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祭桥往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6:38本章字数:2223字

    薛临山告诉黎笙,他的母亲死于祭桥。

    那是约莫二十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的制度还不像现在一样,那时候是个乱世,彻彻底底的乱世,贼寇与官兵不去杀百姓,百姓自己也会杀百姓。那个时代,人命如草芥,制度如废纸,而决定着寻常百姓的命是不是当真如草芥一般的,往往不是官府,不是将帅,而是宗法,是祖宗传下来那么多年的封建礼法。

    那时候寻常人家的百姓的宗法主一般都是家里的宗主,是家里的叔伯爷辈。人一但违背了宗法,那就得按照家里面的那套宗法规矩办事,哪怕是那套规矩上写着让你死,你就是再也不愿意也活不得。

    而薛临山的母亲,在家庭宗法的约束之外。

    因为,他的母亲是个寡妇。中国这么几千年了,男人的权力一向是比女人大的,地位也是如此,若是一个家里面的男人先死了,不管这个男人是因为什么原因死的,在其他人的眼里,那都是被这个女人的克死的,因此这个女人往往就是不吉利的象征,按照当地的规矩就要被送到牌坊楼里面去。

    那时候每一个地方的每一个牌坊楼也是同现在一样,都有一个管理着所有的寡妇的主要的负责的人。她就是整个牌坊楼的宗法,她用最苛刻的规矩管理着整个牌坊楼,如果一旦有人违反规定,便会有千百种方式去处罚她们。

    而这其中有一种方式,那就是祭桥。

    那是千百年前流传下来的习俗了,无论是这金陵城还是不远处的朱洪城,无不如此,但凡是寡妇,违背了规定,祭桥是最常见的一种手段。

    各地的桥与大的房子但凡建了起来,就势必要见血。以血去祭是最好的方式,大的府衙建成的时候,往往就是用猫狗的血去祭了宅子里面的新神以求安宁,而桥建成的时候,却不一样,那是要用人血去祭的。

    古时候,每一座桥的建成都是在晚上,在建成之前,建桥的人都会跟官府里面的人商量好了,给他们一些银钱,之后央求他们带上一个死囚到桥上,给那死囚带上镣铐,之后开始让他们在桥上开始跑,一直跑,来来回回的跑,就在他们怎么也跑不动 的时候,再在他们的背后放出一把箭杀死他们,血洒在桥上面,祭桥就算是完成了。

    而在几十年前的时候,以祭桥的方式去安抚神灵的例子已经越来越少了,但是以祭桥去惩罚那些触犯了礼法的寡妇的例子却是屡见不鲜,而薛临山的母亲就是那样的一个例子。

    当年薛临山的母亲刚进了牌坊楼便因为倒得一杯茶过烫而得罪了牌坊楼的大妇女,因而时常受到楼里面其他女人的欺压,好在他的母亲心性足够好,能够忍得住,一开始的一两年也都算是相安无事,可是后来有那么一次,那些女人竟然欺负到了薛临山的头上,他的母亲就同她们争论,在这争论之中就那样吵了起来,从吵又到打了起来,他的母亲一失手就那样不小心打死了了其中的一个女人。

    这本来按理说杀了人是要交到衙门里审判的,但是按照那时候的乱世风气来说,也就没有了这一条。牌坊楼里的大妇女将这件事情压了下去,判了薛临山的母亲祭桥的刑罚。

    “我已经忘却了我阿娘死的那一日,楼里面待我一直较好的婶娘跟我说了些什么,我只记得第二天西门口那里的那座新桥旁满是血迹。路过的不知情的人都说那是用猫猫狗狗的血祭的桥神,只有我知道,那不是,那是我阿娘的血……”

    薛临山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的声音有些发颤,但是比起之前他那如同白纸一样的灰白的脸色来说,他如今相较之下已经平静了很多了。

    但是黎笙知道,这样的一种平静绝对不是真的平静,而是一种慢慢的将不能消化掉的痛苦在内心深埋,深埋,再安慰自己一切已经过去的平静,这样的平静往往比痛苦要深一千倍,一万倍。

    “你恨她们么?”

    “杀了人从来都是要偿命的,我没有什么可以憎恨她们的,只是,像祭桥那样一种玩弄人命的方式未免太过有失公允,也太过可怖了些。”薛临山摇了摇头,眼神中一下子有了几分凄楚之色,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他的唇角强行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微笑,“我的老家在太原,我是以为金陵没有这样可怕的封建陋习才过来的,没想到,仍旧是有。”

    黎笙点了点头,面上也浮现出了叹惋之色。

    “确实,我从来还当真不知道有这么可怕的一种封建陋习的存在,那天晚上我看到的那个女鬼约莫就是死于祭桥了。只是,我到如今还是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怨气在,更不知道这件事情跟这两个人的命案有什么关系……”

    “总会知道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犯下案子的人总是会得到惩罚的。”薛临山道,“对了,除了那个梦,你是怎么知道祭桥的?”

    黎笙挑了挑眉清隽的眉,“我么?”

    “对。”

    “是那一日大雪夜里面,我去面馆里面吃面,那里面的那个归疯子告诉我的。临走之前,他问我,你知道祭桥么。我当时觉得他那句话甚是诡异,但是也没有多想,就走了,直到刚刚想起来,便联系起来问你了。”黎笙随意地扣住自己的双手,微笑道。

    “这个归疯子跟你不是很对盘啊,说那个死了的女人跟你有关系的不就是他么?”

    黎笙摇头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眼里面也泛出接近精明的光“这证明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个女人死之前确实去找过我。他怀疑我也正常,我觉得这个人倒是个挺有故事的人。”

    薛临山点头,却是像是忽然想起了一事的模样“对了,你说当时那个女人之前是因为她丈夫时常去你们的梨园听你唱戏,所以她才去找的你?那么也就是说她有夫君,可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听说她丈夫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会不会是她丈夫杀的人?”

    黎笙摇头,“不会,她夫君周大福我见过很多次了,是个老实本分的人,除了看上去没什么精神气,其他的都挺好。”

    “周大福?”薛临山皱眉,失口叫了出来。

    “怎么了?”

    “刚刚死的那个男人是周二福,他家阿弟!”

    黎笙闻言也微微皱了皱眉,微微思量了一下之后,她对薛临山道,“牌坊楼的旁边便是周家口,看来这次当真是要深入调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