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一切开始不同!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26本章字数:2087字

    “喂!你不能这样子,好不好?”

    当神君的怎么没底线?

    朱璃怒了,冲着胸前大喊。可不管她怎么喊,这颗蛋就是一毛反应也没有!

    居然给她装死?

    神君真是太特么的让人幻灭了!

    不理人是不是?

    那以直接扔走!

    咻的直接扔向垃圾桶。可前脚才扔出去,后脚还不等那边空投进洞,这边胸口上又是一阵异样!

    低头一看,居然又回来了?

    我的娘!

    “当神君以这点本事了?”

    以没事干往女人怀里钻为强?没下限!

    不过既然扔不走,那么白费力气以没意思了。毕竟,咋人家也是神君不是?

    可是……让人平白占便宜……也太给中国女人,不对,是人类丢脸了。让只鸟给轻薄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所以……朱璃在想了半天后,有主意了。

    翻箱倒柜半天后,终于在床底下某鞋盒子里的装包装盒内,找到了一只杏黄色的封袋。这只袋子是她上大学那年,妈妈给她从灵台寺求来的。一个平安符!她一直戴了四年,直到回到南京才摘了的。那符早已经不知道让丢哪儿了。不过这袋子还保存着。

    佛家的东西耶!

    能镇住这个流氓吧?再不济也可以给他洗洗脑子。

    朱璃欢天喜地的把流氓蛋以扔进杏黄小布袋后,睡觉了。

    当然,答应过人家的事,是怎样也要做到的。放在胸前就放在胸前,反正隔着一层布,怕个毛线?

    多少天担惊受怕的事终于摆平了。朱璃睡得象个宝宝。可在她睡着后,一阵微微的红光却是从她胸前释放出来,化作一个男子的幻影,站在床边,怔楞楞的看着床上的女子。

    这叫什么事?

    她同意他藏在她的胸间,却隔着一层杏布!?

    为什么?

    ————————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

    朱璃一向不管那么多,一觉睡醒,便是精神抖擞。她昨天在火车上已经和头儿消假了。今天起要上班!

    休息了三个多月,终于又回到正常轨道上来了。

    办公大楼,实验室,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变。以连二楼刑侦科老王哥的口头禅也一样没变:“唉呀!我们可爱的小猪妹妹又来上班了?哥哥这里有好东东噢,过来看。”

    好东东个屁!朱璃真想把她胸前的这颗蛋放出来给他看,让老王哥好知道,什么是好东西!

    一切都很好!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

    唯一更改的,大概只有手头上的案件。

    “你回来正好,这几个月可把我忙死了。喏,这个碎尸案!这两个侵犯案,这个遗产争夺案。都是昨天晚上刚送来的。三份刑侦,一份法院的,你赶紧给处理下。”

    韩大姐是朱璃的同事。今年四十八岁的韩大姐和今天才二十五岁的朱璃是生物实验里负责DNA样式检测的唯二人选!这三个月朱璃出车祸不在,可把韩大姐给忙坏了。故,朱璃才进办公室,就让四份检测表砸到脸上。

    四份?

    “这几个月这么忙吗?”

    由于机械设备的原因,DNA检测一天一台机子最多最多也就是两份。有时候案子多些,要加些班。有时候案子少些,还可以消些假。搞公安的就应该有这样的自觉。可自朱璃进局子里以来,最多的也就是三份。现在居然跑出四份来了?太奇怪了吧?法院的那个也就算了,打官司说不准。开庭前搞出来就行,不算很急。可是刑侦这边怎么回事?居然一天跑出三个案子来?

    还都是三起恶性事件?

    碎尸?侵犯?

    而韩大姐那边似乎还有!

    “韩姐,你那边也有刑侦的么?”

    “全是!”连续加班三个月,再勤奋的人也彪了。尤其是最近三个月出的这些案子,简直把韩大姐气彪:“两个侵犯,一个猥亵,还有一个分尸的。都是些十几岁的小女生。现在的这些男人都疯了是不是?满街的小姐不找,欺负这些小孩子,他妈怎么把他生出来的?这些人渣就应该让人道毁灭!”

    因今天的受害者全是女性,两个女人谈起来自然是义愤填膺。韩大姐本身就有一个才十二岁的女儿,所以分外看不得这样的事。而朱璃……低头看看自己胸前藏的那位没下限的神君啊!也是一肚子说不上来的气。

    这年头,连神君都这么不靠谱了!还咋要求人咧?

    一天的工作非常忙碌!

    从早上八点二十开始,一气忙到下午三点半时,朱璃这边第一份碎尸案的报告便已经出来了,而韩大姐那边的分尸报告又晚了半个小时也出来了。结果和刑侦那边的分析差不多,都是网上会友引发的血案。

    “我回去就把网给掐了!”韩大姐狂饮了一大杯温水后,脸色还是气得生疼。朱璃心里暗叹一口气,没话好说。她固然是个很希望世界和平的女孩子,可是自打进入警界,她的世界就再也无法与天真无邪挂勾。

    六点的时候,韩大姐先下班了,她家宝贝今天要去上钢琴课。

    而三个月没上班的朱璃自然是负责加班的那个。好在的是:前期工作已经差不多做完了,剩下的就是等时间而已。

    天,一点点的黑了!

    左邻右舍隔壁室的同事们也陆陆续续的下班了。因朱璃的两份报告大概要等到九点多才能出,所以她就要了一份炒饭上来吃。差不多等她吃完的时候,天……也完全的黑了!

    漆黑的夜色,透明的玻璃内只看得到外面那偶尔星星点点的闪亮霓虹。除却很闪亮的,无人看见。只能看见的,是室内一台台冰冷的检验机械,还有一只穿着白衣的纤细身影。

    九点二十七分的时候,第一声‘叮咚’响起。随着打印机沙沙的声音,第一份报告出来了。

    朱璃放下茶杯去取,结果……真是让人叹气!

    又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犯的错!看嫌疑犯的照片,似乎还挺帅。这么帅的小伙子哪里找不上女朋友?干什么非要玩这个啊!

    朱璃叹气,把报告封好后,就准备开机把血样丢掉。

    可就在她拿到血样的瞬间,只沾着一滴血液的样签上,突然噗的一声闪起了一道绿烟……

    然后,一个妖媚的女声笑起:“陛下,您唤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