吹了进来,东泽前去推开紧闭的木窗,好让雨后的清新,退换去屋内的闷热和香薰的残烟。

    “雨停了?”孙莹眺望而去,天边的云彩依旧夹杂这灰色云朵,时不时还能看见云朵中闪电的身影。她不由得低下眼帘,露出害怕神色,喃喃自语,“但愿今晚不要是雷雨就好。”

    沈一良也发现了天气的多变,他看着孙莹害怕的样子,预感今晚不会好过了。四人不约而同安静了,气氛顷刻凝固了几秒,最后被孙莹打破。她调整情绪,抬起灵动双眸言,“他的毒,可有法子解了?”

    “有的,这种外域奇毒,你也不是会解吗?何必来找我?”沈一良招手,示意东泽脱掉李洛辰的上衣,给架起来,看起来就像是用衣架勉强支撑的人偶一样。

    李洛辰对于他的话为之一惊,诧异的盯着孙莹说,“孙莹?!你不是说你不会解毒吗?为何……。”

    没有医娘的解毒方案,我敢下手了?一会儿把你给弄死了,可就是毁了生意和名誉啊。孙莹尴尬绕绕头,笑嘿嘿给自己找理由,“要是你刚中的一成,我可以帮你,然你现在可是中毒极深了。没有医娘在,我一人没法给你解毒。”

    “嗯,孙莹说的没错。”沈一良赞同着,仔细查看起李洛辰上身,肌肉结实,线条完美,八块腹肌,是个花痴少女都会尖叫十几分钟,然后扑上去好好享受一番的吧。

    孙莹却不为所动,她忽视这一切,对沈一良催促,“怎样?可有什么法子了?”

    沈一良抓起李洛辰一只手臂,捏了捏,又把脉一会儿,脸色由晴天骤然变为黑夜,沉着声音说,“难!这经脉淤堵,五脏六腑也已经被毒素入侵,好在没有侵入心脉。你是不是临时做个续命丹给他吃?”

    “嗯,耗费我三天两夜勉强做了一个小瓶子。可以控制毒素入侵心脉,不过这修复其的免疫系统就慢了些。”

    “嗯。的确是这样的情况。要是没有你做的续命丹,恐怕他也撑不过这半月时光。”沈一良绷着脸,颔首背手来回走动,认真思量解毒方案。

    李洛辰将最后的希望全部押在他们两人身上了,他心急追问,“我可还有希望痊愈?”

    “别吵,让医娘好好想想。”孙莹不悦瞪了他一眼训斥,弄得李洛辰脸上燥热,面子完全扫地。正当屋内紧锣密鼓的为李洛辰毒伤研讨解毒方案之际,慕容婷枫不知何时站在门外一侧,悄然偷听到了全部内容。

    怎么会中毒了?这下可好,计划难以实施了。难道要等他们解毒后,再动手?还是……。慕容婷凤陷入沉思,不禁握紧手中的小玉,又透过门缝往里头瞄了几眼,还没等她看清楚呢,嘭!一个茶杯狠狠砸在门缝之上,迸射出的陶瓷碎片,吓得慕容婷凤赶紧后退躲避。

    “门外的,我不管你是不是杀手,总之偷听可不是什么好事了,要听还请大大方方的进来如何?”原是孙莹察觉到门外有人,快速抄起桌面的茶杯,当做暗器扔了过去。

    此景,让东泽立马警戒,沈一良淡漠看了一眼那晃动的人影,无奈叹口气高声道:“慕容!我知道是你,进来吧。”

    “啧,被发现了?那个女人果真厉害,明明都隐藏气息,都还被发现了。”慕容婷凤不忿拍拍身上的尘土,扭捏一下推开门进去。

    孙莹第一次见慕容婷凤,穿着姹紫嫣红,打扮得妖艳,跟个风尘风骚娘儿一样,可她所展现的气质却又是另外一种高贵和优雅。

    “认识?老顾客?”孙莹坐在凳子发问。沈一良没看慕容婷凤一眼,反而给她披上外衣应答,“嗯,老顾客。来凤客栈的老板娘,慕容婷凤。”

    “方才是我不对,这厢有礼了。我是来凤客栈的老板娘,你们可以叫我慕容,也可以叫我凤娘。”慕容婷凤主动打招呼,亲和力的笑容,巴不得即可融化一脸严肃的东泽这个凶悍的护卫。孙莹没搭理,扬手让东泽放松警戒,退到一边待命。

    李洛辰好奇不禁多撇了慕容婷凤几眼,感觉这个女子,要比孙莹好相处很多。

    “嗯,多么俊俏的少爷啊,瞧瞧这脸蛋长得……。”慕容婷凤感受到他的视线,笑着妩媚走过去,刚要伸手捏捏他的脸蛋,就被孙莹喝止了。

    “别动,他是我的货物。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汗毛,我立马拆了你的客栈,连带你这人一个拆了。”

    哎!这女人,啧……。慕容婷凤收回停在半空的手,交叉在胸前十分委屈的对沈一良求救,“一良,瞧你家妹子,多凶啊。我又不是什么江湖杀手,也不是什么坏人,怎么这样对我啊。”

