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进行盘问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6:38本章字数:2052字

    薛临山本来是要和黎笙一起进入周家口里面先去调查的,却被沈钦以旁边便是牌坊楼,男人不方便进去的名义给拦住了。

    然而话虽是这么说,薛临山最终没能够和黎笙一起进去,可沈钦却是大摇大摆的和黎笙一起去了。没办法,人家局长想咋说咋说,他们做下属的没法质疑,也只好乐得个清闲。

    周家口地处于金陵城内最偏僻的地方,虽说不是那种四面环山的曲折之处,可是这四周都是不规则的小树林,小河滩,又因为和牌坊楼毗邻的缘故,至今都是一派封闭的模样。里面的百姓也未曾受过外来的新时代风气的渲染,因而也都保留着最封建的思想。

    黎笙的原意是直接先去找周大福进行调查,可沈钦却是径直带着她去了一旁的街坊家里面。

    因为周家口一直都处于很闭塞的阶段的缘故,很显然的,这家街坊徐大婶对沈钦的到来很是惊讶,但是在沈钦和黎笙说明了来意之后,也是没有什么,仍旧是勉勉强强的请了他们进屋坐。

    屋子由于常年没有维修的缘故已经是很破旧了,光线也很阴暗,黎笙和沈钦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地方坐下。

    徐大婶先是给他们倒了一杯茶,随后便也缓缓坐了下来,问他们想要知道些什么。

    见徐大婶看上去也是个老实本分的人,沈钦也就很自然的开口,“婶子,你知道周二福么?”

    那徐大婶本是神色还算是平静,但是一提到周二福,原本一直平静的波澜不惊的神色也就一下子冷了下来,倒了一杯水给自己喝了,随即就插着腰自顾自地骂骂咧咧了起来,“那个杀千刀的么,每年都要偷走我家晒在外面的几斤麦子,看见别人家什么好东西,就想要偷摸着弄走了,还总是盯着旁人家的黄花大闺女看,贼得很,就是心长偏了的杀千刀的!”

    徐大婶显然是气的厉害,整个人都有些发颤。

    “你们周家口的人都很不喜欢他?”沈钦蹙了蹙眉头,将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里面,问的很是自然。

    “好大一个老爷们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儿,就琢磨些偷鸡摸狗的事,这人谁能够喜欢他?莫说是这周家口,就是这旁边的牌坊楼的老娘们哪个看见他不躲的远远的,恨不得不认识这个人才好!”

    徐大婶甩了甩手道,原本就黄黑的脸色上多了几分明显的不屑。

    “噢,是这样啊。”沈钦淡淡道,神色里面有些似笑非笑,却是万分沉静的,“他死了,昨天刚死的,被人用绳子勒死在了不远处的浅滩。”

    徐大婶闻言整个人一怔,神色里面也有了几分害怕的意味,连忙摆手道,“我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但是杀人的可不是我呀,我们一家人本本分分做人,从来不做什么害人的事情,你们可别怀疑我,不是我杀的人,这周家口盼着他死的人多着呢,可不是我一个人……”

    沈钦见状微微蹙了蹙眉头,却仍旧镇定的淡淡的笑了笑,“老婶子,你别慌,我们既是来找你,便不是一开始就怀疑上了你,只是这案情终究是要调查清楚的,只要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就好。”他轻轻地勾着唇角,言语里面都有几丝镇定安慰的意味在。

    徐大婶本就是本本分分的乡下人,凡事儿也当真是没有什么心眼在,见沈钦这般说,也就信了,便径直坐了下来,有些畏缩道,“你们有什么要问的说就是了,我但凡是知道的,一定是有什么说什么。”

    “嗯,挺好的,老婶子你千万不要害怕,我们对你没有什么恶意的。”黎笙笑着补充道。

    沈钦点点头,对于黎笙的话表示赞同,又继续对着徐大婶道,“你既然不知道周二福死了,那你知不知道周大福的婆娘苗小翠死了?”

    徐大婶点了点头,“这自然是知道,这苗小翠死的也是太过凄惨了些,那死的模样可是让我们这里人心惶惶了一阵子,都害怕是什么杀人魔头来了,只盼着这件案子早点查清了才好,若是仇杀还还有一说,若是无缘无故的杀害,那可是让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害怕了,只要这横祸不落在我们一家子的身上,我也算是祖上积德了。”

    “那周大福跟他夫人苗小翠的关系是不是一直不好啊,按道理说,这夫人死了,案子到现在都没有查出来,凶手也没有找到,做丈夫的怎么也也得到警局闹一闹才是,这一点儿也不见伤心的行迹也实在是太不正常了些。”黎笙抚了抚额头,淡淡道,却被那沈钦斜睨一眼,扯着唇角刺了回去,“那照你这个说法,每一个男人的相好的死了,都得大哭一场不是,黎笙,你太不了解男人了。”

    黎笙本是不想搭理他来着,却被他这句话搞得不得不反驳,只得冷笑道,“照着沈先生这个说法,但凡是所有男人都有个相好的不是,而这相好的也都是从不动真感情的了?”

    沈钦的眸子突然动了动,看着黎笙的眼神里面似乎是有了十万分的认真在,“那倒不是,我沈某人这一生对你这一个相好是动了真情的。”一面说着,他一面向黎笙那娇艳的红唇旁凑了凑,温热的呼吸径直扑打在黎笙脸上,也不论这面前是不是有旁的不相干的人在,一副浪荡气十足的模样。

    黎笙有些羞恼,伸手便拍开了沈钦的脸。

    沈钦也不恼,却反倒是坐直了身子,往后面倚在了椅子上,翘着腿,轻轻地饮了一口茶,一副显然自得的模样,然后一双深邃的眼睛斜睨了羞恼了脸的黎笙,“你生气了,便是你当真了……”他一面说着,一面淡笑着,话语里面挑衅的意味十足。

    黎笙抿着唇,一张俊脸恼的通红,又生怕他说出什么“你看这些年了,你还是忘不了我”之类的话,便只得岔开这个话题,只是看着一脸蒙的看着他们的徐大婶道,“大婶,你还没有告诉我们。这周大福与他夫人苗小翠的关系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