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0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6:09本章字数:2594字

    “怎么了?”

    “顾晚萌刚刚是不是说,他被发现是奇才给带上山了。”

    “说了多少次,你不聋就应该能听见。”青果果不耐烦的回应,似乎被我这话提醒,想到了什么,沉思的小脸变得认真起来。

    “算算他十九岁,七岁,十二年,又是奇才,会一点看不出什么吗?”我下意识的分析着心中的疑惑。

    “嗯,是有问题。”青果果赞同的点点头。

    “是他根本不是道家之人吗?”我试图排除其他的不可能。

    “我感觉他也看出来了,你瞬间移动回去抱顾晚萌大腿的时候,我好像看见他一直盯着你看的。但是,他没揭穿?”我感到有些奇怪。

    “如果我不回去一下抱顾晚萌大腿,我还不确定他是装,还是真的看不出来!以他的造诣,怎么会看不出我们身上阴气重呢?”青果果扁扁嘴回头给我一个大大的白眼。

    “哇,果果,这真是让我又刮目相看。”我不禁惊讶,“我儿子真牛掰!”

    “不过,你也长进不少,至少怀疑正确……”青果果似乎很勉强的样子,“不夸你,你又该不高兴了,唉,跟个孩子似得……”

    我哭笑不得,这是夸人嘛。

    只是,顾晚萌说的,知道我们分手,才……才怎么样呢?

    想到这个我不免有些生气,但也没想太多,反正,他爱我!

    爱……

    这个字眼让我由衷的微笑,望着窗外牵手而过的情侣们,谁又有我幸福呢。可,他什么时候能出现?

    好想见他,太多的话想跟他说。

    最后一次那句不会在爱了,让我充满了不安。

    都说人鬼殊途,但此刻,我觉得,只要是爱着的,又何必划分那么清楚。

    他还会继续爱我的,我相信。

    早已习惯他的宠溺,没有他的日子里,用行尸走肉,委屈度日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学习,打工,没有性格的忍受着所有。

    最后暗恋高圣轩,那竟也是因为他。

    圣权哥,如果你听到我的心声,快点出来吧。我想你……

    ……

    回到高家已经是午后了,李妈见我和两个孩子回来,焦虑的面容才舒展开来。

    “天呐,吓死我了,这俩孩子突然没了,我差点报警。”李妈装着生气瞪了一眼两个孩子,“小宝宝要乖哦。”

    “不好意思,李妈,我回来一趟,可能您没瞧见,带他们出去逛了一下。”我连忙解释。

    “我就是太担心了,没别的意思。”李妈尴尬的笑了笑,“快准备开饭,老爷和夫人少爷都在等你们。”

    “哦,好,好。”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他爹要是知道他的女人和孩子有这待遇,也应该得到点安慰了吧。

    吃饭的时候,大家都不言语,只有高圣轩偶尔给两个孩子夹菜,时不时逗逗孩子。

    看得出他们都挺疲惫的。

    章智丽偶尔偷瞄两个孩子,但似乎很害怕的样子,时不时给高鸣峰夹菜,献殷勤。“老公,多吃点……”

    高鸣峰很冷,没怎么理她,直到吃完饭后,才冷冷的放下话,“飞机票订好了,明儿一早的,别耽误时辰。”说完,便微笑着领着两个孩子去了院子。“爷爷带你们去玩玩水,爷爷把游泳池里放了好多玩具……”

    “好啊,好啊……”红豆豆好兴奋。

    “呃……”青果果一脸敷衍,不得不去陪这老小孩。

    章智丽没有回应,机票的事,拿着筷子的手开始发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正吃饭的我一眼,没说什么,继续吃着。

    我连勉强微笑都不想给她,放下筷子,直接抬屁股走人回了房间。

    若说不恨她,做不到。若说恨她,却也做不到。

    像高圣轩昨晚说的,无心害人容易被原谅,被害者只能得到可怜一词的慰藉。愤怒的情丝,再善良的人或鬼心里永远得不到发泄……

    “可晴……”高圣轩跟着我到了房间。想说些什么,欲言又止,“嗯……”

