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章 胎儿会说话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6:06本章字数:3436字

    医院里死了两个人,顿时沸腾了,人心惶惶,我被送到一间单独的房间里呆着。

    警察们轮番询问,我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努力回忆着那不确定的身影和话语。

    主观的猜测,那人是高圣轩,他是孩子的父亲,可他为什么会阻止?他分明不承认的,他分明是想把孩子打掉的……

    还有,更可怕的是,我好像记得,记得那医生是自己掐着自己喉咙窒息死亡的,但人怎么可能那么做,也许是高圣轩掐死了他,我看到的时候,他是被掐住挣扎的状态。

    我终究还是确定不了任何事,所以,我没有和警方说任何。

    手术室的监控被警方翻看了很多遍,高圣轩的确出现在手术室门口,但诡异的是,他紧紧只是出现了两秒钟便消失了。

    但高圣轩却怎么也不承认自己走进过手术室,他只承认他在手术室外等待。

    监控录像让他有了洗不清的嫌疑,他的确走进过手术室,但稍后的法医初步鉴定结果,让他从地狱回到人间。

    医生和护士身上没有任何人的痕迹,的确是她们自己掐断了自己的喉咙……

    虽然没有实际证据证明他杀了人,但疑点颇多,他出国的事情还是受到了影响。他必须留在国内随时候审。

    太过诡异了。

    若不是我亲身经历,我也不会相信的。

    我不敢去学校,因为那件事已经在学校里传的五花八门,有人说我勾引高圣轩上床,高圣轩要我堕胎,我一气之下杀了医生和护士……

    也有人说,我不知道哪里招了男人,得了精神类疾病,在我自己意识都不清醒的情况下,精神病发作杀了医生和护士……

    更有甚者说我被脏东西侵犯,脏东西一直跟着我,因为我没有被抓起来,医生和护士死在鬼手之下……

    ……

    当然,这些说法,我没有一个是认同的。

    除了暂时不敢去学校,怕大肚子被人嘲笑,侮辱。也不敢再见高圣轩,更不敢去医院堕胎,辞掉了家教的工作。

    不需要上学上课,我索性将所租的单间退了,毕竟这是一笔开销。

    提着行李箱回到郊区的老房子,准备在这里度过这最艰难的时期,没有其他亲人,这是我唯一可以落脚的地方。

    看着父母留给我唯一的小平房,却感觉不到亲切,甚至是觉得有些阴森的。

    记忆里,我没有在这住过。

    房子被大火烧过,又放了六七年,几乎已经不能住人了。

    就是那场意外的大火,带走了我父母的生命,我幸运逃了出来,但却不记得那场大火之前所有的事情。

    心理医生说,我是选择逃避某种无法接受的痛苦,自我保护的失忆了。

    那个痛苦,该有多痛,我难以想象。

    走进客厅,四下望了望,还是与之前警方带我过来时一样,什么也想不起来。

    好吧,不想了,都过去了!

    我放下行李,开始收拾房子,整整到天黑,总算有了起色,那应该曾经属于我的小房间被我收拾好了,门窗也都订了厚重的塑料布,那张小床倒是倍感熟悉温馨。

    夜里,我点燃了一根蜡烛,锁好门窗,便躺到床上准备睡了。

    太过疲累,以至于我不想弄吃的给自己,尽管行李箱里有泡面,只要烧点水就好。

    刚刚闭上眼睛,忽然小腹一震,隐约感觉到腹中的胎儿滚动。

    我下意识的去温柔的抚摸我的小腹,“好了啦,明天在吃,妈咪今天太累了。”我下意识的猜想,他们是不是饿了,颇有些欣慰,才四个月大就有这样大的动静,看来很健康……

    忽然一阵冷风袭来,吹开了玻璃窗,吹灭了床头的蜡烛,房间里一片漆黑,我浑身不由的打了个冷颤,盛夏里的风还真是寒凉。

    我连忙起身将窗户关好,又躺回被窝里。

    摸着小腹,不由的想起了高圣轩,我苦笑着,下意识揣测医院里的诡异,或许他就杀人凶手,只不过家里太有钱,买通了医院,买通了警察,监控器做了手脚……

    他也许就是死不承认,不想负责,演技超好的人,又或者狗血的像韩剧里那般,男主角有了精神分裂症……

    这两个月,平静下来,只有这样的答案能解释这一切的诡异。

    “妈咪,有了我爹,就别想其他男人了。”

    忽然腹部传出一个带着些许管教语气稚嫩的男孩童音。

    我浑身毛骨一粟,顿时惊呆了。是幻觉吗?

    “不是幻觉昂,是我哥哥刚刚跟你说话捏,妈咪……”

    腹部又传来充满灵气俏皮的女孩更为稚嫩的童音。

    “你们……”我傻眼了,怔怔的看着我隆起的小腹,我确认我听到的是真的,一男一女,他们竟然可以听到我的心声。他们究竟是什么可怕的怪物,还是胎儿就会说话?

