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境过情迁5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0本章字数:1023字

    11月6日,自从上次的大雪后,燕京的天气一下子就变暖和了很多。柴房里的霄月晕迷了一整天,醒来时,除了全身无力外,已经没有初时的那么疼痛了。没有死,霄月自己都觉得是个奇迹。

    昏暗的房间里,霄月挣扎着站起来。但是很久都动不了。

    就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声响,霄月警戒的趴在那一动不动。

    屋外奉命来取柴火的馨儿根本就不知道这柴房里还有人。她梳着吖头的两个包子发髻,稚嫩的小脸上流露着天真的灵气。

    “啊!”

    才一进屋,她惊恐万分的定在了门头,触目可及的是干草堆上一身泥泞的霄月,霄月太狼狈了,鲜红的大衣上都是和着血已经干涸的泥土。那样子即狼狈又诡异。

    十三岁的馨儿胆子不大,她愣在那不敢动。霄月躺着的姿势正好可以看到门口,看到是个小姑娘,她警惕的心才松懈下来。她想说话,但是没有力量,只能微弱发出声响,告诉来人,她还活着。

    馨儿感觉到她动了一下,于是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走到霄月的面前时,馨儿还是再次被吓到了,她脸色惨白的愣在那,动不了。这时霄月的眼睛睁开了。流光溢彩的眸子,碧波荡漾。除了脸狼狈了点,但馨儿是真被她美丽的眼眸震住了,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漂亮的眼睛。

    “你是人吗?”

    馨儿轻声的问,童音回荡在屋中,霄月牵动了下嘴下,那样子狰狞的吓了馨儿连连后退。看馨儿的样子,霄月只觉即好笑,又悲凉,她无力的点了下头。这一动,头上的伤口又裂开了,鲜红的血不停的往外流。

    馨儿“呀”了一声,立即迎上来,用丝绢捂住她受伤的头,已经忘了害怕。她歉疚的说:“我叫馨儿,是府中烧火的吖头,我是来取柴火的。你怎么在这里?你是谁啊?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是管家打的吗?管家可凶了。”

    被问到的霄月想到了楚逸寒,心头一痛,猛的咳出声,那声音久久的在屋中散不去。馨儿双手颤抖的扶着霄月,看她的反应,便确信了自己的猜测,她稚嫩的小脸上闪过一丝恼怒说:“管家也太过份了,怎么能这样欺负人呢?你别怕!这两天太子纳妾,管家可忙了,他不会有时间来折磨你的!我会帮助你的!”

    霄月从痛心中回过神来,样子更激动了,他纳妾?谁?是那天晚上的那个吖环吗?霄月清明的眸子里再次流下泪水。楚逸寒,你怎么能这样做?

    馨儿被霄月的反应吓到了,她以为霄月是因为自己提到了管家而害怕,于是安抚着她说:“你不要这样,伤口又出血了,你放心,我会照顾你的!”

    霄月难过的眸子里流露出深沉的悲伤。楚逸寒,你定要这样羞辱我吗?还是在指控我,我真的错得离谱?

    霄月有点后悔与彼岸花结下契约了。

    馨儿看不懂霄月眸中的情素,只以为她是因为伤口裂开而疼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