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境过情迁24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1201字

    门外喝的醉醺醺的美男子一身纯白的长衫,身高和东方莘醉差不了多少,只是身子比东方莘醉更加壮实些。

    此时他因为醉酒而半扶着门,腿还保持着踹完门的动作,顿在那。后边的小伺追了上来。一把将他拉住:“霍公子,东方先生这里有客人。”

    霍梓修一把甩开小伺。晃晃悠悠的踏进屋里。

    本兴奋的笑意全无,他晃晃幽幽的走到霄月的面前,怒火冲冲的瞪着霄月。像要把她瞪出几个窟窿来。

    霄月却没有看他,而是径自绕开他,准备出去。

    却不料还没出门一把就被霍梓修拉住了。

    被拉住的霄月宁眉,压低嗓音道:“放手。”

    霄月知道边上的屋子里是楚逸寒,她可不敢在这暴露身份。只想早早离去。

    阳台上的东方莘醉在霍梓修进来的那一刻皱了下眉头,眸中闪过一丝的欣喜,但很快就消失了,他将手中的烟斗放落,站起来时,不经意的将领口松了一半,风情万种的翩翩走来。

    霍梓修被他如梦如幻的样子惊艳的七晕八素,霄月却看不到,她用力的扯了下袖子,想赶紧离开这,却没拉回袖子,拉回了霍梓修的思绪,他的眼眸再次被怒火覆盖。本是来道歉的事也被他抛去了脑后。

    霄月感觉这两人似有恩怨,不想加入到这他们的纠纷中,更急着离开,于是她将染怒的眸子扫向东方莘醉,只见那货人畜无害的脸上挂着极为迷人的笑正朝自己走来。

    才走到霄月的身边,伸手间,熟悉的触感,霄月十分自然的就落入了他的怀中,浓郁的香熏让霄月也是醉了。

    东方莘醉直视着霍梓修。

    “不想暴露身份,就别动。”

    东方莘醉用的是腹语,声音小的只有霄月能听到。虽然不想配合,但是现在人在东方莘醉怀里,袖子在霍梓修手里。她无计可施,只能任由着东方莘醉再占自己的便宜。

    不过在霍梓修的眼中,却是另一翻感受。

    “哟,哪阵风把霍大公子吹来了。”

    珠落玉盘一般空灵的声音传到霍梓修的耳中却显格外刺耳,他咬着牙,脸色铁青的瞪着被抱在东方莘醉怀中的霄月,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霄月能感觉到东方莘醉身上的温度不比刚刚那么暖和。暗付着这两人的关系估计并没有表面上看的这么简单。

    “东方莘醉,你够了!”

    暴怒的嘶吼,震的霄月耳膜生疼。东方莘醉却不以为意,荡着无辜的眸子深情的看着霍梓修,用情人间絮语一般的口吻说:“够了?霍大公子,该说够了的人是我吧。前日尊夫人来闹过一次,今日换你来闹上一翻,或者你们夫妻两真当这风月坊是你们霍家的菜市场,想来闹就来闹的地方?”

    说罢,东方莘醉的目光一转,看向后边的小伺,严厉的声音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的说:“不是说过,今夜我这有贵客,谁也不许打扰吗?还忤着做什么,给我把不相干的人轰出去?”

    东方莘醉说这些话时,霄月能感觉到他衣服下的身子微微的颤抖。

    她悄悄的看了一眼霍梓修,只见他脸上的怒火焉了一半,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痛苦和愤怒交杂的综合体。

    也就是这一撇,霄月心一顿,大门外楚逸寒竟然正好打从门口经过。霄月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将整个人都缩到了东方莘醉的怀中。

    而东方莘醉也在霍梓修神情转变时,将霄月的袖子抽了回来,并顺带着将她整个人都裹在了暗红色的袍子下并退离门开一米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