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越算情越伤4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2本章字数:3065字

    送走了嬷嬷,霄月早就累的全身僵痛。出府之事只能再耽搁一天。

    第三天一早,嬷嬷再次幽灵一样出现,这天开始教她的是甄茶的技术,不知那嬷嬷是不是故意的,特意用烧的滚烫的水来练,霄月稍不留神就被水烫到,一被烫到她就疼的发出像杀猪一样的尖叫声。

    很反常的是,嬷嬷竟然对于她的尖声一点都不制止,这就太奇怪了,更离奇的是她叫的越大声,嬷嬷就像开启了变态模式一样,越要逼着她叫的更大。反而没叫,那水的温度就越高!分分钟烫死你没商量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霄月不知道,最后也就只能叫到嗓子完全废掉。嬷嬷这才放她一马。

    就在霄月“学习”的期间,太子府里开始频频传出太子妃不仅长的丑,还患有疯病,虽然被关押在甘夫人的初华宛里,但是天天都能听到她不是摔东西就是鬼叫的声音。每每经过,都有种吓死人的感觉。

    殊不知华轩阁里却是魔鬼一般的训练,完全停不下来。直到傍晚,嬷嬷才离去。

    看着完好无损的手,霄月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被折磨了一整天。好在每次烫伤,嬷嬷都给她上了药,及时处理了。霄月也不知道她们用的什么药,反正一整天下来,她是被烫的不行不行的,这会小手看起来就是比还显得白嬾。这也让人有种死而无憾的感动之情了。

    如前两天一样,护院还没撤离,但霄月已经不想再等了,再弄不清甘连翘的来头,进了皇宫,一旦做错事,她可不奢望楚逸寒会救她。

    虽然这么想她会很难过,但她比谁都清楚,这就是现实。

    一更的更声才响过,霄月就换上了夜行衣。

    小心奕奕的躲避开院护的巡视后,霄月成功逃出太子府。

    夜色下她娇小的身影又是一阵急奔,这才来到南街街头。

    街头边的屋子上已经挂上了门牌“樱院”,两个字在门头长明光的照射下泛着柔和的光。霄月看的心头暖暖的。

    彦良做事的风格和他人带给人的感觉是一样的,很温暖,霄月很庆幸买下他的这件事。

    欢喜的一个跳跃翻进院中。

    屋里并不似上次回来时那么黑,这次的书房里亮着灯。

    霄月并不知道,彦良自上次她半夜出现后开始养成一个习惯,一个晚上看书看到三更才睡的习惯。

    所以霄月一落地,他立即就察觉到了。稳平的走到院中,灰色的长衫纤尘不染,白析的肌肤,绾起的青丝下温和的五官,淡色的唇微微一动:“樱见。”

    温和轻脆的声音说不出的动人。

    “你还没睡啊!”

    霄月拉下面纱扬着笑和他打招呼。

    彦良微微一笑,脸上竟有两个不太明显的酒窝,“在看书。”

    “哦。对了,我的资料拿到了吗?”

    霄月并没有看出彦良洋溢在脸上的开心,直奔主题。

    知道她会要,于是点头说:“在你屋里,你坐会,桌上有热茶,我去把资料拿给你。”

    说罢转身往主屋走去。霄月便听他的话进到书房中,泡起了茶。

    没多久彦良就拿着资料走到了屋中。

    在交资料放到霄月的面前时,彦良目光温柔的看着她说:“樱见,你平时住在哪里?或者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呢?”

    霄月拿着资料的手一顿,仰头对上彦良温和的目光说:“你找我有事吗?”

    彦良摇了摇头,目光有些黯淡,略苦涩的一笑说:“我倒是没什么事,只是想告诉你,百宝大会邀请函上写的召开时间就是今天晚上的三更。”

    彦良的话还没说完,霄月竟飞一样的速度抱着资料就往屋外跑去。

    那速度快的让彦良愣在那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她完全消失,彦良才看着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茶水深深的叹口气。喜欢上这样风一样的女子,真是件即痛苦又好笑的事情。

    只是这些对她真的那么重要吗?

