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越算情越伤6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2本章字数:3055字

    霄月下意识的捂住了眼睛,就听到一声杀猪一样的惨叫,不是紫忏,还是那个女人,霄月立即放下手看过去。正好看到紫忏一脚踏着那胖女人的脸上差点就跳开了,就见那胖女人脸上的面具被他踩的一滑,一下子没跳起来,立即又倒向了另一边的女人身上。

    霄月吞了一口口水,不敢再看。目光一转就落到了舞台上,就见台上本还是盟友关系的两个壮汉已经反目。

    一挑眉,霄月觉十分无趣,捡起杯子,重新倒了杯水,握在手中把玩。

    第一件拍品具体是谁拿了,霄月不知道,也不关注,只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她还得赶在五更前回太子府。也不知道那几个嬷嬷明天又要玩什么新花样,想到这,她不禁打了个寒颤。警戒的看向四周。三楼很空,没什么人。

    拍完第一件宝物后,接着拍的是第二件宝物幻云剑,拍幻云剑时,紫忏没有回到三楼,看擂台,也找不到他的影子。霄月不是有心去找,只是有点好奇。找不到也就算了。

    继续玩着杯子,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等着拿情蛊。

    幻云剑很快就拍出去了,接着拍的是碧血玉。

    拍碧血玉时,霄月看到了那个在化妆间看到的青衣男子,此时他站在台上的样子看着倒有几分眼熟,只是霄月还是记不起来自己所熟识的人中有这样一号人。

    一柱香后,碧血玉被青衣男子拍走。边上不知何时坐了两桌人,他们细语着,说这碧血玉是被朝中的皇公贵族拍去了,有的人说是被四皇爷楚晨熠拍了去。

    霄月皱了下眉头,这皇家的人也会受邀到这个地方来吗?或者那青衣男子是四皇爷?应该不是吧。

    传言四皇爷楚晨熠低调儒雅,生得俊逸非凡,性格也极为温润,是北燕女子心中的全民男神,霄月觉得既全民男神,应该不是刚刚那么普通的气质才是。

    转念又想,说不定那青衣男子真的是那四皇爷,如果真的是,那也只能说这些有背景的人,只怕都和紫忏一个得性,骚包一只,一出场,就怕别人不认识他一样。让人鄙视。

    想到这霄月看了对桌一眼,紫忏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却更不巧的是他也正好看着她。

    紫忏一早就在打量着霄月了,她身材非常娇小,看起来像个正在发育中的少女。紫忏向来认为自己的容貌是最吸引这种类型少女的目光了,所以在霄月看他的时候,他立即扬了个比春光还明媚的笑脸。没想到最后竟然被她狠狠的鄙视了!紫忏很受挫。

    此时好不容易目光又撞到了一起,紫忏犯贱之心大起,扬了个比刚刚还深情的笑。不料这才一笑,就见霄月先是一愣,接着又是冷冰冰的瞪了他一眼后,直接将视线平稳的投到了擂台上,然后再也没有回过头来了。

    紫忏的男性自尊就在这一霎那土崩瓦解。想刚刚那么多女人,哪个不是恨不得上来亲掉他一层皮,眼前这臭吖头,竟然一次又一次的鄙视他。太过份了!太欠教育了!暴怒中的紫忏刚好站起来上前好好的修理修理霄月时。

    边上走来一个侍从,他不动声色的拉住了紫忏。

    紫忏这才愤怒不平的坐了回来。

    擂台上拍的第四件拍品是金缕衣。

    正如划船的老伯说的一样,这次最终获得权,比的就是武功。

    霄月到这一刻发现了不妥之处。因为富自来客栈一向以保护客户信息闻名。这江湖的圈本就不大,大家只要一出手,基本身份就暴露了。这样一来对持有宝物人不是相当的不利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楼又不是她开的,她也没有发言权只能继续看大戏,金缕衣被拍走了。接下来要拍的就是她的目标情蛊。

    霄月没有佩戴兵器,不过擂台边上的台上却摆了许多。她很快就看中了墙上挂着的两把双刀。

    眼下只等接应人上台宣布开拍。

    就听“嘭”一声锣响,舞台边走上两个接应人,中间一名男子提着一只细小的琉璃筒走到台中间的小桌子前,玻璃筒里是一只黑色的虫子,很小,但却很清楚的能看到它在里边不停的蠕动着,样子十分恶心。

    “西凉国百年难得一见的情蛊,竞拍规则,半柱香以内以血喂食琉璃筒中的蛊虫,即获得这只情蛊。现在开始。”

