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境过情迁17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1030字

    霄月这才记起,自己确实有些时间没有好好的洗洗了。看着彦良的细心,霄月的心里暖暖的,想到有一天要把情蛊下在他身上,霄月的神色就暗淡了下来。

    温暖的水,氤氲的水气使屋子也暖了起来,霄月靠坐在浴桶里,静静的闭着眼睛。

    楚逸寒不是她认识的楚逸寒,楚逸寒还中了毒,也许是蛊毒。如果真是蛊毒那该怎么办?

    水温包裹着霄月娇小的身子,头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她静静的将整个人都泡在了温暖的水中。想借由着这样舒服的感觉把所有的烦恼全冲掉。

    这样的感觉太舒服了,霄月不知不觉中竟开始晕迷起来。

    她太累了。

    彦良做好饭,等了好久,霄月都没有出来,他有些担心,但是又不敢去看,再怎么着,霄月都是个女孩子,虽然看起来只是个没长大的娃娃。

    彦良说服自己再等等,等了很久,霄月还没有出来,彦良就着急了,担心自己买的桶会不会太大,一想到她那么小的身子,说不定!

    彦良想不了那么多走到门边就用力的敲了起来,没有反应。

    “月姑娘!”

    没有动静。

    “月樱见!”

    还是没有动静。

    彦良吓坏了,一用力,门就开了,空空的房中没有人。

    他快速的跑到浴桶边,就看到整个人都浸泡在水中已经晕迷中的霄月。那样子吓的他立即顾不得什么男女授授不清,伸手就将她从里边捞了出来,捞出霄月后,他并不敢看她,而是直接走到床边,好在已经铺好了。

    彦良将霄月放到床上,不敢乱动,闭着眼摸索着找到被子,将霄月的身子蒙上。这才睁眼,用力的拍着霄月的小脸蛋,苍白的小脸这才慢慢的有了血色。

    彦良边拍边叫:“樱见!樱见!”

    霄月从晕迷中慢慢的清醒过来,她朦胧的眼睛看着彦良,恍惚中好像看到了楚逸寒。长的可真像。

    她淡淡的笑了,原来如此。

    彦良的眼睛里有一种神情,和霄月印像中的楚逸寒是那么的相似,难怪买下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事情。

    见霄月醒了,彦良才松了口气。

    但是霄月并没有清醒多久,又沉沉的睡了。

    彦良见她又睡,以为她生病了,又用力的拍着她的脸:“樱见,别睡,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去找大夫!”

    霄月闭着眼睛,一把拉住彦良欲离去的衣袖,轻轻的呢喃:“别走,我只是困了,我想睡一会。就一会。别走。”

    话还没说完,霄月已经挂着淡淡的笑睡着了。彦良被她抓着袖子,抽不开身,也很担心她,于是干脆就守在了一边。

    湿湿的长发在床边,彦良顺手就取来干的布巾,慢慢的帮她擦拭着,看着床上的霄月,彦良的心好像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碰到了一样。他将霄月头上的留海拨开。娇好的面容细细的看有种沉静的美丽。

    长长的睫毛像羽翼一样安静的停在那里,即使这样闭着眼睛,彦良也能想到那双透着光的眸子有多么的动人。

    她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