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9章 推测错误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6:07本章字数:3417字

    高圣轩了解到事情原委,知道是我报案,也并没有说什么。只好尽量说明情况,想替清阴洗脱罪名,但陈绍怀却非常讨厌鬼神之说,怎么样也不肯就这样放人。势必要将这几宗诡异的案子查个水落石出,这次,他总算当场抓到一个无法辩解的现形……

    医院的案子找不到任何疑点,唯一可以下手的高圣轩身份特殊,无证据无法抓人。死在高家的道士,亦是如此。这次不一样,装神弄鬼的老道士就在死者老王的尸体边手里还拿着一把带血的剑,老王的尸体上也有剑刺的伤口……

    高圣轩从头至尾,没有把我说出来,这样也好,我正好也不想牵扯其中,我和孩子暂时安全就好。

    “既然你们不相信我,就不要来问我了,我会给清阴道长找律师的。”高圣轩不想在跟陈绍怀谈话,一点意义也没有。相信不相信,他们也没本事去对付那只未来的阴灵王……

    “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陈绍怀回头看了一眼洗手间的门,我吓了一跳,这才发现我的影子映在半透明的玻璃窗上,但陈绍怀竟然直接转身离开,并没有要我出去。

    真是奇怪,不知道这警察是怎么想的。报案人是女的,警察不会不知。知情的报案人除了我也不会有别人,因为我的手机和行李都在家里,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在这里躲着的是我。也只有我这个知情人会用高圣轩的手机报案……

    就这么走了,除非这陈绍怀是傻子,可他是个很精明的警察,他为什么走了呢?

    “出来吧。”高圣轩打断了我的思路,语气不算好,我不得不理解,性情再好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不发火已经是奇迹了。

    我蹑手蹑脚的走出洗手间,这下也不急着离开了,反正那老道士很久也不能回来,我家里又被称之为阴灵府邸,暂时也没地方可以去……

    “你就这么不舍得你的孩子?不,不是你的孩子,是鬼胎!”高圣轩转身认真的看着我。“就这么把清阴道长给送进去了?你好阴毒啊,我还以为你是单纯善良的姑娘,刚刚你扯掉我身上护身符,不顾我的危险让那只鬼上我身救你我都没有对你有一丁点的意见!”

    我傻眼了,我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想我,连忙解释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会上你身,我只是想他把我带走,那灵符在你身上,我又在你怀里,他怎么接近我……”

    他看着我怔怔的摇着头,伤心的看着我,“我还一厢情愿的要救你,四处找你,每天担心你,现在看来,你根本就不需要我救!”

    高圣轩的话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微微张开的双臂颤抖了,有种想上前抱住他的冲动,这正是我所渴望的啊,但是我还是忍痛咬牙挺住了,“我只是想保住这两个孩子,他们是无辜的,你永远都体会不到做我此刻的心情,他们为了救我,几个时辰前差点没了命,他们只是想做人而已,他们不会伤害任何人的,他们还小呢,如果你非要把孩子拿掉,那就只能连我一起杀了,如果你为难,就放我走,让我自生自灭吧。”

    “放你走?你不要那么自私好吗?你带着这两只怪物?我会担心!”高圣轩心软了,矛盾挣扎,最后还是被我打败了,“我看我说服不了你了,乖乖呆着……”说罢,他转身走到门口,似乎要出去。

    我连忙叫住了他,“乖乖呆着,是什么意思?”

    “按你的意思,我答应了,但我还是有一个要求,如果生下来是人,我就不会再有想法,如果是害人的鬼,我会立刻找清阴除了,你认为怎么样?”

    我没过多的思考,愣愣的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摸了摸我的肚子,我相信他们只是两个孩子,永远不会加害他人。

    “那就这样吧,在我身边呆着,让我照顾你,弥补我的罪过,答应你的事,我通通都会做到。”放下话,高圣轩打开门离开了。

    我怔怔的站在那里,久久不能回神儿,我知道,我完全可以偷偷跑了,但是,我却很想感受被他照顾的滋味儿,他就是让我没有抵抗力,尤其是他竟同意让我生出来孩子……

    他临走前放下的话在我耳边环绕,不由的,我又开始对他抱有幻想。脸颊泛起一片红晕,若可以,那只鬼不要出现了,一切从这里从新开始吧,我可以做的很好,让他爱上我,做他的妻子……

    这就是老天的安排!对,就是这样。

    正当我陷入幸福的美妙之中,一盆凉水毫不留情的泼到了我的脸上。

    “妈咪,爹地生死未卜,你觉得这样好吗?出轨的女人!”腹中突然传来男婴冰凉带着讽刺的声音。

    脑海里浮现出肚子里两个婴儿的画面,女婴一脸稚嫩无知的瞪着眼睛看着我,男婴依旧是那副鄙夷傲慢的神态。

    我顿时暴怒,“你给我老实点,什么叫我出轨,我一开始就喜欢高圣轩,是你爹强插一脚,第三者插足知道不?何况我又没嫁给他,怎么叫出轨了!”

