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一良,小心!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1本章字数:3223字

    猎狗小哥,本想推开慕容婷凤追上去,怎奈抵挡不住怀中的美色诱,最终忍了下来,迎合其说说笑笑。

    东泽牵出两匹快马来,安抚一下马儿道,“凤娘,果然是有眼力。”

    孙莹接过缰绳,整理一下马鞍,冷笑之,“她要是没有这点眼里劲儿,能有本这种本事开客栈了?还多年未倒,然……。”

    “也怕是就到今日为止了吧。”东泽扶着孙莹上了马,自己再轻松一跃,用马镫扎了马肚子,马儿受了刺激,嘶哑叫唤一声,哒哒的迈开小步伐朝华子城西北方向的小镇走去。孙莹拽着缰绳,最后望了一眼来凤客栈,也慢步追了上去。

    虎鹤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便大摇大摆的走入黄昏当铺斜对面的酒家里,专门挑了二楼靠街区的雅座,点了一桌子的菜,狼吞虎咽横扫一顿。当孙莹和东泽不辞千辛万苦赶到酒楼之际,看到他打着饱嗝,满足的对他们两人傻笑。

    孙莹不怒自威,她拿起筷子挑了挑吃剩的盘子,“呵呵,你这伙食不错啊。虎鹤,有外快了是不是?”

    虎鹤挑着牙齿,勉强正襟危坐回应,“没有!大小姐,我这才开荤而已。为了调查,我可是好几日都没能好好吃饭。这不,今日要干大的,就……。”

    “得了。就你这德性,和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晓了?东泽,付账,然后换午后茶来。”孙莹扔下筷子,搬着凳子靠近廊道边,指着斜对面的黄昏当铺又问,“是那里吗?这个片区黑市的管理分堂了?”

    虎鹤一时间吃撑了,他揉揉肚子,“啊呃!是的,大小姐。当家的是良老板,人称小宝库,火眼金睛,擅长双短刀。打手和护院加起来一共……呃,二十人。还不包括一些走堂的小厮。”

    孙莹听着他难受的劲儿,不耐烦亮出银针,飞针扎入他止打嗝穴位,调侃一句,“让你吃,让你吃,吃撑了吧,一会看你怎么活动身手了?”

    “呃,谢谢大小姐。”虎鹤舒服点了,眼神盯着下方来往的人群,“什么时候去了?”

    “不急,不急……你这几日的调查,可有别他们有所察觉了?”

    虎鹤摆摆手,否认之,“没有,都是秘密进行。不过,即便是到了深夜,他们也没有什么重大活动,除了一些寻常江湖信息发布之外,就无其他。”

    看来对方很放心鬼市的一切活动了。孙莹拿起东泽端来的热茶,喝上几口,润润喉咙,“嗯,正好手里有两个上好的玉佩,就拿来当做敲门砖了。”

    “大小姐!那不是李洛辰的宝贝吗?你怎么舍得。”东泽讶异。

    虎鹤听不懂什么玉佩不玉佩,他可恶一笑,两眼变成金光闪闪的金子言,“什么宝贝了?”

    说到宝贝,你就来精神!孙莹优雅从怀中抽出那两块玉佩,悬在空中,随清风摇曳,相互碰撞发出空灵的音色,是个行家都能知晓玉佩的品级如何。

    “果然是极品,这……。”虎鹤轻碰不敢拽在手里,他本想说皇室用品就是不一样,转念一想当下时局紧张,立即停下改口,“富贵人家所有就是不一样啊。啧啧。”

    孙莹抽回玉佩,灵动眼睛有了丝丝怒气,瞪了他一眼,像是在责怪于他差点暴露。虎鹤自知有错,傻笑嘿嘿活动一下。东泽习惯性细致看了周围地势,一条街巷,长短不知,却有三条岔路,要是打起来,选着哪条路逃生是关键。

    不过在孙莹的计划和人生字典里,并没有逃生这条选项可以选择。纵使前方是个死胡同,她也要硬生生闯出一条属于她自己人生出路。

    黄昏当铺白日看似干着正经八百的生意,入了深夜后就改头换面成为了黑市分堂。良老板是个纤弱,彬彬有礼老书生。他穿着素雅长袍,扎着高发髻,标准瓜子长脸,下巴下方还留有一小戳胡子,显得温文尔雅。

    孙莹不慌不忙,将自己伪装成前来观看的小千金,东看看西看看。小厮们有心去迎接,碍于东泽和虎鹤左右护驾,不敢靠近招呼。正忙活和一个贵妇人商讨当金的良老板,一眼就看出来人是谁,急忙敷衍让自己管家来接应。

    “这位小姐,可是来当东西?还是来赎回东西的?”良老板礼貌行礼问话。孙莹也回应一个女子半蹲礼,“来当东西。却不知道是否能当了!”

