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0章 没那么简单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6:07本章字数:2948字

    高圣轩称还有事先行离开了,下午两点左右,会接他父亲一同回来,临走时吩咐,要我乖乖在家里等着,早饭和午饭佣人李妈会照料我。

    我猜想上午多半是去跑清阴道长的事情。

    吃过早饭,我骗佣人李妈回房休息,趁她不留神溜出了高家。

    我悄悄的回到了自己家附近想查探下情况。有些奇怪,我家和隔壁老王家竟没有警察封锁现场?陈绍怀也没在,看来要去警局找他了。不知道我的东西还在不在,老王口中的相片还在不在……

    带着疑问,我走近我家的大门。

    虽说大白天的不会闹鬼,可这昨夜刚刚死过人,又听闻是阴灵之王的府邸,我多少还是有些害怕。

    小心翼翼的推开大门,一阵清风袭来,我本能的又退了出来。

    心惊肉跳。

    “萧可晴,好久不见……”

    身后忽然传来男人的声音,我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啊……”大叫一声。

    “你没事吧?我陈警官,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我。”陈警官微笑着出现在我面前。

    “啊,记得,怎么会不记得你,最可爱的警察叔叔……”我尴尬的涨红了脸,但惊魂未定,笑眯眯的看着他。“不过,你,你找我做什么?”我装着不知问着,其实心里有数,他找我,是早晚的事,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昨晚直接走了。

    “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但是小心聪明反对聪明误,昨天你也在现场吧?报警的也是你吧?你不说实话,我就帮不了你。”陈绍怀微微一笑,踌躇了几秒将一个文件袋交给了我。

    我怔了一怔,打开一瞧,真是我的手机,我勉强的笑了笑,“还真是瞒不过你的眼睛,那为什么昨晚没直接叫我出来问话。”

    “因为昨晚不是我一个人,门口还有我两个同事,报案人是女的,高圣轩没有否认他报案,我也就没说,我两个同事以为是高圣轩家佣人报案的。我不该有这私心,可我知道,你不会的,孤苦无依,要我这个叔叔怎么办?在外面给你跑前跑后捞你从监狱里出来?”说着,陈绍怀从衣兜里拿出一支烟,点燃了。

    “我又没杀人……”我嘴角牵起一抹苦涩,不知道是该感激这警察叔叔,还是该讨厌了。总是这样……

    “可案子不好查,你又牵连其中……”陈绍怀深吸了口烟雾,不打算把话说的很明白,但是我也都懂。“幸好案子是我主办。”

    我轻笑一声,“谢谢……”

    “现在没人,你可以告诉我,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绍怀试探着问道,似乎很小心。

    “那个老道士不是应该都说了吗?”我试探着反问道。我什么也不想说,说了他也会不相信。更不想说出事实,强行让他相信,然后放了臭老道,最好云里雾里,多关臭老道一些日子。

    “当然说了。”提起这个陈绍怀有些生气,扔掉了指间夹着的烟头。“一顿胡诌,妖言惑众的,所以,我才到高家大门口守着,等你出来,没想到你竟然回到这里了。”

    “原来你一直跟踪我。”我有些反感,竟然我丝毫没有察觉。我耳朵一向灵的,他怎么跟鬼一样!

    “嗯。”陈绍怀点点头。“现在可以说了吗?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我就是来找你的。”我微笑着看了他一眼,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有很多问题想问你。”

    陈绍怀有些茫然,微微眨眼示意我问。

    “六年前的大火,是不是意外?”

    “怎么突然问这个,都过去六年了。”陈绍怀有些诧异。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我怀疑,大火不是意外。”我认真的看着陈绍怀的眼睛,不准他有丝毫的躲闪立刻回答我。

    陈绍怀勉强的笑了笑,并没有立刻回答我,但也没有丝毫的躲闪,“是意外,不过,你为什么这么怀疑?你想起些什么了?”