    又一声锣响,接应人将琉璃筒放到中间的桌子上就下去了。

    彼时三楼的霄月以飞快的速度从三楼直跃而下。娇小的身子如燕子一般轻盈,引得后边几人的转头侧目,霄月没有立即上台,而是飞到武器台边,以流畅的姿势将双刀取下,一个转身霸气将双刀一左一右的甩到身后,俯着身子抬着头,飞一样的速度跑上擂台,闪电一样的速度直奔琉璃筒。

    就在她快要碰到琉璃筒时,一个紫色的身影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飞了过来。

    一柄紫玉扇“啪”的一声展开,扇气朝着霄月直攻而来,霄月身子微退,左手一甩挡了扇气,右手甩出短刀,快狠准的直朝紫忏而来,紫忏一个跳跃快速躲过,霄月左手再甩一刀继续攻击,就见紫忏面露邪笑,手执玉扇一个狠劈过来,霄月见形势不对,右手快速的甩出弯刀,以极快的速度用左手再次攻向紫忏的咽喉。

    紫忏没料到她的攻击是那么的粗暴而直接,匆匆躲闪之时,还是稍慢了一点点,就因为这一慢,他只觉脖子处火辣一疼,一条细细的割痕沁出鲜红的血落到他的手背上。

    不等他去擦血,就见霄月再次猫着身子,一手一把弯刀一左一右再次袭来,那一左一右的速度极快,且每招每式都透着逼命的狠劲,压的紫忏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最后只能步步后退,以守为攻。霄月之所以用那么直接的方法主要是因为,她知道紫忏的弱点在哪里。

    就在这时五楼的一个暗阁中里走出一个白衣男子,璀璨的灯光下,映着他气质出尘,近一米八五的身高桀骜不驯,一只无脸男面具下的双眼深如黑洞,他的目光从霄月上台时就不曾从她身上移开过。

    而台上的霄月却丝毫没有感觉,依旧拼合的和紫忏拼打着,紫忏因为一开始就没有料到霄月的武功会这样好,虽然现在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要立即改变逆风的节奏是十分困难的。

    所以霄月很自然的处于了上风,但她还是不满意,挥着刀的手每个动作都无比顺畅,每个狠招下都藏匿着要将紫忏打下去的信息,紫忏被逼到了台边,差点被打下去时,他一个及时的回旋,巧妙的换了个方位,而霄月也顺着一转手,次攻击而上,这时她却看到一名身形高佻的女子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站在了琉璃筒前,就见她抽出刀似要放血的样子。

    霄月暗叫不妙,立即放弃了将紫忏丢下擂台的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跃到女子身边,没有用双刀,而是一个回旋腿猛的将女子踢倒在地。

    功夫太好了,速度太快了!台下人愣愣的看着台上的霄月走到桌边,伸出手欲放血。

    此时被踢倒在地的女子回过神来,她没料到霄月会那么快发觉自己的存在,虽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但是一咬牙,抽出腰间的软剑,她还是攻向了霄月。

    霄月的血还没放出来,就被她的剑气阻止了,霄月目露击光,双剑交叉,一个轻盈的跳跃,闪电势的暴发,左手一个狠劈,女子的软剑竟在霎时间断成了两截,不等她回神,霄月又一个飞腿,已经将那女子从台上直接踢到了台下,力道大的让台下人半天做不出任何反应。

    就在这时,她突然一个回旋,右手一刀甩出,正好挡住上来偷袭的紫忏,脚下又是灵活一踢,紫忏很自然的就被她一腿踢出了老远,霄月收回腿朝空中一翻双手再将双刀收回,以回旋之式落定擂台之上,看着地上的紫忏面露惨色的坐在那瞪着自己。

    紫忏脑中不停的搜寻着霄月所有的一招一式,但是怎么想都想不出来这江湖上有用这样功夫的的。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再出手时,突然从空中飞下一名白衣男子。

    他站在武台的一边,出尘的样子像九天下凡尘的仙人一样,引来台下一片哗然,大家纷纷猜测着这是哪里来的大罗神仙。紫忏也愣了,先是不解,接着嘴角勾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这下好玩了!

    白衣男子戴着一张白面书生的面具,手中持的是一把长剑。

    长剑上泛着淡蓝色的光芒,一看就是一把上好的玄冰剑,隔着擂台中间的桌子,楚晨熠和霄月一人站一边。当霄月的目光对上楚晨熠的那一刻全身备战状态全部松懈下来。

    她怔忡的目光落在那张白面书生的面具上。心跳的很快很快,那种感觉就好像回到了上辈子死去的那一刻,站在对面的男子就像在等着她一步一步向他走来一样。她的心像掉进了漩涡一样,充满了的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