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境过情迁23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1017字

    冷冷的说:“这是主上交给你的。金锁里是假死药,主上说你的骨钗就可以捅破锁的表皮,只要你在服下药前吹响喑哨,我们必会竭尽全力将你送回主上身边。”

    霄月看着手中的锦囊深深的皱眉了,金锁?难道是那枚?霄月的心像被投下了巨石一样,波浪起伏。

    东方莘醉看着霄月丑丑的小脸上表情终于有所改变,确还是丑的开心,于是不屑的移开视线,收回手径自走到阳台上。从阳台边的桌子上抽出一根一尺长的精细烟杆。

    霄月看着手上的锦囊,最终神色凝重的将它拆开。

    果然是那枚金锁,霄月整个人怔忡在那。

    二年前一个夏天的傍晚,她从练兵场点兵归来,当时的青鸾正在树下看书,手中不知把玩着什么,她一时好奇就跑了过去。

    那天青鸾穿着一身深金底暗青色的单衣,衣服很轻薄,是上好的冰蚕丝,触感凉凉的,就像青鸾给人的感觉一样一样的。

    看他的书半天都没有翻一页,她好奇的问:“主上,在想什么?”

    青鸾将书撇到一边,仰头看着她,未有梳理的青丝如瀑布一般倾泻在他的身后像上好的绸缎一样柔和的泛着光。清凉的眸子里永远像一片找不到边的湖泊一般宁静而淡漠。

    他摊开手心,是一枚精致的金锁。她呀了一声说:“好漂亮的锁,这是要送人吗?”

    青鸾难得的笑了笑,寡淡和冬天里盛开水仙一样,那么的怡然。霄月当他是默认了。

    “快说说,送谁的?”

    就在她问这句话时,青鸾的笑意敛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她所熟悉的深沉。他显得那么随意,又那么认真的看着她,很清晰的说:“是送给孤心底最重要的那个人的。”

    霄月没有多想,看着他将金锁重新包裹在手心里,也没有再追问,只当是青鸾自己的隐私。

    此时看着它就这么安静的呆在自己的手里,霄月顿时明白青鸾为什么会用那个的眼神看着她。

    原来如此,霄月想到离开泊罗在燕京这些日子里所遇到的所有事,鼻头酸了,青鸾的贴心,青鸾默默的关怀,在此的对比下刻显得那么的平淡深沉,感动的霄月心底无比歉疚,泊罗是回不去了,她无法面对青鸾,更因为楚逸寒,从找到他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没准备要和他分开,哪怕他不爱她。

    “主上可有别的话?”

    霄月的声音有些颤抖。

    东方莘醉看着阳台外,没有看霄月:“没有。”

    “诗月呢?”

    “走了。”

    霄月了然,青鸾的这一份情,她是永远也还不清了。将锁收好。

    “如果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东方莘醉回过头,目光深觉,看着霄月清瘦的手将面纱戴上,捡起地上的披风系好。

    “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说的很不情愿。霄月点头,但并没有准备再来找他。

    “嘭”的一声,门突然被揣开了。

    “莘醉,我来了。”

    霄月愣在门口,看着差点撞上自己脸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