    “哥哥,什么叫出柜昂?”女婴努着粉嫩的小嘴,睁着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男婴。

    “小婴儿别乱问。”男婴一脸严肃给了女婴一个白眼,继而又气呼呼的瞪着我。

    我顿时哭笑不得,“你也是小婴儿,你懂什么!刚刚真是被你气糊涂了,我告诉你,你们的爹是我选,除非你不认我这妈咪,不认我,我就把清阴老道叫来,收了你!不听话!”

    “坏妈咪!”男婴一嘟嘴,背过身去不再看我。“根本就是为了男人在这里让我们冒险!那老道可是随时会收了我们!”

    “哎呀,就冒一点点危险,高圣轩也会保护你们的呀,他都答应妈咪了,你们就让妈咪开心一下嘛,稍有不慎,我立刻拔腿走人!相信妈咪的聪明才智……”

    “傻瓜……”男婴轻哧一声,一挥手,我脑海里他们的画面消失了。

    我隐隐有些感觉不安,但还是沉浸在高圣轩刚刚的温柔里,跳上床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梦里,高圣轩白马王子一般,骑着白马向我伸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我笑的甭提有多开心了,领着两个乖巧的小娃,与他在草地上快乐的奔跑……

    沉浸在幸福之中,突然,高圣轩画风一转,带着寒凉的阴气直将我压在身下……

    “啊……”

    我吓的满头是汗,尖叫着从噩梦中惊醒。

    此刻,天已经亮了,温和的阳光洒进房间……

    怎么做这个噩梦,不该呆在这里吗?头痛……

    猛然想起昨夜就在这个大床上,被那个鬼……

    我连忙跳下床去,战战兢兢的看着这个大床。

    不会不是噩梦吧?他不会在这里吧?

    我吓的躲到了角落,浑身又开始发抖。天呐,昨天真的是被高圣轩迷惑傻了。

    “你没事吧?”高圣轩听到尖叫声赶来,推门而入。

    “我,没事。”我松了口气,斜眼又瞄了一眼那偌大的床,“我以后要在这里住吗?”

    “放心,别怕,我就在隔壁的。”高圣轩连忙安慰,“你一出声,我就能听到的。”

    “可是……”我还是感到有些不安,但又难以启齿。

    “不要怕,清阴说过白天那只鬼是不会出现的……”高圣轩迟疑了下,“晚上,估计,我要跟你一个房间睡了……”

    “什么?”我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请你不要误会,我爸爸今天出院,我要给他解释,你是我女朋友,怀了我的孩子,才方便住下来照顾你。”高圣轩连忙解释。

    “现在问题是你陪着更可怕,那只鬼两次和我,都是用你身体啊,会不会是他必须利用一个人的身体才能对我……”说到这里,我又打住了,那只鬼受了伤,恐怕一时半会儿不会出现的,而且可能死掉了!那么,如果碰我的,就可能是真正的他了……想到这个,我忍不住偷笑。

    “我还有清阴给的灵符,只要不是你扯掉,那只鬼不会上我的身,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高圣轩连忙安慰。

    “你不怕吗?”我下意识的又问出了这个问题。

    提起这个,高圣轩勉强的笑了笑,踌躇了两秒道,“到现在没死,或许我不会死吧。”

    “可是你说叔叔还不知道这件事?”我有些诧异,有些担心的看了看我的肚子。“说是,你的孩子……”

    “嗯。”高圣轩点点头,“我找道士回来,爸爸也是反对的……”说到这里,高圣轩顿了顿,似乎想继续说什么,但却打住了。“昨天早上,爸爸是给他拿钱要他走的,没想到他就这么被那只鬼杀了,但是我爸爸就算亲眼目睹,也不相信有鬼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噢。”我应了声,想说那只鬼可能是想吓我才在我和高圣轩谈话的时候杀了他。但突然间感觉有些奇怪,高伯父是要拿钱让清阴老道的徒弟走人的!这么说,清阴老道的徒弟,他轻而易举的就可以给他杀了?本就是要走的人,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威胁,给他杀了,真的只是想吓我吗?想吓我不走进高圣轩?

    不是的,应该不是这样。如果他要吓我,在我面前杀了那道士不是更可以立威吗?他没有那么简单,不会是只想告诉我我不可以跟高圣轩在一起,让我体会那种和喜欢男人有不可逾越鸿沟的痛苦……

    我意识到,我最初的想法错了。

    他不杀高圣轩,还用他的身体和我上床,一定有其他的目的。

    也许目的是和我最初想法恰恰相反的,因为此刻,我已经高圣轩身边……

    高圣轩的家,他也经常出没,他还在这里不知道确切原因的杀了一个道士。

    想到这里,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真是深不可测,无法让人推测出真正的用意……

    冥冥之中,这一切包括我家,阴灵之王的府邸,那不是意外的火灾,仿佛都是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但支离破碎,我要一点一点的开始拼凑……

    看来,不管是不是对高圣轩的私心,我都要在这里呆上一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