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境过情迁11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1049字

    霄月没有理会馨儿,馨儿走到大门时,霄月突然坐起来说:“馨儿,明天白天我要出去一趟,也许到天黑才能回来。”

    听到霄月的话馨儿的身影顿了一下,她回过头来正好与霄月对视。眼神流露出一丝异样,但是在霄月平静的注视下,最终只是化成一抹天真的笑:“好,馨儿知道了!”

    霄月蹙眉。看着馨儿转身快步离开。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是淡淡的木屑味。她多么希望结果她猜想的是不一样的。

    只是看现在的情况,只怕有点难。霄月闭上眼,沉沉的进入梦乡。

    11月12日,晴了几天的燕京突然转了寒,天气很阴沉,霄月在草堆上睡了没一会就醒了,看了看外边的天,已经微亮了,她喝了口水袋里的水,水是温热的,暖暖的感觉穿过肠胃,激发出全身的热量。她站了起来,将厚实的外套穿好,然后就跳上了屋顶,她的轻功非常好,虽然她答应过青鸾不会暴露自己会武功的事,但是此时,她管不了那么多。

    迷蒙的大雾笼罩着太子府。在大雾的掩护下,她很快就从后门出了太子府,出府后,她没有急着离开,而是一路又拐到了前门。

    看着天色,她站在太子府外的一棵树下,静静的等待着。

    在她等待的时间里,雪花慢慢的飘了下来。太子府高大的门楣却依旧静静的屹立在寒风中,一点动静也没有。

    霄月失去了耐心,她必须要去趟驿站。

    因为霄月从泊罗嫁来到燕京时太仓促。仓促到圣旨落地,侍卫就直接将她拉上了马车。那速度快的和抢亲一样,霄月知道,那肯定是皇帝的意思,皇帝怕一但耽搁,霄月就嫁不过来。这也是为什么她没有贴身吖环,行李都只是一个装了两套衣服的小包裹的原因。

    出嫁那天,子菁追着马车把包裹拿给她时告诉过她,会将她的行李打包后托送过来。按正常来算,东西应该已经在燕京的驿站了!不管这事与青鸾有没有关系,霄月要去驿站都是早晚的事。

    只是这事如果是真的,霄月仰头,雪花落在她铺张着彼岸花印记的小脸上,眸子里深沉的寂寞像千年不化的冰霜。如果是真的,那这燕京,除了太子府外,她得再找个能容身的地方才行。

    想到这,霄月跨步就离开了太子府的范围。雪开始越下越大了,霄月没有戴伞,也没有披风,走了很久,身上落了些雪花,再走下去也不行,于是她只好找了个包子铺避风雪。

    铺子是木板搭的,没有门,此时天灰蒙蒙的亮,她看着燕子街上陆续走来走去,赶着小板车的小贩,他们大多都是延着街道空空的地方挑选摆摊的位置,有的选好了位置就从车上取出简易的板棚,跺跺脚就开始搭起棚子,搭好棚子的就拿出小桌小椅,摆起车里的小商品,有更早的早就已经做好了这一切,戴着厚实的动物毛皮缝合而成的帽子,裹着厚实的披风,坐在羊皮垫子上了。霄月叹口气,看着这个时代不发达的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