    突然,我脑海里,竟渐渐浮现出腹中两个刚刚成人型巴掌大婴儿的模样……

    “妈咪,看到我们了嘛?我把我们的影像传到你脑子里了,我劝你别想着那个男人了,我的感知告诉我,你再想他,你可是会给他惹来杀身之祸的……”男婴睁开眼睛认真的看着我,样子带着几份高贵的傲气。另一个女婴也看向我,露出甜甜俏皮的笑容。

    “你在胡说什么!”我有种即将崩溃的感觉,我是不是真的得了什么精神类疾病。

    “妈咪,你没有得病,我们成了人形就可以说话了……”男婴努着小嘴儿,一脸的不悦,“若不是你营养不良,我们早就可以开口了。还不快去吃东西,我可是饿坏了,不然,我把你的五脏六腑吃掉!”说罢,他凶猛的做出咬我肚子的模样。

    “啊……”我吓的闭紧了双眼,可似乎无济于事,我脑子里还是有他们清晰的画面。那男婴露出一抹奸诈得意的坏笑,开心的仿佛下一秒就要跳起来。

    “妈咪你怎么了,为什么害怕,你是我们的妈咪。”女婴甜甜嗲嗲的安慰着我,贴心的小棉袄形象淋漓尽致,但突然却突然画风一转,她嘟起嘴来,愤怒的一把扯住了男婴的耳朵。“不准欺负妈咪……”

    “我没欺负,我说的是事实!”

    “你就是在欺负妈咪!”

    我还来不及反应,两个怪物就这样在我肚子里打了起来!

    “啊……”肚皮简直就要被撕裂开来,痛的我额头上出了汗珠。

    我知道,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

    “你们给我停!”我试图让她们住手,大吼了一声。

    貌似他们还是很怕我生气的,立刻便停止了打斗,变得十分安静。下意识的摸了摸肚皮,脑海中关于他们的画面竟也忽然间消失了。

    我心有余悸,又冷又怕,屋内的气温仿佛比北方的冬季还要寒凉,我连忙用被子盖过了头顶。

    想起刚刚男婴说的话,我更加感到恐惧,他们的爹地不是高圣轩?那个强暴我的,还有医院里杀人的确实不是高圣轩?

    若我再想他,他会死的很惨?

    经历过被强暴和医院的事件,我完全的相信了他们说的鬼话。我有些矛盾,根本无法解释,无法接受这越来越真实的诡异!

    我咬紧了牙根,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两个怪物拿出我的体内!

    “妈咪,你怎么有这种想法,如果打消这种想法,在你拿掉我们之前,我先吃了你的五脏六腑!”男婴带着些许恼怒的声音忽然传来,我脑海里竟然又出现她们在腹中的画面。

    “哥哥,你闭嘴!”女婴打断了男婴的话,转而可怜巴巴的望着我,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下一秒就要流出眼泪。“妈咪,不要想着打掉我们,我们可是您的亲骨肉昂……”

    纳尼?

    这还亲骨肉?

    一个来硬的威胁,一个来软的乞求。

    我顿时苦起脸来,难道就要我这么接受这个事实吗?俩个不知是何物的东西!

    “妈咪是什么,我们就是什么呀。”女婴一脸无辜的看着我,委屈的嘟起小嘴来,“妈咪怎么可以说我们不知何物呢。”

    “我是人,正常人怎么可能怀你们这样的孩子,刚在肚子里成型就会说话!你们是什么,要问你爸爸!”我崩溃了,我受不了了,既然无法摆脱,无法逃避,那就面对,死我也想死个明白,我鼓足勇气大声嘶吼道:“你们爸爸是谁!在哪里!”我猛然想起医院里,断断续续想听到的,那所谓孩子爹说的话,“他是不是认识我?他就是冲着我来的对不对?他到底要我承受他什么痛苦!”

    见我生气,两个怪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个小脸蛋茫然的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回答。

    “你们不知道?”我有些急了,急迫的想知道答案,“你们应该知道你们爹地是谁!”

    “对不起妈咪,我们真的不知道……”两个小婴儿异口同声,稚嫩的声音带着些许胆怯的意味儿。

    “那你怎么肯定高圣轩不是你们爹地!”我恼怒不已,两个家伙分明是在戏弄我。

    “我是可以感知到的,虽然感知能力还不成熟……”男婴撇嘴一笑,眼神越发的轻蔑,“至于妹妹,以后你就知道她的能力了,到时候别吓破胆子。高圣轩可没有能耐种下我们这样的种子……”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这男婴的眼神我似曾相识。猛然朦胧间想起,那夜被强暴时,对方看我轻蔑的眼神,简直如出一辙。

    女婴忽然打了个哈欠,带着些许倦意,弱弱道,“妈咪,早点休息,我困了……”

    我正想再追问些许什么,男婴仿佛也困了,疲倦的两张小脸映入我的眼帘。我莫名的母爱泛滥,打消了追问的念头。

    两个怪胎熟睡了,我脑海中关于他们的画面也消失了。

    我莫名的也疲倦的睁不开眼睛,就这样睡着了。

    “咚咚咚……”

    第二天一早,房屋外大门口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我。朦胧间醒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头的小镜子,镜子里我的脸色很难看,黑眼圈也十分浓郁。

    “咚咚咚……”

    “是谁?”

    我眉心起了褶皱,照道理不会有人来看我的,连忙披了件衣服下床,跑出房子打开了庭院里的木质大门。

    然而,映入我眼帘高圣轩的脸,却让刚刚有些平静的我再次陷入惶恐和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