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4章 纠葛的情感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6:08本章字数:3218字

    “我和她早就相爱,是你大庭广众之下冒出来说怀了我的孩子,我为官者怎能有糊涂帐!不得不娶你,我跟你上床还不是你勾引我,我误会你是你姐姐了!她委屈求全,自己离开了,失踪不知去向!你说她死了很多年?别装了,她六年前才死!我怀疑就是你害死她的!我已经够容忍你了!”

    我心头一震,看着章智芸落魄的样子,再看章智丽的雍容华贵,真是天差地别。竟然她这么狠心?害死她?

    章智丽一惊,“你在胡说什么……”似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解释,“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和姐姐在一起,没人告诉我,还是前几年听李妈说漏嘴我才知道的,我要是知道,我不会抢的!谁让你们当初那么低调?”她越说越觉得委屈,“姐姐她失踪怎么都找不到,那么多年,家里人当然以为她死外面了,又一身的病。是,我知道你们的事后很生气,可人都没了那么久了,我能怎么样……”

    我忽然明白章智辉为何对她这个姐姐,还有高圣轩,为何一直不亲近了。

    一听这话,高鸣峰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妈,又怒视章智丽:“你也承认你是几年前知道我们的事,恐怕那时候她还没死!我也以为她早就死了,早早的给她供上灵位。可是她并没有死,老天爷安排六年前我看到她了,我看到她的时候她还好好的,还说从来没离开,一直在等我!”高鸣峰越说越激动,“我以为我和她可以重新开始的,三天,我仅仅用了三天,准备好了一切去接她,结果我看到的是她冰冷的尸体,破旧的房子,听说三餐都不温饱,何等凄凉?我用尽一切办法,招到她魂魄,可惜我看不到她,只知道她留恋太多等的太多,不得不请高人将她祭祀养在这里……”

    “你怎么知道她不是病死的,她一直身体不好,可能哮喘发作……”章智丽抓心挠肝,不想放弃辩解。

    “一定不是病死,我查过她的病例,虽然又有很多并发症,多年积怨成疾,但她病情一直很稳定,突然发病,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不是你还有谁!一定是你知道什么,跑去找她!不是你杀,也是你害死!”高鸣峰双眸胀满了血丝,狠狠的瞪着章智丽,“我一直容忍你,容忍你养小白,都是看你姐的面子,我劝你立刻消失,不然我难保哪一天忍不住杀了你这个贱女人!”

    呃呃呃,果然如此,那小白脸想必就是经常跟她乱谗言吹耳边风公司里的某个人吧,她刚到家里时,高鸣峰提过一嘴。难怪这女人,也不太受儿子高圣轩待见了。

    “我没有,你不要太过分了!”章智丽委屈的掉下了眼泪,但却不反驳她养小白脸的事,“这么多年,你对我不冷不热,就是为了你的面子,勉强不和我离婚,现在竟这么无情!还给我扣了一顶杀人的罪名!我还给你生了个儿子呢,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也不能……”

    我眉心不由的起了褶皱,下意识的看向章智芸,是她害死你的吗?她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不停的摇着头……

    不是章智丽害死她的,那是谁呢?

    “妈!爸说的是真的吧。”高圣轩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门口,怔怔的望着章智丽,打断了章智丽的嘶吼,又扭头认真的看向了高鸣峰的眼睛,“爸,那照片里的孩子,不是我,对吗?”

    我顿时一愣,仿佛什么都明白了,但是,似乎仍旧混沌,怎一个乱字可以诠释。

    “什么孩子?什么照片?”章智丽一愣,一脸茫然,顾不上许多,仿佛看到了救星,连忙上前将高圣轩拽到自己的身边,“你快说说你爸,他相信有鬼,还在这里供着鬼,宁愿跟鬼过,也不要你妈我,他怎么可以这样,我大不了把那小白脸甩了就是,我还不是因为太寂寞……”

    高鸣峰深深的喘息着,仿佛下一秒就要被这个多年的枕边人气死。“怎么会娶了你!”

    “圣轩,你看你爸,你快说他啊,他真的一分钱都不给我了!”章智丽真的急了,她知道高鸣峰向来说一不二,“你爸他误会我了。”

    “妈,你不要太过分了,别争了,我以后会养你的。”高圣轩低下头去,弱弱的说道。语气很弱,但对于章智丽来说,充满了杀伤力。

    高圣轩似乎什么都知道了。好像只有我,还有些迷茫……

    “什么?”章智丽一脸惊讶,“你怎么这么说你妈,我十月怀胎生你出来就是跟我唱反调的吗?”

    “妈……”高圣轩无力的看着她,不想再多说什么,上前一步到高鸣峰身旁道,“那个相册,可以给我看看吗?”