    “不,我什么也没想起来。”我下意识的摇摇头,“王伯伯,死去的那个人,他随口说了句,说不是意外。”

    “既然都忘记了,就不要再想了,真的是意外。”陈绍怀伸手,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

    他突然强调忘记,强调意外?我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直到把心理素质过硬的他看的打怵。看来,事情真的没那么简单……

    陈绍怀开始躲闪,不去看我的眼睛,“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昨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我看得出来,他今天不会说的,也就没有再追问。既然六年都过去了,也不急于一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自己查吧,我昨天晕倒,被高圣轩带回家的,只知道死人了,我和高圣轩商量着报案……”

    “如果你这样,我帮不了你。”陈绍怀显得很无奈。

    “威胁我吗?威胁我,如果我不说出点什么来,就会把我抓进去吗?技术那么发达,我相信就算抓我进去,我也会无罪释放的。”我笑了笑,表现的异常镇定,或许是经历过无法想象的恐惧之后,他这点威胁不算什么。

    “我没有那个意思。”陈绍怀显得有些尴尬,连忙解释。“我只是想知道高圣轩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那道士说他和他一起来的。”

    我无奈的摇摇头,他终于进入了正题,“查了一夜,你们查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吧?每件案子都和高圣轩有关系……”说到这里,我迟疑了下,想起昨夜他和高圣轩的谈话,“想必,你一直咬着高圣轩不放吧,不然昨夜他也不会那么不耐烦的和你交谈了。没有证据,没有动机,你没办法直接带他走人,甚至协助调查都要看高家背后那些靠山的脸色……”

    “我只是要问你昨天发生了什么事!”陈绍怀打断了我的话,被我戳中了心窝很是不舒服。

    “我真的不知道,别问我了。”

    “你……”陈绍怀倍感无奈,从来没有这样子挫败过。

    “是可怜我,同情我孤苦,还是说没把握抓我回去能解决什么问题,索性找机会单独威胁恐吓,连哄带骗,查案?”我不由的问着,这问题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曾经我当他是亲人。

    “什么都不是,就是想帮你。”陈绍怀认真的看着我,“你还是学生……”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我的肚子,“没想到发生这么多事,刚刚我只是抱最后的希望试探着问你,希望你能理解,不要生我气,我也没撒谎,昨夜我的确有私心想袒护你,还在纠结要不要以警察的身份找你,这案子就已经查不下去了……”

    “谢谢,不过,已经确定没办法查下去了吗?”我有些担心,担心清阴立刻会被放出来。

    “不是没办法查,是案子已经被宣布完结,你看到了……”说着,陈绍怀指了指周围,“短短一天,都撤了,验尸报告出来了,与医院的案子一样,死者自己掐断喉咙死亡,还来不及展开调查,就结案了……”他眼神里流露出满满的不甘。

    “王伯伯家,有没有搜查一下?或许能有什么证据吧。”我试探着说着,想知道王伯伯口中关于我的照片的下落。

    “没有啊。还没来得及……”陈绍怀愣了愣,眉心不由的起了褶皱。

    我一惊,怕他想多,连忙转移了话题,“那,那个臭道士是不是要放啊?看到他我就烦心,世界上哪里有鬼嘛……”看来照片,还在王伯伯家里。

    “他?暂时放不了,装神弄鬼的,说什么阴灵府,阴灵王来了,他与阴灵王打斗刺伤的尸体!毁坏尸体,妖言惑众这罪名也够关他阵子了!”陈绍怀咬紧了牙根,大概这是唯一一件让他觉得痛快的事情了,他依旧不相信鬼神之说,只是没有任何实质证据。

    ……

    本想让陈绍怀先走,我独自留下,寻找照片的,可陈绍怀却拉着我不放。

    无奈,只好应和他去吃了饭。

    饭桌上,他说了很多,一些有关于他这几年的单身生活,调职其他地方的所见所闻,大概心里惦记着在下午两点之前返回王伯伯家里找找相片,但是陈绍怀说的太多……

    眼看着过了晌午,我不得不直接先回到高家。

    一切都还顺利,我到高家时,高圣轩还没有回来,偷偷的背着两个佣人,溜回了房间。

    深深的松了口气,刚刚躺下没一会儿的功夫,门口传来李妈的声音。“小姐,少爷和老爷回来了,叫您下去。”

    “啊,来了!”我一惊,一下子坐起身来。紧张的不知所措,这么快,我还没有准备好呢,有种要见未来公公的紧张感……

    会不会像电视剧和小说里那样狂虐我这灰姑娘?希望不会上演这种疲惫了的烂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