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3章 无法再容忍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6:09本章字数:2800字

    “妈咪,你脑洞很大哦!”青果果瞪圆了萌萌的大眼睛,“但似乎,有理哟。”

    “你也觉得有理吧?”我突然好像在青果果面前找回自信了。“快夸夸妈咪,妈咪是不是很聪明!”

    “明儿再说,我困了。”青果果一撇嘴,从我身边消失出现在小床上,熟睡的红豆豆身边。

    哇哇哇……

    我头顶仿佛一排乌鸦飞过,我发丝好像被风吹的凌乱。

    真想揍他一顿!

    ……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还没亮,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太多太多的疑问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思绪有些混乱,高鸣峰是相信鬼神之说的,而且还会养鬼,这人很不简单的,那么我这两个孩子,他应该也都心知肚明的……

    他到底怎么想的……

    竟然相信基因突变?不可能,他绝对不相信!

    如果他不相信,那么他要把财产都给我……

    我有些难以置信,但似乎现在看来,只有这两个解释了。

    不行,我得快点证实下,到底是不是我妈!

    我连忙起床,抱起青果果便出了房门。“果果,救救妈咪吧,妈咪等不及了,那只鬼可能已经睡了呢,咱们再进去看看!求求你了……”

    “妈咪!困死了啦!”青果果又气又脑,不耐烦的忽然从我手中消失,又回到了房间里的小床上。

    我无奈,抓心挠肝,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知道了!真的要等到明天?还有好几个钟头呢!

    游魂似得走到客厅,四下张望着,反正是睡不着,等天亮!

    忽然间发现高鸣峰书房的门是敞开的,我不由的走过去,向里面望了望,书房的灯是开着的,似乎没人。

    我还是第一次看高鸣峰的书房,比高圣轩的书房更多几幅画作,但,其中几幅却有些异常……

    我虽是外行,但也能看的出画风不同,虽然那画画的也十分精致。再仔细看,其他的画都是有落款的,而这几幅摆在最中央的却没有,其中一张让我觉得格外扎眼,那一副田野风光的油画,画里似乎有一个少女穿着白裙的身影,那笑容俏皮极了……

    我不由的推开门走进书房,走到那幅画面前,更清晰的看到那幅画时,我的手颤抖了。

    那少女,是我……

    曾有的记忆里,也有这般风景,他拿着画板,笑的灿烂追着我……

    我的头忽然有些痛,痛的无法思考,仿佛听到外面有轻微的脚步声。

    我下意识的跑出书房,但客厅里似乎并没有人。

    我松了口气,感觉口干舌燥,本能的走进厨房,倒了一杯温水,一口干了进去。

    “半夜了,就别乱跑了。”

    高鸣峰不知道何时出现在我身后。

    我浑身不由的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回头尴尬微笑,“我喝点水。”这时看到他,我还有点害怕。毕竟之前,不知道他会养鬼。

    “嗯。”高鸣峰一脸严肃,点点头。

    “您怎么还没休息。”我下意识的关切道。

    “夜里总是睡不着,刚刚在书房看书,出来去洗手间,我的书房一向也不准人进去的……”高鸣峰似乎不经意的回应,但仿佛在提醒着我什么。“我回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圣轩会安排你早些回学校学习……”

    “嗯,嗯。”我愣愣的点点头。

    待他离开,我连忙放下水杯,快步往自己房间跑。

    可跑到房间门口,却发现对面的房门是虚掩着的,隐约的光亮顺着门缝投射出来……

    有人进去?

    我有些诧异,怀着一丝忐忑,透过门缝像里面望去,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人竟是李妈……

    只见李妈在被白布包裹的灵位前点燃了香,似乎十分诚心的样子鞠三躬上了香。

    “老爷和太太都睡了,我来看看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总是胡思乱想,圣轩少爷的孩子就在您隔壁出生,还那么怪异,专家说基因突变,我怎么就觉得跟您有关系呢,孩子无辜,您可别去招惹他们,回头老妈子我多给您去坟前祭拜下,多给您烧些钱用就是了……”

