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真相伊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6:38本章字数:2210字

    周家口旁的牌坊楼里面藏了一具女尸,一具用水晶棺材放置的好好的女尸,顶楼宛若一个灵堂,从白烛到白布一应俱全。

    这个消息可以说是在整个金陵城都传遍了。

    “好好一个女人死了就死了,还被另一群女人在顶楼里面摆了灵堂放了那么多年,也不知道是安的什么心,真是灵魂不得安息……”

    “可不就是嘛,我听说呀,那个女人死了已经有三年了,虽然被人弄成一副很安详的样子,可是眼睛都是闭不上的呀……”

    “唉,寡妇门前是非多呀……”

    “现在警察都已经聚集到牌坊楼,本来是为了查之前苗小翠和周二福的案子的,却不曾想到,这案子的背后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儿,真是可怕,那些个寡妇们成天想着楼上睡着个死尸,也不害怕的么……”

    喧闹的市井之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黎笙早早地被薛临山从府里面请了出来,听到这些市井之语,自然也是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她昨晚同沈钦说要让他带着警局的人去牌坊楼好好的搜查一番地,这原是没什么可说的,只是,她如何也想不到,沈钦的动作竟是这样的快。

    当真是从不拖泥带水的性子。

    黎笙心里暗暗称道,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仍旧是不紧不慢的随着薛临山上了马车,坐下来之后悠悠的掀起了马车侧边的帘子,也不看在一旁正襟危坐的薛临山,只是缓缓问道,

    “如今沈局长是已经带着所有人赶到哪里了么?情况怎么样,问出了什么没有?”

    薛临山摇头,目光灼灼的盯着黎笙。

    “那个在顶楼的女人叫做素娘,如果不出什么差错的话,我猜就是时常让你魇住的那个冤魂,她的死相很是惊恐,然而我看得出来,整个牌坊楼的人都很看重她,所以到现在为止,一个人都不肯说出真相。”

    “早些时候我记得牌坊楼还有另一个管事的叫做张寡妇来找过我,后来被你们的沈钦局长给弄走了,你们审问过她没有?”

    “自然有,牌坊楼总共就两个管事的。张寡妇要年老一些,比起那个岳娘自然是端庄持重的多,只是除了慌慌张张的说这一切的一切都跟她无关便什么也不肯再说了。而那个岳娘则是一直情绪很不稳定……”说到这里,薛临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额头上也渗出了紧张的汗珠,“我总觉着素娘跟苗小翠和周二福的死有什么联系,却又说不出来……总感觉每次案子快要破的时候,又会生出更多其他的事儿来……”他有些懊恼的叹气道。

    倒是黎笙一点儿紧迫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是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案子会破的,只要不是怨鬼索命,只要是人为的,终有道破的一天,这世上的善恶惩戒,谁也逃不掉……”

    黎笙半眯着眼睛,淡淡道。

    却听得薛临山突然有些小声的问道,“那黎姐,到底有没有怨鬼索命这一说?”

    黎笙笑,“自然是没有这一说的,尘世之事尘世断,能够帮他们断那些未曾断的尘世之事的也只有人。”她一面笑着一面有些好玩的看着薛临山,“你说你这么大个小伙子成日里面在想些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薛临山颇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可是俊朗的目光里面却有了不一样的意味,“我真是羡慕你们,沈钦局长的指挥能力以及顾全大局的冷静思索让我佩服,你能够看见不一样的东西,你的灵性也让我佩服。”

    黎笙不禁哑然失笑,摇头轻嗤道,“在这世间,还是做个平平凡凡的人要好。尤其是这乱世,枪打出头鸟,没有什么可以羡慕的。”

    “可是乱世里面不是只有足够强大的人才能够活到最后么?”

    “安安稳稳的老百姓但凡不是在战火纷飞最严重的地区,也是可以求得安宁的。怕的是那些野心天下的人,最终自己不够强大,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黎笙淡淡笑了笑,沉静的目光如水,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当日曾经救济过她的穆家夫人,叶灵犀。那个曾经在南北两地之间辗转的女人,最终为北地少帅所拥有。

    江山天下,不过尔尔。最终,仍旧是闲云野鹤的平凡生活最是可贵。

    这是那个穆家夫人一直教给她的,很庆幸,纵使是那个时候年少,对于这样的一番话,她也是一直铭记在心,才不至于有什么不做普通老百姓的念想,她要的,不过就是将当年的案子查清楚而已。

    “对了,临山,此次你来找我可是沈钦的意思?”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黎笙看了一眼薛临山问道。

    薛临山摇了摇头,缓缓道,

    “倒还真不是局长的意思,您是知道的,其实,除了您自己对当年那家案子的调查以外,局长心里本身是不希望您介入任何的其他的案件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薛临山的声音小了一点,但是目光却依旧是灼灼的看着黎笙,“其实沈局的心是为您好的,我也是刚刚听人说你们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其实一个女孩子在外面闯荡,着实是不易,你又是开戏楼的难免会被一些人说闲话。”

    他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想把一直想说的积累在心里面的话说完一样,又鼓足了勇气继续道,“”我们这些了解情况的知道您到这局子来是为了查当年的案件,可是外面那些不了解情况的呢,又会怎样说您?其实沈局比任何人都关心你。”

    黎笙微微笑了笑,一直垂在宽大的袖子里面的手却是在不经意之间攥得越发的紧了些。

    清秀的眉眼里面满是旁人看不懂的神色。

    过了良久,她才微微笑了笑,目光却是依旧淡淡的扫向窗外,也不看薛临山,只是缓缓道,

    “前面的小路太过嶙峋了些,车夫约莫也不是很好走,让他们停下来吧,我们自己走路过去就是。”

    薛临山本是以为她已经懂了自己的意思,却不曾想黎笙,刻意跳过了这个话题,他也没得法,值得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然后掀开车帘,对外面正在疾驰着的车夫道了一声停车。

    “吁……”地一声,马车停了下来。

    “黎小姐,我们是现在下去吗?”

    刚刚黎笙这里吃了瘪的薛临山明显的有些手足无措,便下意识的问道。

    黎笙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便站起了身,薛临山便也立即懂了黎笙的意思,便赶忙先替她掀起了马车的帘子,然后随她下去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