    “那是你自作自受。早些时候就已经提醒过你了,你自己不听啊。说吧,在外面偷听到什么了?”沈一良并无帮腔,站在孙莹一方质问起来。

    一对二?有难点。慕容婷凤眼睛不瞎,认清眼前局势对自己十分不利,说谎肯定敷衍不过去,实话实话那日后定会戒备,更难下手了。

    她眼珠子转悠一下,解释道:“没偷听到什么,这不是到时间吃晚饭了,想来叫问问你们要吃什么,我好让厨房给你们做去啊。刚来呢,见房门紧锁就听了一下,也没听清楚是什么,就被那位小姐发现了。”

    无论说的是真是假,孙莹都没打算彻底相信,她面色一缓和,恢复常态变得礼貌,“原来如此,是我反应过激了。没有伤到凤娘吧。”

    “啊呵呵,没有没有。对了,你们想吃什么了?”慕容婷凤连忙摆摆手,继而问。

    “医娘,这里你熟悉你来点菜。”

    “慕容,如常,额外加点小肉,小汤就好。”沈一良浅笑吩咐,慕容婷凤明白快步退出房间,一出来,她捂着心口拍拍,自我安慰,“吓死我了,这个女人当真是名不虚传呢。啊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可怕!”

    吓走慕容婷凤后,孙莹笑眯眯仰视沈一良,嘴角上扬满是邪恶,“长得不错啊,身材很是丰满呀。你的情人?新欢,还是旧爱了?”

    “胡说什么。就是一个老顾客而已,没什么关系。再说了,人家是有夫君的人,怎么会看得上我了?”

    “呵呵,是吗?我可是没见着她的夫君哟。医娘,有机会赶紧上啊!别磨磨唧唧。”孙莹越说越兴奋,恨不得现在就撮合这两人。沈一良却不接受,他指着孙莹的脑门,言归正传,“胡闹,你给我赶紧好全。李洛辰的毒,需要你的封穴决。”

    “切,我就知道会是这个法子了。前期还得要用水蛭吗?”孙莹弄下他的手,嘟着嘴巴,很是不情愿。沈一良毫不客气捏着她那高高翘起的嘴巴,“看来,你和我想到一块了。好好休息,好好吃药,这几日我都在这里帮你。”

    “唔唔唔……。”

    两人嬉闹好一会儿,才消停。孙莹揉揉差点让沈一良捏坏的嘴巴说,“天色也渐晚了。东泽带李洛辰回屋休息,我和医娘要仔细商讨解毒方案。”

    “是。”东泽领命推着万般不情愿离开的李洛辰退出房间,去往自己的客房。没想到,林佳守在门外等着他们。

    林佳背靠在廊道栏杆上,手里还抓着传信小竹筒,笑容显得那么不自然,“老大,等你好久了。”

    “是吗?”东泽随口应答,推着李洛辰进入屋内,安置在桌子边上,叮嘱着,“我有事出去一下,你要是饿了,渴了,想方便了,就忍忍。估计我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回来那么快。”

    李洛辰晓得他忽变严谨的理由,他说,“有那群杀手的消息了?我不能一道前去吗?”

    “你?”东泽十分不想带着他这个累赘去,伤了还好说,丢了他的性命,没法向大小姐交代呢。他蔑视的扫视了李洛辰一眼,嘲讽的摇摇头,“呵呵,你还是好好呆着吧。带你去,我还不如带林佳去呢,起码人家能够自我保护,不用我操心。”

    “你!可恶。”

    “别可恶了,你现在是大小姐的货,我可不敢乱动。”东泽扔下这话,匆匆走了出去,关上房门。林佳此时迎面而上,“给,来自虎鹤的消息。”

    东泽接下传言,打开来看,小小的字条里,简要标明了鬼市放出悬赏令的堂会,堂会人数,实力如何。

    “我出去一下。这里应该没问题吧。”东泽整理一下武器,噔噔往廊道尽头窗子跑去,纵身一跃飞了出去,根本等不及林佳的回复。林佳愣在原地几秒,才回神,自言自语,“大小姐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正常的。专门走不寻常路啊!”

    早些时候退出的慕容婷凤,暗中默默监视他们一举一动,为了就是等到这个时刻。她小兴奋捧着刚做好的牛肉粥,身影轻盈溜进了李洛辰的屋子。

    “李少爷,饿了吧。来来,我喂喂你好不好?”慕容婷凤扭着柳腰,走了进来。放下餐盘,拿起勺子搅动热气腾腾的肉粥一会儿,又吹了吹热气,如同领家姐姐照顾弟弟一样,和蔼可亲。

    李洛辰警惕地瞪着她问,“你有什么企图?”

    企图?慕容婷凤停下手中的勺子,阴阴一笑,“要是我说,贪图你这俊美的容颜,想要和你一夜快活。你会相信吗?啊?”

    说着,她转动罗裙优雅的跌落进李洛辰怀中,勾魂媚眼对着他老放电。李洛辰毫无动容,他朝着慕容婷凤眼里吹了一口气,“滚,从我身上滚下去。”

    “哎哟!你怎么欺负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