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2章 她是被养的鬼?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6:08本章字数:3019字

    青果果这样说,“难怪你阴气不弱,原来除了我和爹地,你还跟这只鬼住对门。”

    我不禁打了个冷颤,不禁向青果果使眼色,怎么办?跑?

    青果果一脸无语。

    我知道他又要毒舌,连忙打消了念头,吗蛋,阴间都跑过一趟,还能怕这鬼!

    “咳咳……”

    耳边又传来一声咳嗽,咳嗽的气息寒凉逼进我的耳唇。

    我和青果果本能的,同时上前一步,试图离这只鬼远点,但似乎好像没用,我身后的寒凉更重了,这只鬼跟上来了。我们仍旧不敢回头。难以想象,这鬼的面容该有多可怕。“你,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我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绝壁不能再让我儿看不起,我也是有阴力的好么!睡过阴灵王的女人,还生了这么厉害的两个宝宝……

    我极力安慰自己,给自己找勇气的支点。

    这才发现,我失误了,红豆豆没领进来……

    没有红豆豆在身边,我这底气越来越弱。

    “你终于进来找我了……”

    耳边响起女人沧桑的声音,我不禁苦起脸来,鬼都不喜欢回答人话的吗?还终于我来找她,“大,大,大婶!你认错人了吧?”我不由的有些结巴。

    “咳咳,我等你等的好辛苦……”我这才察觉她的声音倍显无力,似乎体弱多病?我下意识的看了看青果果……

    青果果点点头。

    这有什么怕的体弱多病,还能打过我这年轻力壮的?

    我有了底气,猛然转过身去。

    一张绿色的满脸沧桑深深纹理脸近在咫尺,纹理中布满黑色的似血管形状的分支,布满了绿色的脸,那双空洞的眼睛与我对视,她的鼻尖仿佛已经触碰到我的鼻尖了!

    我本能的后退一步,看着她骨瘦如柴,恐怖的样子张嘴意图尖叫,却被青果果忽然出现在肩头用肉肉的小手捂住了嘴巴。“别这么没用,叫醒了其他人!”说罢,他看向那女鬼,踌躇了两秒道,“她应该没有恶意……”

    什么?我怔了一怔,这才得到一丝安慰,“可她好吓人……”

    “哪只鬼没有可怕的样子,爹地还有呢……”青果果无奈的给了我一个白眼。“以后别大惊小怪的。”

    我还是感觉有些委屈,“刚刚她那脸离我好近,我能不吓一跳吗?”

    “你往前点再回头,不就没那么近了!”青果果一副恨不得咬我一口的小模样。

    “呵呵,呵呵……”突然,那女鬼发出沧桑的笑声。“咳咳……咳咳……”笑声伴随着阵阵痛苦的咳嗽。

    我不由的看向她,她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恶意,看着我们母子吵架,竟笑了。“那个,请问大婶,您怎么会在这里。”

    大婶女鬼露出一抹笑容,这下看着没有那么恐怖了,至少神情很慈祥,只见她慢慢移动到床边,躺了下来,又意味深长的说着。“等到了,就呆在这里,继续等,继续等……”

    “什么?”我眉心不由的起了褶皱,下意识的看向青果果,“她刚刚也说等我来,她是在等我?”越说越觉得恐怖。

    “如果你耳朵不聋应该听的很清楚,别老问这么白痴的问题。”青果果皱着小眉头,一直盯着那大神女鬼看,似乎在想些什么。

    “咳咳……”我不由的清了清嗓子,“别在外人……”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对劲,“别再外鬼面前说妈咪不是,掉面子。”

    “别废话,跟她聊聊天,她很寂寞的。”青果果看了我一眼,极其命令的语气道。

    “这孩子……”

    我火冒三丈,但也不能这个时候对他暴力,虽然他很欠揍!我下意识看向那大婶试探着上前两步,笑眯眯的看向她,“大婶,你到底是谁啊,在这里不是等我哦?”

    “我等的人好多,现在等到你,很高兴……”大婶微笑着,躺在那里向我伸出皮包骨的手来,手背上黑色如树枝的血管看着极为渗人,“再进点,好久没看到你了,好多年了……”

    我浑身毛骨一粟,下意识的退回到青果果身边,“果果,你确定她没恶意?她好多年没看到我!”

    “不太确定,感觉而已。”青果果扁扁嘴,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刚刚不是还想着你年轻力壮,不怕这鬼吗?”

    “少拿妈咪开刷!”我顿时又是一阵心跳加速,猛然想起那道士在这里死亡的事情来,“噢,那道士会不是她杀的?”

