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1章 渴望知道一切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6:08本章字数:3248字

    “我……”我心头一震,青果果的话撮进了我的心窝。

    “妈咪,不要那么对爹地,好狠心啊你,他都为了你被臭道士捅了一剑!”红豆豆憋着小嘴,如小溪一般的泪水从眼眶里喷涌而出。

    “我没有。”我本能反驳,“我也想记得过去,我也很想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爱我。”说出这样的话,我的心仿佛踏实了,我不想对不起他,不管他都做了什么让我痛苦的事,到现在看来,好像是我对不起他,我欠他的……

    “嗯。”青果果和红豆豆擦干了眼泪,冲我甜甜的一笑。那期许的小眼神,让我没办法拒绝。或者说,我自己不想拒绝了,真的没有一点犹豫的想去面对那未知的痛苦……

    我要找回过去,找回他在我生命里的影子,不管,他是不是还存在,我要给他对我这份爱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交代,难以想象,这样一个男人,我怎么会不爱……

    这一刻,我明白,我完全原谅了他,这段时间的胡作非为,按他的话来说,他还真是幼稚……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笑的那样苦涩,泪眼朦胧,下意识的向窗外望去,看着马路边牵手而过的少年男女,想象着,曾经是否我和他也如此,幸福的看着对方……

    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呢?应该说怎样的鬼吧?

    我内心充满了渴望,渴望知道一切。

    ……

    到了医院,医生替我包扎了伤口,走出医务室时,陈绍怀已经在医务室门外等候了。

    “妈咪……”青果果拉着妹妹的手走到我身边,忽闪着大眼睛,担心的问道,“腿还疼吗?”

    看着两个孩子脸色恢复了些许血色,我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你们累不累,要不要在去病房休息下。”

    “一起……”青果果抿嘴笑了笑,拉着我便要往病房走。

    我迟疑了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陈绍怀,“你等我下吧,录口供也不必这么急,竟然这么晚还在等我。”我不想他一直像怪物一样盯着我两个孩子,我两个孩子也不算太喜欢他。还有些不知道怎么和这位警察解释那母婴用品商店的事。

    送青果果和红豆豆回病房睡下,我跟着陈绍怀来到了高圣轩的病房外。

    “为什么来这里。”我有些奇怪,下意识的看了看病房内躺着的高圣轩,似乎睡的很熟。

    “我问你,世界上真的有鬼吗?”陈绍怀忽然间开口。

    我迟疑了半响,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若答有,那我两个孩子……

    “我不相信。”陈绍怀认真的看着我,不等我回应,直接说道。仿佛已经经过深思熟虑,仔细思考后迫不及待的面对我。

    “啊。”我愣愣的应了一声,便不知还能说些什么了。

    “告诉我,孩子为何长这么大?如果你说不出,那就是真的有鬼。你的两个孩子,就有问题!”陈绍怀忽然画风一变,看着我的眼神越发的强势,“如果没有鬼,这病房里的男人就是在你家杀老王的凶手!”

    “为什么这么说?”我有些茫然。

    “我相信,你是唯一的证人,证明有鬼,还是证明他是杀人犯!”陈绍怀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眼睛,丝毫不准许我躲闪。

    “就算没鬼,我怎么可能证明他是杀人犯?”我下意识的低眸,不想再去直视他的眼睛了,那泛着血丝的眸子,看着有些可怕。

    “那晚你和他在一起,你怎么会证明不了?”陈绍怀咄咄逼人,一副今晚一定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的模样。

    “可是他没杀人,你要我怎么证明!”我本能的反驳,真是有些无奈这不相信鬼存在的警察,但这样也好,宁愿相信的人越少越好。只是,我怎么感觉,这陈绍怀有其他的目的,并不是案子这么简单。

    “你们小点声,病人需要休息。”小护士路过,斜眼瞪了我们一眼,“这都几点了!”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走廊尽头的钟表,已经凌晨四点钟了,天都要亮了,我顿时感觉有些疲惫,打了个哈欠,“有什么事非要今天说吗?”

    “你和高圣轩什么关系?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陈绍怀不得不放低声音,似乎不在意时间,虽然已经出了黑眼圈,但依旧很精神的样子。

    “三年前,我第一次见他就喜欢他了。”我下意识的回应,有些不耐烦,“仅此而已,不要问那么多了,总之他没杀人,杀人的是鬼,你们警察都决定结案了,你怎么总是抓着不放……”我猛然想起,高圣轩说他还不能出国的事情,警方声称有新的证据,试探着接问道,“王伯伯的照片,是在你那里吧?”

    陈绍怀并没有惊讶我知道照片的事,抿嘴微微一笑,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坐……”下意识的伸手指了指他身旁的位置。“我差点忘记你不记得大火之前的事了。他没有说过,之前就认识你吗?”