    “去我书房拿吧。”高鸣峰看了看高圣轩,心头燃起说不出的感动,“爸欠的,爸要还的,原谅爸。”

    “嗯。”高圣轩顿时眼眶里泛起了星光,用力的点点头。

    “我的好儿子,该给你的,不会少。”高鸣峰抬起手用力的拍了下高圣轩的肩膀。

    “你们父子在说些什么?”章智丽一脸茫然,“圣轩,我在说我的事……”

    “好了,就这样!”高鸣峰打断了章智丽的话,“李妈,把这个房间的房门锁好,请可晴回去休息,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会找她谈谈。”放下话,高鸣峰转身摔门而去。

    “老公,怎么能就这样……”章智丽无奈,一跺脚瞪了一眼高圣轩,连忙跟了上去,事到如今仿佛只有死不要脸试试可否挽回余地。

    我怔怔的望着高圣轩,太多太多的问题想问他,我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给我点时间,我需要静静……”高圣轩勉强微笑,用力的眨着那酸楚的眼睛,转身离开了。

    “小姐,咱们也出去吧。”李妈将白布习惯性的盖住了灵位,整理的十分对称后,才放手。

    “嗯。”我回眸看了一眼章智芸,她那貌似恐怖的脸,却充满了温馨的笑容。这才感觉这笑容,似曾相识……

    走到房门口,我忍不住又问李妈,“这章智芸是不是有个儿子?”

    “这我倒是没听说啊。”李妈有些不解,“怎么这么问呢?”

    “噢……”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也不知怎么和李妈解释。这个好心的李妈,应该是不知道实际内情吧。

    “小姐,您听我说一句”李妈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夫人没有撒谎,她真的是后来才知道她姐姐是六年前才死的,之前,大家也都以为她早就死了。”

    “怎么了?”

    “您别害怕,老爷应该是太想夫人的姐姐了。只是供了一个牌位而已,怎么可能养鬼什么的,都是胡说八道的。”

    李妈似乎想安慰我,她也的确对鬼神之说没有那么深信。

    “嗯。”我微笑着点点头,顺着她的意思回应,“我知道,我也不相信。”说罢我回头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章智芸,她闭着眼睛,面容十分安详。

    “夫人真的没杀她姐姐的,您能不能明儿跟老爷说说,这夫人要是就这么被赶出去,也怪可怜的,毕竟人都死了,活着的人总要继续的。”李妈拉起我的手,恳求的眼神让我有些为难。

    “我知道不是她杀的……”我没想太多,脱口而出。

    “您知道?”李妈有些诧异。

    “我,我想伯母也不是那样的人。”我连忙解释,总不能告诉她我能看见这房间里鬼章智芸吧。

    “那您就帮忙求求情吧。”

    “可是,我也不知道伯父能不能听我的,更何况,她也没否认外面有人的事……”我有些难以启齿。

    “虽然夫人外面有人,但是我听夫人念叨过,外面那男人要她夺老爷家产,她可都是不肯的,她毕竟给老爷生了儿子,希望都在儿子身上。”说到这里,李妈显得有了些许底气,双眸也亮了起来,“您和圣轩少爷,都到这份上了,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圣轩少爷的面子,她怎么说也是亲妈呢,再说,这件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老爷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爷也是怕晚节不保,主要原因还是夫人姐姐的事,您看……”

    “好,好,明儿我一定说,您早些休息。”我勉强微笑,不得不赶紧答应了。

    李妈锁好房门,先回房间休息了。

    我也回到房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此刻,已经凌晨三点了,初冬的季节,离天亮恐怕还要三个时辰。我知道,我睡不着,高圣轩也不会睡着……

    他应该在他父亲的书房里,看着那本,我也好奇的相册。

    过了一会儿,我还是按耐不住,悄悄的来到高鸣峰的书房门口,透过门缝,我看到了高圣轩抱着相册蹲在昏暗的角落里哭泣,朦胧神秘的月光透过偌大的落地窗洒进书房,将整个书房都照亮了,偏偏照不到他所在的角落……

    我第一次看他掉眼泪,那样的哀伤,那样的自责……

    他应是预感到会哭,会难过,才真的需要一个人静静吧。

    他需要发泄出某种情丝。

     他是那么好的一个男孩,性格使然,此刻,他的心里该有多么难受……

    我不敢吵他,悄悄走进去,再次去看那副田野画作……

    好用心,他把我那时候的幸福感都画了出来,我似乎也看到了那那时候幸福的笑容。

    “让我来告诉你一切,我曾经不确定的,现在都确认了。”高圣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很喜欢画画,我却不喜欢……”高圣轩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