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自己摸摸揉揉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2本章字数:3284字

    良老板佝偻着身躯,死死捧着银子,踉跄的往内屋密室走去。东泽有些不放心扭头对警戒的虎鹤说,“护着大小姐,我去看看,免得有诈!”

    都被打成残废了,还能给我诈出什么花样来。孙莹眼神跟着良老板一直到其消失在黑暗之中,才安心收回视线,虎鹤一脚踩在地上的尸体,收起长鞭言,“大小姐,你打算怎办了?”

    “什么怎办?直接搞啊!管他黑市鬼市,这江湖有道,我们不能干坐着被人家欺负吧,何况这场猎杀任务,背后还有更大的黑幕在。竟然搞到我孙莹头上,简直就是如同在太岁头上动土!”孙莹气势汹汹说着,手中的拳头已然爆出跟跟青筋。

    大小姐真的怒了。虎鹤心中暗自雀跃一下,面上依旧平静,伪装起胆小之辈,“大小姐,你这是要和整个黑市作对了?”

    孙莹忽而感觉不对,他这话语气有些泄气呢,不像是以往的火爆性子的虎鹤,她转动眸子侧视之,轻蔑道:“啊?作对?现在是谁在和我孙莹作对了?我黑白两道通吃,谁能干得过我。虎鹤,你怂了?”

    怂?谁会和这点小势力认怂了!虎鹤立马挺起腰杆,拍拍胸脯高声回应,“只要是大小姐的吩咐,刀山火海我都一起跟随,绝不背叛。”

    绝不背叛?孙莹一怔,苦笑着,“我才不相信呢。世事变化无常,你现在说的誓言,到了最后也会因为局势而有所改变,何必了呢。做好你自己就成,你要叛变还请手下留情,或者还请告知我一声,也好。”

    “大小姐……。”虎鹤还是第一次见到孙莹露出如此苦涩愁容,真是叫人难以捉摸。东泽拿到有关于十凄堂的资料后,打晕了良老板匆忙走出来,“大小姐,东西拿到了。你看……。”

    孙莹黯淡的眸子,突得一下亮了起来,她左右看了一眼,回忆方才打斗时候的动静,怕是已经引起老万外面人的注意,估计这会儿黑市的巡防队和官兵也会相继赶来,自己仨人不好从正面走出去。

    “后门撤退!”

    “是!”

    三人快速撤离,来时有声去时无影,现场除了一目了然的打斗痕迹,并无他们三人的痕迹,要是追查起来,更是无从下手,单凭良老板一人的言行,也难以判定。

    驾……驾……。哒哒哒哒……。

    快马加鞭赶回到来凤客栈之际,孙莹目光敏锐,看到院落一角,堆着老高的草堆,边上还围着四五个小厮,在忙活什么。她停下脚步,盯着那个映着橘红色晚霞的干草堆吩咐,“虎鹤,过去帮帮他们,记得弄干净点。好歹也是客栈的门前啊。”

    话不用说明,虎鹤心里也清楚是要干什么,他耍起了无赖,“怎么又是我了?大小姐,你不能这样子宠着老大啊。这种事情,偶尔让他去一次,不行嘛?”

    东泽是在受不了虎鹤那副矫情又欠抽的恶心模样,他主动提着虎鹤的衣领往干草堆走去言,“大小姐,你先回屋。我去去就来!”

    那么焦急干什么了?孙莹紧握手中的竹筒对他们两人背影大声说着,“不用回来了!”

    大概是声音被清风带走了音量,他们两人没有回应,各自抢下小厮手中的铲子,开始整理起来。

    孙莹悠悠哀叹一口气,回眸身后不知道何时高挂昏黄灯笼的大门,视线再往里头放长一点,看似无常的桌椅摆设,可地面上残留的点滴血腥痕迹,是瞒不过她的双眼。

    还真是,不能让人安心的走完这趟镖呢。孙莹内心自嘲,摇摇头迈步走入了清冷客栈内,大厅上三三两两聚集着,等待林佳就诊上药的小厮们。

    林佳一人显得手忙脚乱,好在店管家从旁协助,才能稳定有条不紊。孙莹本想安静路过,不了林佳反应快,她先打招呼,“哎,大小姐,你可是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了?”

    “没事。这里受到围攻了?”虽说心里清楚,可她还是多问一句,显得她有心。

    “是啊。在你们出去后没多久,那群人想发了疯似的冲了进来,里应外合,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的。还好老板娘也不是吃素的,这不都摆平了。”林佳说得绘声绘色,要不是碍于自己还在给人看伤势,以她那种大咧咧又开朗的性格,一定还会手舞足蹈起来。

    店管家顺应再说,“楼上的小少爷,也平安无事呢。”

    “恩。还真是连累你们了。”孙莹说着,一脸歉意笑了笑,“我先上去了。”

    店管家对着步步上楼去的孙莹,拱手回应之,“早已是习惯的事情,还请大小姐无需在意。”

    孙莹低眉浅笑,就噔噔小跑了上去,还没进门询问情况,沈一良已然在门口等候,“桥你这副样子,当真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那是自然。”孙莹傲娇白了他一眼,跨步进屋,没想到恰好遇见慕容婷凤半躺在残破的桌子上,不慌不忙撩着外衣,遮掩裸露的肌肤。两人目光不约而同对上一秒,又快速闪开。

    慕容婷凤开始不自在了,她拽着上衣,有些懊恼解释,“只是在帮我疗伤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孙妹子,你可别在意啊。我和一良可是什么都没做!”