    “嗯?”提起这个,我倒是想起高圣轩问过我,是不是曾经见过,但是,不可能的,他又不是那只鬼,“没有!”我不想跟陈绍怀多加争执,并没有说出这无关紧要的事。

    “坐,腿受伤了。”

    我无奈只好走过去坐下,“照片呢,拿来!”我向他伸出手去。

    “抱歉,还不能给你……”陈绍怀耸了耸肩膀,“不让你看,是为你好。”

    “我要看!”我一脸固执,“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了,我也不瞒你说,我知道照片在你那里,一直没有直接挑明,不挑明你也是不会给我的了……”

    “挑明我也不会给你!”陈绍怀打断了我的话,“我是为你好。”

    我简直无语,正想在说些什么,争辩一下,毕竟那是有关于我的照片,不成想被他打断了。

    “如果你说有鬼,那么你的孩子就是鬼了?”陈绍怀再次向我确认。“随时可能杀人的鬼?要不要让清阴老道士好好给他们治理治理?”

    “不!”我心头一震,“清阴装神弄鬼,你应该给他关二十年!”

    “你说这话就矛盾了,到底有没有鬼?如果没鬼,你的孩子怎么会长这么大?”

    “这……”我被陈绍怀盯的哑口无言,但还是想辩解,“我孩子不是我生的,我那俩孩子没了,这是路边捡的。不能让他们知道,所以你别乱说!都两三岁了,会说话又有什么不正常!孩子刚刚被清阴吓坏了,一晚上没睡,脸色也不好,怎么就是鬼了,真是奇怪……”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信这样的明显的谎言,但总要给他个解释。

    “我宁愿相信这个,也不相信世界上有鬼!”陈绍怀舒了口气,不由的嘟囔着,“人若死了,怎么可能还让我在见到,根本就没有鬼,她根本没死……”

    陈绍怀的话,让我有了些许底气,人们是不愿意相信真的有鬼的,任何一个借口和谎言都可以很容易让她们松口气,更何况,还有那么科学解释灵异事件,他的话,也仿佛让我明白了,明白他为何这么急着纠缠我这个问题,他要我证明给他看世间无鬼,因为他今晚险些动摇相信有鬼,“你是说,清阴说的你女朋友吧?”

    “没,没什么。”陈绍怀勉强的笑了笑,“那母婴店你怎么解释?”

    “母婴店?”我有些慌,但表现还算镇定,在母婴店,他们还是婴儿般大小的,“什么母婴店,没去过。”这件事,我准备死咬着,绝不承认,就算监控录像摆在眼前,也不承认!

    “母婴店的事,先放放,不重要,只一群长舌妇乱说罢了……”陈绍怀看了看我,踌躇了几秒继续说着,“我们还是说说高圣轩杀人的事吧,你也知道,我手里有老王的照片,不妨告诉你,其中一张里面有高圣轩!我怀疑,他早就认识你,杀老王是策划之中的……”

    什么?

    我一惊,眉心不由的紧锁,“怎么会有高圣轩……”猛然想到那只鬼的样貌,的确跟高圣轩有几分相似,会不会……

    想到这个,我浑身打了激灵,“照片给我看看,我就看那一张,有高圣轩的那一张!”我急不可耐的想确认,照片里究竟是不是他。想看看,那六年前,他的模样,或许,我可以想起来什么……

    “不能给你。告诉你就好了!”陈绍怀摇摇头,下意识的躲避我焦急的眼神。理清自己的思路,试探着说着,“老王在那时候就对你有想法,经常窥视,其中有一张照片,是高圣轩看着老王的镜头。而且十分愤怒,真是一副想杀了老王的模样,所以,在你跟高圣轩吵架回家的时候,高圣轩再次发现老王对你不轨,杀了他?”

    “为什么?”我简直快被陈绍怀逼疯了,不想理会他乱七八糟的推测,“为什么不给我看,是因为里面有我的果照?没关系,我不在乎,我只要看那照片!”

    “总之不能给你看。”陈绍怀没有解释为何,十分坚持。

    “难道,和那场大火有关系?不是意外,对吧?”我想象不出,除了果照,还有什么值得他隐瞒,而且口口声声为我好的。

    “你就别问了。”陈绍怀站起身,一副想离开的架势,“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不,说清楚!”我站起身,绕过陈绍怀的身子,张开双臂拦住了他。“如果你这样隐瞒我,根本不是为我好,我有权利看照片,我有权利知道真相。”

    “真相?你能承受?”陈绍怀嘴角牵起一抹苦涩,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我的头。那眼神对我充满了怜悯,“上天对你也不薄,竟让你忘了,从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