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带妹姬回到阳间!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27本章字数:3221字

    料?

    什么料?

    太累的大脑根本来不及想问题,朱璃就一下子昏了过去。这一睡,就是七天。而当七天后,朱璃再度睁眼时,就发现……身下怎么晃里晃当的?而她家什么时候多了一顶朱红色的帐蓬?

    帐蓬?

    朱红色?

    朱璃呼的一下坐了起来,左右一看。果不其然,她仍然睡在……丰都城,阴凰殿第九层,朱雀寝宫里的那只超大的圆型水床上。

    妈呀!

    这个梦还没有结束啊?

    可……是梦么?朱璃摸摸脑袋。好象……好象查到爸爸并没有死,没有来丰都。那么……不是梦,也很好,对吗?或者简直可以说是太好了。爸爸没死,他只是执行什么任务去了。她只要回去就可以想办法把爸爸带回家来。然后……他们一家就团聚了。

    想到这儿,朱璃浑身的细胞一下子全都兴奋起来了。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趿上鞋就往幕帘外面跑。她看得到外面那张超土豪的九龙椅,并且似乎朱雀就在那儿。

    跑出去,一看,果然,他在。

    “朱雀,朱雀,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朱璃兴奋的上来拉神君大人的袖子。朱雀手上正执着一本册子,闻言抬头看她:“回去?”

    “是啊!回去。回去找爸爸。妹姬说,爸爸有可能并没有死,所以才在丰都城这里找不到他的档案。我开始也奇怪来着,可后来想想,也不是太奇怪的事。爸爸和我一样是警察。可他是刑警,重案组的。和我这个做检查的不一样。他有好多案子要查。也许,也许是碰到什么要紧的特别的案子,所以才假死伪装,然后潜伏啊什么什么之类之类的。这种事在警察堆里其实不算稀奇的。我们快点回去吧,回去以后想办法找到爸爸。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家团聚了。”

    那前景太美好了!

    朱璃笑得都想跳起来了。可是……神君大人的脸色,却好象不太好。

    “怎么?你不想回去了?哪里不对吗?”朱璃这次小乖了一下,在心底嘀咕。朱雀听得到,别人听不到。

    可是,她这样小心了,朱雀却是毫不领情。依然翻看着他手上的书册:“回去,不是难事。可是,你承了妹姬的情,对么?”

    承妹姬的情?

    她承她什么情了?

    朱璃纳闷,想了半天后,更加纳闷了:“不就是查了一下我爸爸的纪录吗?这件事很简单啊。这也叫承情么?”

    哼!神君大人撇了一下嘴:“你们人类真是自私。在你们看来,找下纪录是很简单的事。可是,在我们的世界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困果循环的。妹姬是丰都城的管事之人不错。可她有她的职责!她的权力。不是她职责之内的事,她若是查了,办了,就算坏了这里的规矩。”

    “可那是你让查的啊?”朱璃冤枉了:“明明是咱们说好的不是吗?你带我来把爸爸带回去,咱们就一刀两断的。现在……你根本什么也没做到好不好?我爸爸根本不在这里啊。你要是后悔了,小气了,直接说就好了。我又没有要赖着你?什么长生不死啊,青春永驻的东西,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不要嘛。你把我带回去就行了嘛!我什么也不要就和你一刀两断,走在马路上就当不认识,还不行?”

    朱璃跳楼清仓大甩卖!利润不要了,本钱也不要了,我只要回家行不行?

    听上去是好委屈了不错!

    只可惜:“那是你们人类的规矩。照丰都这里的办法。你既然承了妹姬的情,就要还她的愿。”

    朱雀一本正经,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朱璃纵使是一肚子气也没办法。形势比人强啊!人家是神君,她是菜鸟。承情就承情!“我回去就给她烧元宝。”不就是几十块钱的事吗?大不了我省点钱买金纸,自己折。折一麻袋都烧了,够行了吧?

    朱璃自认为想得不错啦,却气得朱雀一下子笑出来:“元宝?纸钱?你都进到丰都城了,怎么还会认为你那些不入实际的幻想是存在的?”

    不入实际的幻想?

    朱璃不大明白。她幻想啥了?

    她不明白。朱雀却已从椅中起来,一路向下,走到了八层。在那里,有一个被一团白光包围着的浮悬状的天书。朱璃跟在后面下来,看着朱雀伸手出去,笼住了那本天书。闭住眼睛,象在回忆?

    他在回忆什么?

    朱璃怔楞时,不想朱雀却是开口说话了:“这世间其实从未有过象你想象中的什么幽冥地府。地间传说的阎罗头陀黑白无常,其实都是人类无聊时自我的幻想罢了。世间不公,便想着阴司有所谓的公正。借此聊以自我安慰,不过是自己哄自己的把戏罢了。”

    “可是,这里明明就是丰都城,明明有所谓的鬼魂还有投胎转世之类的,不是么?”