    妖女出手,定是极品货色,不过来得蹊跷。良老板心里嘀咕,犯难侧目犹豫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应下,请着孙莹入内屋雅室去,好茶伺候着。

    “小姐,是要当什么了?”良老板亲自给孙莹上茶,手法熟练过滤了茶杯,热了茶,又蜻蜓点水过了三回,小小晚霞茶杯盛满了黄茶。

    孙莹不是品茶之人,奉承还是信手捏来。她端起茶杯,放于鼻尖嗅了嗅,“好茶。茶香浓淡适中,让人舒服。”

    “过奖了。普通的粗茶罢了。”被奉承了,良老板高兴双颊绯红一会儿,又退了下去,他没有忘记孙莹前来的目的,再次询问,“小姐,是要当什么了。可否让我一看呢。”

    钱奴!孙莹放下茶杯,有些犯难的掏出那两个玉佩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当掉哪一个了。所幸你来看看,这两个哪个更值钱。”

    良老板只是看了一眼,心里立马知晓这玉佩的主人是谁,他错愕好一会儿,伸出手僵硬在半空,又不敢去触碰。果然那个货物在妖女手里,我该怎办?要直接拿下她,还是用计谋?

    孙莹从他突变阴沉的面上,大概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她快速收回玉佩,“如何?哪个更加值钱了?”

    “啊?呵呵,都,都是极品,极品啊。”良老板回神,打马虎起身走到一边。孙莹趁热打铁,跟上去轻声细语在其耳边嘟喃,“良老板,给个合理的价格,好让我拿着银子去给我的货物治病啊,人还在来凤客栈里呢,我不能出来太久。”

    来凤客栈?!良老板严肃沉思十秒后,拿出算盘,哒哒在算盘上打出一个数字,孙莹望去,不满意摇摇头,“不行。太少了啊,这东西可不值这一点呢。你知道的!”

    “不能退让了,这是我给出最高的价格。”

    “才几百两银子,能抵得上李洛辰人头的万两黄金了吗?良老板,你应该是知晓我来这里的目的啊。”孙莹觉得在和他正经谈生意的话,会浪费多余时间,干脆自报家门,来个痛快。良老板听闻后,也放下算盘,颔首低眉诡异笑了一会儿。

    一改往日书生气质,变得和江湖杀手一样充满戾气。

    “鬼镖局的孙莹!今日总算是见识到了!”

    “不敢当啊。你是主动招儿了,还是我打得你吐血呢。”孙莹示意活动手腕,并未亲自动手,反而一屁股稳当,死死地坐在梨花木的太师椅上。东泽和虎鹤接替而上,站在其左右,展开迎战准备姿态。

    良老板也不是白混黑市那么多年,他也有准备。啪啪,两声清脆掌声响起,周围即可蹦出了十几个打手,对着孙莹的等人挑衅。

    “你就两个人,打得过我这二十多人吗?孙莹,你的人头在鬼市赏金也不小呢。今日我良仲,就要收了你这只妖女。”

    “你这二十多人,顶多是软脚虾,我这两人……说实话,要是疯起来连对方都能干掉。”孙莹无所谓,看了看指甲,毫不在意周围情况,霸气又信心爆棚,让人不禁感到胆寒。

    良老板还是第一次对阵传说中的妖女孙莹,气场上稍微减弱了一点,碍于金钱,碍于在黑市的名利,地位,他硬着头皮也要上。

    这边落入交战前夕,那边的来凤客栈,可就没有那么好的开头了。孙莹,东泽离开后一个半时辰,鬼市猎狗里应外合来个突袭战,连累许多江湖无辜人士,没结账呢便落荒而逃。慕容婷凤更是顾不上逃跑的银子们。

    “老娘才不管你们是哪个道上的,也不管你们是哪个堂会的人。只要在我地盘上撒野的,我慕容婷凤通通不会放过!抄家伙,不用留情面,干!”慕容婷凤反手扣押一鬼市猎狗,死死摁在脚底上,嘶吼发号施令。

    鬼市猎狗见状,纷纷看着目瞪口呆,似乎比孙莹发飙要来得有看头呢。嘿嘿,啊啊……楼下混杂打斗声一片,躲在二楼里治疗的李洛辰却心急了,“喂,还要多久?那群杀手要杀上来了。”

    沈一良嗯了一声,翻看医书,“怕什么?杀不上来的。”

    “孙莹呢?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个时候不在了?我……。”李洛辰懊恼自语,正好看到门外一个黑影拿着长剑在靠近,“一良!小心背后!”

    背后?沈一良侧身看去,恰好看到林佳身影冒了出来和那名鬼市猎狗撕抖,动作连贯有力,咚咚两声巨响,轻而易举的干掉了一只鬼市猎狗。她还笑呵呵,拍拍手推开房门,伸进头来言,“师傅,你们还好吗?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是吗?”沈一良淡漠应对。李洛辰歪着脖子,想要看看外面的情况如何,谁料让沈一良一掌给定住了,他还不悦说教,“是个残废就该有个残废的样子。没到你出场,心急什么。”

    “就是啊。师傅,你出手吗?我看老板娘要撑不住了。”林佳努努嘴,祈求道。

    她会撑不住吗?沈一良不信,拿起杆秤走过去,重重敲打在林佳脑仁上说,“守好楼梯口,别那群猎狗趁机钻了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