    疗伤?啊,也对。孙莹面无表情,自动屏蔽了方才所看到香艳的一幕,她嗯哼一声,“没事啊,你们继续也无妨,受伤了,不是吗?继续,你们想继续啊。”

    “继续什么鬼?你这丫头,能想点好的么?”沈一良蓦然冲进来,一巴掌狠狠扇在她后脑勺上,咣一声巨响。孙莹疼着,本来没什么精神,这下有精神和火气了,她不解看着沈一良嚷,“医娘,你脑子有病啊。我说你们继续,就继续啊。疗伤啊,方才不是受到突袭了吗?”

    “慕容的伤势很轻,给个药酒她自己摸摸揉揉就好了。何须再用我了?”沈一良火辣脸颊,极其尴尬的把药酒塞进慕容婷凤手里,“一日三次,外伤易好。内调的药,也别忘记吃了。”

    慕容婷凤木讷望了手里的药酒,再望望快要尴尬死的沈一良,她恍然大悟,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憋了回去,改口道,“你们聊,我下去盘点一下一共损失了多少银子。”

    待慕容婷凤走后,孙莹立刻上前关门,压低生意问话,“医娘,这个凤娘你可清楚底细?”

    “啊?为何这样问?你难道还怀疑她了?”沈一良收着最后药材反问。

    孙莹嘟嘴摇摇头,不愿多说,她锁紧眉头来回漫步,慕容婷凤怎么会有倩悠谷的刺青了?问题是倩悠谷不是早在五年前就已经解散,销声匿迹多年了吗?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和李洛辰有联系?。

    沈一良看她眉头紧锁,兰花指弹了过去,“又在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没,没想什么。李洛辰呢,毒可是解开了几成?”孙莹转回正题。沈一良扭头示意,人在里头呢。

    目睹了无数次的半路刺杀,经历过无数和死神檫肩而过的时刻,李洛辰如今不能如往一样干坐在轮椅上,当一个残废的人了。他少许吃力,活动双手,滚动轮椅轱辘,缓慢从里屋走了出来。

    “孙莹,你又扔下我一人去了哪里?现在,你可不能扔下我了吧。”

    孙莹有些意外,她似笑非笑的的走上去,周转在李洛辰身边,跟个看猴儿似的新鲜。她抓起李洛辰手,捏捏拍拍,“嗯,不错啊。双手能自由活动了,只不过刚恢复,有些无力。医娘,就只能到这种程度吗?”

    沈一良也不想只到这种程度啊,他耸着肩膀,指着地上被糟蹋的药材,“要是药材没又被损坏的话,能让他勉强站立。然,今日已经算是可以了。解毒过程需要消耗大量体力,不宜一次性解开。”

    “哦哦。也好,也好。”孙莹放下他的手,想要离去帮忙收拾,谁料到李洛辰眼疾手快,抓取她放在腰间上的竹筒,“这个是什么?”

    “啊?不是你想要知道的东西。还给我,李洛辰。”孙莹大意了,她反手握着竹筒的捆绳呵斥。

    李洛辰还偏不放手了,过往是因为残废,不能及时获取到自己想要信息,如今绝不对能再让这个女人,将我隔绝于门外了。

    “不还!说,里面装的是不是有关于此次暗杀我的人信息?”

    哼,眼力和脑子挺敏锐嘛,一猜即中!孙莹笑而不语,稍微使出百分二十的内力才抢回竹筒,当个宝贝一样,拍拍上面的灰尘,吹了吹,“知道那么多干什么了?别以为你双手能活动了,就能有底气和我叫嚣了。”

    “警告你,那个人是我的!只能由我来解决。”李洛辰不甘心,发狠盯着孙莹,眼里其实满是奢望和倔强。

    “哎呀,还这是不好意思。你的战场不应该在江湖,应该在国城皇宫之中才对!别用错的力气和智谋,李洛辰。”

    “……。”李洛辰僵了一下,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什么,他笑了一下,缓和方才怒气上来发昏的头脑,“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皇宫,什么战场……呵呵,我就是个茶商少爷。也算得上半个江湖中人,没有什么错不错。”

    孙莹惋惜摇摇头,清澈的双眸已经将李洛辰的里里外外看个清楚,看个明白。她忽而又捏起李洛辰的嘴巴,缓慢靠近而去,一边沈一良却是紧张的要死,他不自禁捏碎了手中的陶罐,善意提醒之,“孙莹,注意场合。”

    孙莹并未打算献出自己的初吻,她错开转移到他的耳根子后,娇柔道,“说谎都不会,呵呵。真是可爱!”

    “你这个女人……你知道你这是在蓄意玩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