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境过情迁8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1054字

    霄月怔忡的看着灯光下的楚逸寒,他着一身黑色的袍子,此时墨色的发披散在他清明的五官两侧,带着淡笑的嘴角看不出他是想试探自己,或是想要她的命。不管他的目地,霄月知道除了顺从,现在也别无他法。

    转过头后,她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人工湖上,此时湖面波光粼粼,还能清晰的看到几圈涟漪。

    “走。”

    他的声音漂散在空气里,像初放的花一闪而逝,霄月应声而动,冰冷的风吹在她面上的绢帕上,越靠近湖边,气温就越冰冷。

    才走几步。霄月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她头上的伤还没好,不说碰了水会发炎,就这么冷的天,真掉水里,能不能上来都是个很大的问题。

    她很紧张,袖子下的手越来越冷,纤瘦的身子笔直,看不出点点的颤抖。

    很快,她就来到了湖边。想着楚逸寒的视线此时是落在自己身上的,她很紧张,不知道他接下来的举动是什么。下一步就是湖水了,霄月面如死灰。

    “停。”

    额上的汗滑到锁骨上,冰凉而刺骨。好在停了,不然她就一步踏到了湖里。

    灯光下楚逸寒恶作剧一样的轻笑着,像个孩子。

    霄月站在那,依然不敢动气。僵硬的身子还没来及继续有动作,脚下的泥土竟然松了。

    她错愕的一声尖叫,接着小巧的身子像球一样朝着水中滚去。

    就在她掉下去的那一刻,楚逸寒黑色的身影瞬间做出了出乎意料的反应,他飞一样的速度甩掉长剑冲到了湖边。

    “嘭”的一声,水花四溅。

    浓郁的桂花香气袭来,霄月还没来及挣扎,已经落在了楚逸寒宽实的怀中。

    月光下,她惊恐的看着楚逸寒,脸上的绢帕还在,大眼睛荡过一圈涟漪。

    温暖的体温,芬芳的酒香。如梦境一样醉了霄月,她呆呆的靠在楚逸寒的的怀中,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楚逸寒快速的将霄月带上岸,一上岸就将她拥在了怀中,苍白的俊颜上神情紧张的像个迷路的孩子一样,他惶恐的声音呢喃着:“母后别怕,寒儿在这里,母后别怕,母后答应不丢下寒儿。”

    听着楚逸寒的话,霄月愣在那一动不动。

    楚逸寒的母亲是前皇后,前皇后死时,楚逸寒只有九岁。宫中传前皇后是病死的,民间则传前皇后是投湖自杀的。

    看楚逸寒这个样子,霄月猜事情的真像可能是后者。

    她仰头,看着夜色下楚逸寒的脸,苍白而透明的像个梦境。

    就在她不自觉的伸出手抚上楚逸寒的脸时,发现的体温非常的不正常,刚刚还是温和的,就在这一会会的时间时急剧下滑了下去,霄月吓傻了,她立即将自己的额头贴上他的脸,冰冷的像死人一样的感觉让她吓傻了。

    霄月没有呆愣多久,很快就回过神来,她挣开楚逸寒的怀抱,将他身子放平。扶着脉,听了好一会,却发现完全正常。

    于是她用力的拍了拍楚逸寒的脸:“楚逸寒!你醒醒!”

    无论霄月怎么拍,楚逸寒却一点动静也没有。霄月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