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境过情迁10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1047字

    就这么一会会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甘连翘想不通,也没时间去想,立即吩咐人将楚逸寒带离。

    霄月醒过来时,已经是月中天了。

    她看着陌生的假山,头晕的厉害,手扶住假山时,手腕处传来的疼痛让她晃然惊醒。

    脑中出现的人不是楚逸寒而是甘连翘。她呆怔在原地,内心受到非常大的打击,比在新婚当夜发现楚逸寒知道嫁过来的人是她不是子菁时还要难过上几分。一种深深被出卖的感觉在她的心头弥漫开来。

    不,霄月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她黑色的眼眸深沉的仰望着星空,写着无尽的迷惘,她得出太子府一趟!霄月打定主意后,没在秋宛呆多久,因为她的状况很不好,又被楚逸寒喝了不少血,所以她决定先回柴房。

    费了好大的劲,霄月才回到柴房,正想进去,却惊奇的发现门上的锁是虚掩的,她的心跳的很快,脑中想了很多,其中有个她从来没有想过的想法一闪而逝,这想法让她像掉入深渊一样难受。但是她还是在心里安慰自己,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还是不要糊思乱想的好。

    苍白的脸上,霄月强打着精神。她不动声色的进到了屋里。屋中没有点灯。凝着气小心的进到屋里。

    才出发一丁点声响,就听到馨儿稚嫩的童音:“姐姐,是你吗?”

    霄月停下了脚步,站在那,神色复杂的看着黑暗中的馨儿向自己走来。如果刚刚的想法是真的,那么这一切就太可怕了。霄月完全不敢想,她谋划了十年,也有人谋划了她至少三年。霄月谋划十年的目的是成为太子妃,那谋划她的青鸾的目地是什么呢?霄月想不到,越是在这样不敢确定的时候,她越是找不到结果。

    馨儿没有得到霄月的回应,干脆就走到了门口,看着月光下的霄月,她扬起了天真的笑,但是霄月却一点都笑不出来。“你是不是青鸾派来的”话卡在喉咙里,一直问不出来。

    馨儿没有查觉到霄月的异常,只是看到她一身衣服全皱巴巴的时候才吃惊的说:“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霄月紧闭着嘴巴没有说话,馨儿则好像不理会她的情绪一样,拉着她就进到屋里。直到挽着她到草堆躺下。

    也没有多问一个问题,而是立即找了件干净的衣服给她换上,换完衣服后,她又帮霄月检查了下伤口。

    前前后后的忙了好一会才算完。这期间霄月都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她,或者说是在观察她。

    “姐姐,你刚去哪里了?”

    馨儿依旧天真而好奇的像个孩子。

    霄月再次拿出最后的一点点信任,找回了自己的正常,她惨淡一笑说:“没去哪。”

    馨儿没有追问,最后皱着眉头说:“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不能乱跑,知道吗?”

    霄月点头,目光空洞洞的看向门外,倒头就准备睡了。

    馨儿见她点头,也没有多在意什么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外边,这才惊叫道:“啊,天已经这么晚了,馨儿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