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境过情迁20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1071字

    彦良跟在她后边,一言不发的送她到门口。

    此时的雪还没有停,只是下的很小了,霄月刚跨出大门,就被彦良拉住了,她回过头,不解的看着他问:“还有事吗?”

    彦良清涩的摇了摇头,伸手将她披风上的大帽给她戴上。清明的眸子熠熠升辉的看着她。

    清淡的声音暖暖的透着他性子里的柔和:“天色暗了,自己小心点。”

    惦记她早上狼狈的样子,彦良是想送她的,但是看霄月的样子,知道她肯定是不愿让他跟着,所以只能这样叮嘱她。

    眸中的担心藏的很深。霄月点头一笑说:“嗯,我知道了,你也是。一个人小心点。”

    说罢,挽了下面上的面纱就再次转身离去。彦良站在屋门下,眼看着她娇小的身子隐入到人群中,眸中映出万千灯火,久久回不过神来。待天全暗下来,他一抬头,就看到黑黑的门头,心想着,该在这里放个灯笼点上长明灯才行。于是就进到了屋中。霄月才刚走,他竟不由自主的期待着她回来的日子起来。

    霄月延着南街一路穿过燕子街,原本是想回太子府的,但是转念又没有去。青鸾给的资料已经完全派不上用场了,要调查楚逸寒的所有详细信息必须从长记忆。

    她站在燕子街头,街上人群涌动,她才记起今天好像有庙会。

    不觉沟着嘴角,和着这热闹的人群,心情也好了些。

    烦心的事太多,一时半会再想,也是没有用的。

    突然一个人猛的向她撞来。熟悉的香味让霄月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她回神时,那人早已经离去,她下意识的张开手。

    手中有张纸条。

    风月坊玉字号。

    熟悉的字体惊的霄月愣在那久久回不过神来。

    青鸾!不,这不是青鸾的字,是诗月。青鸾说过,除非四国无主,否则决不入京都。

    只是诗月如果来了燕京,为什么不来直接找她呢?霄月仓惶的站在街头,看着四处流动的大批人群,怎么也找不到一张自己熟悉的面孔。

    若诗月有心躲着她,想必将这燕京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她的吧。

    风月坊。

    霄月对燕京太不熟悉了,但是她记得早上在驿站时听那两人提到过风月坊,是茶楼吗?

    霄月一路打近着很快就来到了舞燕街,墨青的袍子在人群中显得别树一格,舞燕街的街道很宽敞,路面的两边尽是繁灯笼罩的别致小楼,还未走到街道上,就能听到楼中传出的一阵一阵欢声笑语纸醉金迷的动人的乐器奏鸣,她站在街头,冷冷的看着那流光溢彩的街道,恍惚中以为这美丽的灯光下容纳了世间所有一切的美好一样。

    只是转念回神,就能意识到,这美丽的外表只是那丑陋的内在包着的一层华而不实的糖衣罢了,明明是这世间最肮脏丑陋的一切才对。

    诗月让她来这里做什么呢?霄月想不通,但是还是走了进去。

    风月坊是整条街上最高大的青楼,不同于别的楼,这楼出入间女客并不算少。霄月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了。诗月莫不是请她来瓢?不是吧,当用想的就知道青鸾会打死她们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