    “圣轩学长,今天没课吗?再有半年你可要毕业考试了,千万别拿不到毕业证。”我下意识的微笑调侃,试图缓解一下气氛。

    “不会的,呆会就去上课,你也准备下,等觉得平静了告诉我,我安排你回去上课。”高圣轩这才露出久违的笑容。

    看着他笑容,我险些入了神,仿佛看到了章圣权的脸,莫名的鼻尖涌上一股热流。但我忍住了,告诉自己,不哭……

    “哭吧,一直忍着,会憋出病的,我的肩膀借你用。”高圣轩上前一步,轻轻的把我抱进了他的怀里。

    “呜呜……呜呜……”我忍不住痛哭流涕,或许的真的需要大哭一场,来发泄一番。

    ……

    哭泣过后,我又忍不住笑了,轻轻推开高圣轩,转身走进小花园,感受清风的洗礼,多么希望这风突然会变得阴凉刺骨……

    高圣轩跟着我进了小花园,“这房间,应该是爸爸给他留的。一直都没人住过……”

    “嗯,我感觉到了。”我深吸了口凉气,转身微笑着看着他,他站在我旁边也好,我自私的把他当作是他的影子,他也曾用这副身体,与我见面,与我……

    想到这个,我不由的低下头去,有些羞愧,竟怀念他曾给的痛楚。

    高圣轩呆一会便离开了,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偶尔会听到外面高鸣峰和两个孩子的嬉闹声,但更多的是平静……

    仿佛暴风雨来临之前一般的平静。

    章智丽明天就又要被送走,眼看着高鸣峰要立遗嘱,她竟也这么安静?

    她的性格,不应该缠着高鸣峰一直闹吗?

    我忍不住出门看看,只见章智丽客厅里的沙发上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身旁的李妈偶尔说上两句,但气氛似乎很尴尬,她从来没回应。

    那孤独的身影着实让人还有些怜悯的,站在她的角度看,儿子竟也没有太贴心的替她说话。

    这能怪谁呢?

    我又退回了房间,不想跟她正面接触了。

    整个下午都是这样安静度过的,吃过晚饭,两个孩子好像很累,但我也拉着他们在我床上聊天讲故事,不想他们睡着,想趁夜深人静的时候,带他们去看看章智芸……

    还有个很重要的事情想知道。

    只是要不要和高鸣峰说呢,告诉他我可以看到那个让他充满遗憾的女人,帮他们中间传话呢?

    前思后想还是决定以后再说,高鸣峰恐怕也知道我和这俩孩子能见鬼的事实,他一直没有提起,而且也不经常去看章智芸,是否还放不下对不起他们心结,无颜面呢。

    等他想的时候,会告诉我吧。

    终于,挨到貌似安静的时刻,我们来到章智芸所在的房间。

    我没有立刻去唤她出来,而是打开那块白布,恭敬诚心的上一炷香,教着两个孩子,同我一起跪下磕了头。

    毕竟为人,都是这样尊敬死者的。

    “妈咪,这是谁啊?”红豆豆起身时忍不住问道。

    我正想跟她解释,身后传来章智芸的咳嗽声。

    “咳咳……”

    “哇,有鬼!”红豆豆兴奋极了,转身立刻运出阴力,我和青果果来不及阻止,她已经将那团红焰抛了出去。

    “不要!”我正想出手将那团红色拽回来,只见章智芸微微一笑,一挥手将那团红焰打落,消失在空气里。

    “看来还的放大招。”红豆豆有些不高兴。

    “别闹,那是奶奶。”青果果上前制止了他。

    章智芸这下终于忍不住笑了,那恐怖的脸在我们眼前渐渐消散,露出了她真实的面容,慈祥和善,眼神透着说不出的温柔。

    “智芸阿姨,伯父断定您是被人害死,我也同意他的说法,可您是怎么死的?您死的时候圣权哥不在吗?有人替您追究吗?那人伏法没有呢?”我迫不及待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