    我有些感激李妈这份心意,但似乎李妈并不招那大婶的待见。

    大婶忽然出现在李妈身后,面露狰狞,慢慢抬起双手伸向她的脖颈……

    “不要……”我本能的大叫出生,直接冲进了房门。

    大婶鬼这才收起手来,忽然间消失,回到床上躺了下去,“咳咳……”有些不满,但却没有向我发火,还是跟我笑了笑。

    “小姐,您怎么进来了。”李妈一惊,连忙推着我往外走,“这里不是该来的地方。”

    “李妈,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里面是谁?”我很想揭开那白布,但见大婶鬼紧盯着那白布看,不得不收了回来。

    “是……”李妈有些为难。

    “李妈,我跟你关系怎样?将来这里我也说的算啊,你偷偷告诉我嘛,知道您心里藏不住事,这不是早晚都要告诉我吗?”我急不可耐,想知道,这大婶到底是不是我妈。

    “你们在干什么!”

    高鸣峰的怒吼声传来,给我和李妈吓的花容失色。

    我们闻声回过头去,只见他面露凶光,穿着睡衣站在门口。

    “哎呀,这大半夜的,老公,你怎么跑这储藏室了……”章智丽眯着眼睛穿着睡衣出现在高鸣峰身后。

    我一惊,下意识的看向床上躺着的大婶,她见到章智丽突然咳嗽的更凶了,“咳咳咳……咳咳……”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些怨恨,似乎又有些无奈。

    “老爷,太太,我们……”李妈正想解释,却被章智丽打断了。

    “这里不是储藏室!”章智丽惊讶极了,眼角的余光发现那白布遮掩的灵位。她仿佛瞬间明白了些许什么,“怪不得这么多年你不让接近这里!”说罢,她一把推开面前的我,愤愤上前,直接扯开了那灵位上的白布。

    “爱妻章智芸?”章智丽傻眼了。

    我顿时心头一震,还真的不是我妈妈,但她的名字,怎么和章智丽这么像?章智芸,她和章智丽,章智辉……

    单从名字看,他们应该是一个娘胎吧,她们家还真乱。

    我下意识回眸惊讶的看了看章智芸,只见她出现幸福的笑容,激动的老泪纵横……

    爱妻两个字似乎在这一刻才重见天日。

    在这之前,恐怕她无法肯定高鸣峰究竟心里有没有她……

    “给我住手!”高鸣峰暴怒一把抓住了章智丽的手腕,挥起手臂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的一声,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

    我下意识的再去看床上躺着的章智芸,让我对章智芸更觉得怜悯的是,她并没有因为章智丽被打,而感到丝毫的愉悦和痛快,反而却有些难受。这是对妹妹的疼惜吗?

    “高鸣峰,你根本就没爱过我!”章智丽哽咽着,愤恨的瞪着高鸣峰。

    “彼此彼此,你要的是钱!”高鸣峰丝毫没有觉得亏欠。

    “我哪一点比不上姐姐,我才是你的原配妻子,我跟你这么多年,你怎么就一点情分不讲。你竟还家里供灵位,道士说过咱家有鬼,你死活不让驱鬼,我算是明白了,原来她一直在,明天我就要再请道士来!我才不怕,人都死了那么多年,还留恋什么人世间!她就是个第三者!”章智丽痛哭流涕,哀怨自怜。

    我有些无语,这章智丽竟这样自私。

    “我真是无法在容忍你了!你到今天,还不明白吗?”高鸣峰动怒,头一晕,险些没站住,幸亏李妈手疾眼快上前扶住了他。

    “老爷,都过去了,就别在提了,夫人这么多年也不容易,再说了小姐还在呢……”李妈下意识的提醒道。

    我明白了,难怪章智芸不算喜欢李妈,估计刚刚是想吓一下李妈吧。

    “可晴早晚会知道,不是还有你这长嘴妇人吗?”高鸣峰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妈。

    李妈羞愧的低下头去。

    我尴尬的笑了笑,真是愧对李妈了。

    “李妈,你别拦着他,我还不明白什么!她都死了,还是个第三者,你还这么对我,动不动就给我扔国外,不管不问……”章智丽十分不服。

    “那我今天就给你说清楚!”高鸣峰推开了李妈,大步上前走到章智芸的灵位前,回头怒视章智丽的双眸,“她才是原配!你才是小三!”

    “你在胡说什么,我是你结发妻子啊。”章智丽一脸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