    彦良白天有在整个燕京晃荡过,偶尔想找到有关霄月的点点滴滴,但是燕京太大了。他找不到。什么也找不到。

    他想过去风月坊购买月樱见的资料,但是想到她要是知道,应该不会高兴。于是就作罢了。

    但是内心深处对于她的身份,他是真的很好奇。

    霄月从樱院出来后,匆匆的打开邀请函,上边有详细的地址,她默默的记下地址,然后看了看天色,离三更还有些时候。

    她并不知道地图上所标的西城效区怎么走。

    最后好不容易抓了个小乞丐,才问到了路。

    进入西城,延着巨大的护城河,霄月轻盈的身子在屋顶上、树枝上不停穿行。过了一座桥后,霄月愣在桥柱上,看着护城河水泛着银光,左手边的燕京表看起来是那么的富庶,但是右手边却好像百年前被千军万马践踏过再也没有熔修过的贫民窟一样面对这样的差距,霄月内心的动荡久久不能平复。

    看了看天色,她目光一冷,将衣服紧了紧,跳下桥柱,快速的冲进那片鱼龙混杂之地,这里被称为燕京的贫民窟。霄月并不知道,这里之所以破败并不是因为表面上看到的这种贫穷,而是因为这里住着是一些来自五湖四海的浪人,他们大多是见不得光的存在,有的身怀决技,有的游走于各国间的江洋大盗、还有的则不眨眼的杀手。

    这里才是整个纪元大陆上最神秘的地方。多年以后,当楚逸寒将这里真正的夷为平地,她的心也跟着这片大地碎成了千万片。

    黑色的小巷处处都是穿着黑衣的蒙面人,他们每个人都没有关集的擦身而过。

    霄月缩着身子,憋着气,往着小黑巷的更深处走去。走了很久,她再次走到了护城河的支河边,不同的却是,湖的不远处一个巨大的黑洞驻立在她的面前,那石洞很高,边上烧着两口巨大的油灯,油灯照耀下的河水却是漆黑一片。霄月知道,有一种水,尽管是在白天,也是黑的像柏油一样。它预示的是死亡。

    冷冷的风吹在她娇小的身上,她并没有退缩,一纵身,黑色的身影就落到了一叶扁舟之上。

    划船的是个四指老汉,老汉花白的头发用灰色的布条束着,见人上船他便用他那沙哑到尽乎无法辨识的声音说道:“姑娘去哪?”

    “富自来客栈。”

    霄月用的是腹语,腹语比喉语好用,青鸾说,霄月的腹语听起来像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惹得听到这话的诗月笑话了她整整一年半。想到这,霄月的目光朝着月光的方向看去。青鸾,你们现在还好吗?

    “姑娘有邀请函吗?”

    霄月从怀中将邀请函拿出来晃了一晃。

    “坐稳咯!”

    老汉的声音才响,船就往着黑洞的方向划去。

    船很快就进到了黑洞里,黑洞里有许多的小洞,每个洞都很深,看不出里边有什么,船夫挑了左边的第四个洞走,进洞的时候,空气中传来一阵奇怪的味道。那味道里夹杂了很多种气味,霄月能识别出的种类只有奇异的浓香,还有腐物的腥臭。再仔细的嗅还能嗅出一点点蛊虫草的味道。其他的就不得而知了。

    “姑娘也是为百宝大会的宝物而来?”

    霄月没有回答老汉的问题,试想她穿着这么一身招摇的忍者神装,不用猜也知道她肯定是要做杀人越货的勾当来的。

    老汉并没有因为霄月没理会他而尴尬。

    继续道:“听闻此次百宝会有些变化,不同往日的用金钱来争宝,这次是以武力。老夫看姑娘身形娇小,不像是武功高强之辈,为性命着想,姑娘还是早些回去睡觉吧。”

    霄月依旧坐在那不为所动。

    船很快驶出了巨大的山洞,洞边的天一下子就明亮了起来,就见巨大的湖中间,一座闪亮的楼房璀璨的燃着万千灯火一样照亮了整个河面。在楼中间的位置一块巨大的排扁上写着三个大字“富自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富自来客栈了。霄月能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船还没停稳时,霄月已经迫不及待的丢下了一绽银两。飞一样的点着黑色的河水跃到岸上,停下桨的老汉这才察觉到自己刚刚的话明显是说错了。这姑娘身体是很娇小,武功怎么样不知道,就这轻功,绝对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高人。真是了不得!看来今天晚上的百宝大会又要热闹了。

    他从怀中掏出一只骨哨,轻轻的吹响。

    客栈的门立即打开。

    两名穿着黑色袍子蒙着面的接应人从大门中走出来。

    霄月将邀请函递了上去。

    两名接应者微微行李,收回邀请函,就引着霄月入到楼内。

    巨大的大楼是实木质靠,霄月看了看四周,猜测着这楼应该是建在水岛之上。

    还想多研究一下,不想接应人跟的太紧,没办法脱身,就只好进到楼里。

    百宝大会是由江湖上的人自发组织的。前来参与的人大多都会隐姓埋名,一方面可以隐秘的将自己的宝物在这个神秘的地方卖给不认识的人,也方便以隐秘的身份从这里买进一些不见天日的宝物或是违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