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9章 小鬼休得激我!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6:08本章字数:2993字

    “还真是贪玩的阎王。”青果果看了一眼阎王,不禁陷入沉思。

    “走开,丑八怪。”红豆豆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讨厌阎王的模样。

    青果果不禁感觉牙疼,低声道,“喂,小屁孩子,闭嘴。”

    阎王似乎有些不高兴,直起腰杆来,顺势缕着胡塞,“我这么英伟,这么有气场,阳间的话来说,这叫爷们儿。哪个鬼不给我点面子……”

    “切……”红豆豆鄙夷的看了看阎王。

    青果果不禁吞咽口中的口水,低声嘟囔着,“差不多行了,给你阎王头衔的面子,我还没说什么呢。”

    “嘘……”我不禁尴尬的涨红了脸,“阎,阎王爷,我孩子不懂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了他们吧。”

    “小鬼,你倒是说说我哪里不帅了?”阎王瞪着大眼珠子一脸煞气的看向青果果和红豆豆。

    大概因为长得太凶,我也看不出他此刻是高兴还是生气了。只得胆怯的看着他,毕竟是阴间名副其实的老大……

    当然,这名副其实也是小时候耳渲目染的。

    阴灵王……

    “童言无忌,你可不能怪我。”青果果勉强的一笑,水润的大眼睛闪过光亮,仿佛又有了什么法子一般,整个人精神不少。

    “不怪不怪……”阎王有些无奈。

    “当然不能怪,您是阎王,可是在阳间都出名的人物,有古至今,天上玉皇大帝,地下就是你阎王说的算,跟我爹地那阴灵王不同,哪像他管那一亩三分地,您自然是说一不二,金口玉言。”

    “那是那是……”阎王破有些得意,这才露出笑容。

    “所以,接下来不管我小鬼说什么,阎王都不能迁怒。”青果果嘴角牵起一抹狡诈的,稚嫩的小脸着实让人琢磨不透。

    “好,说吧。”阎王挠了挠耳屎,“洗耳恭听。”

    “阴间一定很多奉承阎王爷的,没办法,我不想奉承,您长得都不如钟馗好看,一脸凶样,又黑又胖,身上还有味道……”说着,他抬起肉肉的小手捏住了自己的小鼻子。

    这么一说,我和红豆豆仿佛也闻到了一丝怪味儿,下意识的学青果果抬起手捏住了鼻子。

    阎王尴尬的不知所以,但恼怒也不想发火,继续忍着。

    “这是几百年没洗澡了?瞅瞅你那脑满肥肠的样子,法力都快丧失了吧?难怪大家都说你打不过我爹地!”

    “我怎么打不过你爹地了!”阎王终于耐不住性子,“谁说我打不过你爹地?”

    “你就是打不过我爹地,连来阳间都这么费劲,半天才出现,还摔个大屁堆儿,什么打麻将,我看,就是安逸太久,不思进取,最后搞的阴力都不知如何使唤,名声大罢了!”青果果认真的看着阎王的眼睛,仿佛看透了他,这让我很意外。

    我忍不住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你怎么知道?你能感知到他?咱现在能不能跑,带妈咪和妹妹消失,躲开他……”

    “我看他落地时候的模样,猜的!我怎么能看透阎王。能躲,我还等到现在?没看到我和妹妹都虚弱成这样了,你脑子啊,该倒倒水了!”青果果不屑的给了我一个白眼,“他再怎么脑满肥肠都是阎王,就算我和妹妹虚弱,充其量是比一般小鬼厉害一点点的,休想动他分毫,瘦死骆驼比马大,这道理不懂?爹地收拾他还是绰绰有余的,只不过今晚,爹地因为你,受伤过阴力最薄弱,不然单单一个法器耐他何?没看阎王一直不出现,就是怕出现斗不过爹地坏了名声!别那么笨了!”

    “怎么老这么说妈咪,妈咪也不懂这阴间的事。”我努了努嘴,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阎王爷,是这样吗?”清阴有些信了青果果的话,仔细分析似乎真的如此,踌躇了两秒,继续试探着说着,“据说这只小鬼能看透人心,您这一直不出现,不会真的是怕打不过阴灵王吧?”说起这个,他倒是有些得意,“还需我出马收拾他。”

    “这怎么可能!”阎王故意吸气收回了肚腩,气恼的伸出长长的胳膊,直接将清阴抓到自己面前,手臂仿佛弹簧一般有弹性,怒视他的眼睛,“你个凡人别自以为是,你以为你这趁他最弱的时候就能打败他?你最好期望他真的魂飞魄散,不然,以后可有你好日子了!”又将矛头指向青果果。“小鬼,嘟囔什么呢,别乱说话!”在清阴面前,他可不想掉了阎王爷这个名字的份儿。

    什么?