    朱璃以前是个无神论者没错,其实和她一样年纪一样环境长大的人差不多都是无神论者。传说啊神话啊他们当然愿意相信,但也是如同一千零一夜的故事罢了。真正要说哪个相信神仙相信鬼怪的还真是没有。可现在……一个神君,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经历过了不到一分钟瞬间转移几百里地的灵异地件,经历了自己变得没有影子,进来出去没有凡人,甚至连妖精也看不见的古怪情况。甚至……如今,她都骑着一头朱雀跑到丰都城来玩了,不是吗?都已经这样了,为什么要说人间的传说只是鬼话。他们就位处在鬼话当中啊。

    这孩子……真是天真!

    朱雀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傻丫头后,继续闭目回去感应书中的纪录。当然,嘴上也不会闲着:“名字叫丰都城,就一定会和你们人间传说的阴司酆都有关系?难道就不可能是哪个大能在听到你们的故事后,故意打造出来的这样一个境地?”

    这么说的话……也有可能啦!

    可是:“那鬼魂呢?投胎呢?”这两个事情要如何解释?

    “你还真是有趣!我不是之前都已经说过了吗?人也好,动物也好,植物也好。其实不过都是世间的一缕精魂罢了。每次投胎,经历不同。身故之后,自然又重新回到本体。世间万物之精魂轮转,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天道。在冥冥十数万年以前,这样的事本无人监管,随波逐流。后来是有人得道成仙,方才根据他自我的观念创造出了这么一个丰都城。创造出这么些在鬼城服侍,生生世世不得再见天日的真正冤魂。”

    “阿璃,你可明白。这个丰都城真正困住的并不是这些在阳世间风流快活完了,回来接受应有的刑期,然后就重新可以再回到地面之上的魂魄?在这里,真正困住的是象英罗、妹姬,还有他们手下九百九十九个,被神灵打压困缚于此的真正冤魂?”

    “他们不能投胎!无法离开!只能在这里按照所谓的天规,各司其职。否则千千万万年一直困在这样暗无天日,并且永生不可能再回到地面的生活,如何不疯?”

    这……这点,朱璃倒是没想到。被困在这样的地方,永远不能投胎,确实是蛮恐怖的一件事情。

    可是:“那又与我有什么相关呢?朱雀,你不要欺负我脑袋不够用噢。我怎么也算是一流本科大学毕业生。该有的智商我还是有的。按照我们当初说好的条件。你帮我把爸爸带走,我还给你什么长生不老之类的乱七八糟。从此一刀两断,再不相逢。妹姬是你的属下,你找他帮忙是你的选择。至于什么违反这里的规矩啊之类的,我既在开始的时候就不知道。且,就算我知道,做选择的人也是你。你答应我的事,你就要做到。而我答应你的事,也一定会做到。妹姬也许很可怜,但并不是我把她困在这里的。你让我来还她的愿!我倒要问问你,她有什么愿望要我还帮她完成?而我又有什么责任要帮她完成?还有就是,如果我替你承担下了这个帮她完成心愿的责任,那么,你又能给我些什么?”

    “朱雀,我越来越觉得……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想给我什么长生不老的东东?所以才一会儿给我开一张空头支票?”

    “开始说什么你还没有得回本体,所以没有办法让我长生不老。所以又说什么我虽然因为诞育了你一回,已经身带奇焰。可是如果不经你开封的话,那东西就根本不管用。现在又跑出来一个帮我带回爸爸,我还你东西就一刀两断的事……”朱璃真的是,越想越不对了!她就没有见过这么抠门的神仙!〔当然,她也没有见过大方的神仙。因为她压根一个神仙也没见过。〕什么也不给,拼命给开空头支票。然后好不容易有个正经的交易了,却又变着法的让你承担根本不属于你的责任!

    简直气爆!

    “朱雀,你给我说明白。你到底想怎么样?”

    “带妹姬离开!”神君大人这次的回答异常爽快,而且在爽快之余,竟然还继续无耻了一把:“你不但要负责把她带离地府,而且还要负责在事成后将她带回来。”

    “为什么?凭什么啊?”她干什么要当这种替人擦屁股的老妈子?

    朱雀自那团白光中收手,扭脸冲一脸气愤的小丫头微然一笑:“因为,没有妹姬,你就不知道你爸爸尚在人间。而如果你不按照这里的规矩带她回到阳间,那么,英罗就随时可以将你爸爸的魂魄拘回地府。让你们永远阴阳两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