    “妈咪,你好好分析一下,也不是她杀的,那道士死在高爷爷的书房!”青果果有些不耐烦。“据我观察,她从来没出过这个房间,她自己都说她一直在等!”

    “观察?”我半信半疑的看了看青果果。

    “好吧。”青果果无奈,只好再次解释,“她那么想见你,你住对门她都没去见你,而是今天才等到你!明白了?有些人习惯了等,死后变成鬼,也是被动的等……”

    我好像明白了……

    “过来……”那大婶又朝我伸出手,示意我过去。

    我下意识的吞咽着因害怕而分泌出的口水,说是不怕,但真遇到可真没办法控制恐惧的神经细胞。

    我慢慢上前,走到她身边一米左右的距离,憨憨一笑,“大婶,你能不能回答我,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咳咳……”大婶微笑着,抬起手指了指墙面上那白布盖着的灵位。

    我怔了一怔,下意识的转身想去伸手揭开那白布,却被大婶女鬼叫住了。

    “不要让我看到,我不知上面会写什么,我从来不敢看,或许应该有我的名字吧……”大婶嘴角牵起一抹苦笑,“但是,请你等我睡着,你再看,希望别吓着你,这个秘密瞒了太久……”

    “这……”我惊讶不已,真是有种无法控制自己去揭开白布的冲动。直接快跑过去……

    “妈咪!”青果果叫住了我,“那是这位婆婆的心病,明天咱们再看,不要让她看到……”青果果对这个女鬼有些同情。

    我不得不忍住这份冲动,我也一样,虽然不知道她的故事,但是很同情她,能做的只有等……

    我回到大婶身旁,“你应该认识高鸣峰吧?我记得他说过,这个房间不准外人进,有珍藏的宝贝,怕弄坏了,不让人进来。”

    “他真的这么说吗?”大婶似乎有些激动,猛然坐起身来,怔怔的望着我。

    我吓的浑身一哆嗦。连忙点点头,看来,她跟高鸣峰真是有什么亲密关系。好不想戳穿真相,想必高鸣峰是怕她的灵位被人瞧见吧……

    “可晴……”她忽然叫出了我的名字,这让我稍微意外,但很快又不意外了,她说她等我,那想必是认识我的,我不由得向她微笑。

    “他是怎么对你的?”她又问道。

    “他对我很好啊,还说要我做他女儿,留我在这里,要照顾我,还奇怪的要把家产都给我……”我不得不告诉她事实。

    “好,好……”她笑了,笑的热泪盈眶。似乎很满足,很满意,不由的向我伸出手,似乎想摸我的脸颊。

    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有些不想退缩……

    “妈咪,走吧,她累了。”青果果忽然出现在我身边,牵起我的手,直接消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为什么突然带我回来。”我有些诧异。

    “怕你受不了她摸。她可是一个多年在人间游离的阴魂,而且被高鸣峰养着的鬼!”青果果一脸严肃,认真极了。

    “被养?”我不由的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不是不相信有鬼吗?而且他身上应该没有阴气啊,一身正气的。他应该不知道这里有鬼吧?只是那灵位怕被人瞧见吧?”

    “他命格很硬,所以不怕,也没有鬼能入体。”青果果连忙解释道。“你不相信没办法,但是他的确养了她很久,一直香火祭祀,那只鬼身体不好,普通香火怕是无法喂养她的。我猜想,他可能用阴灵祭祀她,帮她续阴魂!所以,你阴力不足,一下就可能被她摸的魂不附体!”

    “天呐……”我不禁吓着了,有点乱,有点乱!“你还知道别的吗?”

    青果果摇摇头,又陷入了沉思。

    “他为什么养她呢?”我忍不住念叨着,“她和高鸣峰什么关系?她还一直等我?”突然,我灵机一动,“我知道了!”

    青果果好奇的看向我,有些诧异,“你知道了?”

    “不会是我妈吧?那高鸣峰非要把财产给我,非要我当他女儿,我不会是他闺女吧?”我脑子乱成一锅粥,“只有解释成这女人是我妈,才能解释为何高鸣峰非要给我财产,她一直在这里,她不会跟高鸣峰有一腿吧?天呐,我,我,我妈怎么做这么对不起我爸的事!不对,我虽然不记得了,但是我刚刚想起来一点我爸对我应该很不好,他应该总打我的,会不会真的因为我不是亲生的?高鸣峰对不起我妈,所以才养着她,果是这样的话,我跟高圣轩,那到底算不算睡了?乱,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