    我心头一喜,惊讶的看向了青果果,“你爹地,没死?不是,没有魂飞魄散?”

    “唉……”青果果叹息一声,一脸的哀伤,“这次可不比上次。不魂飞魄散,也差不多了,我没办法感知到,别抱希望了,无人出手救,他必魂飞魄散无疑,那女鬼只能暂时护他阴魂……”

    我刚刚欣喜的心,又沉了。“真的?那有人可以救吗?”

    “能救他的……”青果果看了一眼阎王,“他不会救的,他巴不得爹地死。”

    我偷偷瞄了一眼阎王,难以想象,他要怎么去救这个对手,这个让他有污点的对手……

    “爹地临走前,告诉我,要我照顾你,他自己都这样说,阎王不会救他,他知道,他没救了……”青果果低下头,偷偷哭起了鼻子,哽咽着,忍不住抱怨着我,“妈咪,你若不伤害爹地,爹地他,他不会的……”

    红豆豆一听这话,松开了抱着我的小手,转而抱向哥哥的小身子,失声痛哭。“爹地……爹地……哇哇……”

    我的心好痛,又有些委屈,我不想的,我不知道他会那么伤痛,我不知道他那么爱我,我忍不住还是有些埋怨他,是他让我那么痛苦,是他云里雾里搞成这样的,这一刻,我太想知道,我曾经都做了些什么,让他这样对深爱的女人,这样纠结的恨,这样纠结的爱,这样伤心……

    “这……”听了阎王的话,清阴顿时脸色煞白,面露惶恐。身子不由的抖动着,“我明明,明明看到他,他立刻就会魂飞魄散的……”

    “你也说立刻,他是谁?阴灵王,这么容易对付,我还不早……”说到这里,阎王撇撇嘴,“我刚刚掐指算过,他还有一丝阴力存在。”阎王鄙夷的漂了一眼清阴,“但是,跟没有也没区别了,那小鬼说的话,没听到吗?不用这么害怕,别说我阎王过河拆桥……”

    “我爹地要是还能活下来,一定不会放过清阴老道,也不会放过你,你根本斗不过他,恐怕过个三年五载,你连我都斗不过!”青果果眉心一拧,擦干眼泪,嗖的一下从我怀里消失,出现在阎王面前,双手掐腰,仰视阎王那极其凶的面容。“敢不敢救了我爹地,跟他来个正面交锋!”

    “小鬼,我有什么好处?”阎王挑了挑眉梢,着实对这青果果更有了兴致,露出还算慈祥的笑容。

    青果果憨笑一声,努着小嘴,挠头思考半秒,“好处是大大滴!挽回你阎王的颜面,我猜你不会想把你打不过阴王的事流芳百世吧?趁阴灵王虚弱,拿出所谓法宝对付他,自己还不敢露面!”说道这里,青果果无奈的摇摇头,稚嫩的叹息,讽刺着给了他一个白眼,“唉……那么下一个阴灵王可就比你阎王名气大,以后阳间人们心里无阎王,只有阴灵王了!看谁还给你烧香烧纸钱,送酒喝?给饭吃!刚刚你提过打麻将,不管你是不是因为打麻将迟到,想必你也喜欢打麻将吧?还想着将来有机会跟你搂两圈,但是你没钱,穷阎王,怎么玩?”

    “我阎王怎会到那种地步,麻将扑克天天有,美酒佳肴不会少!”阎王气的涨红了黝黑的脸,火冒三丈,“小鬼休得激将我!”

    “我可没有……”青果果扁扁小嘴,委屈的低下头,“说好的阎王爷爷金口玉言,不生气……”

    “阎王爷爷?”阎王这下心里仿佛又畅快了,“那你爹地不是我儿子,爷爷不生气,乖。”

    “谁是你儿子!”红豆豆一瞪眼,鼓起小腮绑,一把推开我,捣着两条小腿跑到青果果身边,怒视阎王的眼睛,“我爹地是我爷爷的儿子!”

    “是啊,我是你们爷爷呀。”阎王又看向红豆豆兴奋的摇着头。“小丫头有性格……”

    “唉……”青果果倍显无奈,将红豆豆拦到身后,冲着阎王怒吼一声,“别幌你的大脑袋了!你打不过我爹地,你就是打不过!”他试图继续激将他,有些闹心妹妹坏了好事,刚刚险些成事。

    青果果稚嫩的声音引得阎王捧腹大笑,“哈哈,我怎么越来越喜欢你们了呢,刚刚你说我,我还生气,现在真是气不起来了,一个聪明诡计多端,一个脾气不小还法力无边?这留着可真是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