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境过情迁28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2本章字数:1010字

    甘连翘的手停在半空中,神情怔忡的看着霄月失措的小脸。院子里安静极了,慢慢的她清醒过来,说出的话已经收不回了。看着霄月担然的将手搭到她的手上时,她反而轻松了,既然霄月是放在太子府的棋子,那么将这棋子用好,就是她的职责。

    “霄月?”

    霄月点头。

    “不想住这?”

    霄月继续点头。

    甘连翘了然的点头,看了院子一眼,深思了一下,她明白,如果把霄月丢在这里,是对楚逸寒是不负责任,这么些天,她一直都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置这个霄月,这会,她倒是想开了。目光再次落在霄月的脸上。

    “那随我去初华宛可好?”

    既然是个危险的棋子,那就不能放到楚逸寒身边,放到自己的身边,再从长记忆,不是更好的方法吗?

    就这样,甘连翘决定将霄月被安置在初华宛。

    不管是眼前的这位甘夫人还是整个太子府对于霄月来说都是陌生的。此时要靠自己是不可能的。因为楚逸寒的反应已经令她绝望了,而她必须要在太子府里活下去,要活下去的唯一方法就是找到一个能自保的方法。眼前的女人就是她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所以霄月同意了甘连翘提出的意见。

    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霄月经常会想起这一夜,想起甘连翘温暖的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离开太子妃宛的情形。

    朦胧的月光下,那双洁白的手是那么的温暖。

    只是为什么最后,却是她用这双冰凉的小手将她送入地狱的呢?霄月想了很久都没有答案。

    昏暗的灯光下,她们穿过一条又一条的鹅卵石小路,边上的水谢楼台不停闪过,过了好久,她们终于来到了座落在太子府后花园边上的初华宛,霄月被安置在前院边的一间名叫华轩阁的小楼。

    吖环推开小楼的正门,一股因常年无人居住而散发出的腐朽味道扑鼻而来。熏的众人睁不开眼。

    直到点上灯,才看清屋里四处盖着白布的家具,甘连翘松开拉着霄月的手。

    开始吩咐着下人准备起霄月的日用品。还嘱咐要按照太子妃宛的规格来安排,从这架势上看,霄月猜着,甘连翘留下她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要留下她。

    而甘连翘也确实是这样想的,她觉得左相都已经将她送来了,想必早早就做好了隔岸观火的准备,既然这样,那么她也不介意将这火点燃了,烧得更旺起来。谁让这朝中安静的太久了呢?才离开几天,这些人的刀子就直接架到楚逸寒的脖子上了,她再不有所动静,指不定这皇后还有左相会再闹出什么事来。

    三七从柴房被带走后,还没来得及被处置,就被刚从风月坊回来楚逸寒碰上了。

    听闻甘连翘将霄月从柴房带离了,楚逸寒怒不可揭,晚膳都顾不上就带着一大群人往着初华宛而来。

    甘连翘拉着霄月的手在桌边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