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归疯子的神秘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6:38本章字数:2124字

    黎笙素来知道穆如北这个人没个正行,却不曾想,他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样公然的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上,这样调戏自己,一时之间,便有些恼了,索性直接甩开他的手,冷冷道,“穆公子还是自重一些的好。”

    “阿笙……我对你还不够自重么,为什么你就这样不明白我的心意……”似乎没有想到黎笙会这样不留情面的甩开自己的手,穆如北抿了抿唇,一张清秀的脸倒是显得格外的委屈。

    “我不是不明白你的心意,只是小女子是太平人家的孩子,不敢攀权富贵的……”言下之意便是,我高攀不起你的,你还是回到朔北去吧。

    其实这句话,黎笙说的不算重。

    可是权贵二字在穆如北听来却变成了最大的讽刺,一则他只是穆家的养子罢了,素来寄人篱下,二则他在内心里面一直是拿自己跟沈钦做比较的,他从前小些时候就会黎笙只亲近沈钦而不亲近自己,感到愤愤不平,后来大了些,沈钦走了,他才觉得自己在黎笙的心里有了些地位,却不曾想,如今沈钦一回来了,她便有对自己爱理不理了。如果他这个样子也算是权贵的话,那沈钦难道不也是个权贵么?

    他这样想着,就更加的愤愤不平了起来。

    “为什么我这样吊郎当你就看不惯,而沈钦那样你就看的惯?为什么你觉着我一个寄人篱下的养子是权贵,却不觉得曾经杀伐于战场之上,立下赫赫战功的沈钦是权贵?”

    “啪”地一声,他的手在桌子上面猛地一拍,控诉之意明显。

    黎笙懒得理他,她一直觉着沈钦这人虽然浪荡但是光明磊落,明里暗里对人都一个样子,而这穆如北则是跟沈钦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可言……因而也并不愿意去说太多宽慰他的话,只是懒懒道,“沈钦是沈钦,你是你,你们怎么有可比性在……”

    “阿笙,你真是糟蹋了我对你的一番真心……”穆如北深吸了一口气,似是气极的模样,转身便要走,却在刚刚要走出门口的时候,骤然停住了脚步,“阿笙,虽然你对我绝情,但我不可对你无情,我知道你要查以前的卷宗,城西门口归疯子住的地方有不少从前的资料,你可以去找一找……”说罢,他喉结滚动了一下,迈开大步子走了出去。

    黎笙抿了抿唇,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沉静的眸子动了动。

    手里面的杯盏不自觉的握得紧了些。

    ……

    ……

    城西北口,整个金陵城人烟最是稀少的地方,面前是一栋破旧的小石屋,黎笙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很久了。

    说真的,她还真是有点紧张。

    归疯子这个人说真的,她不是很懂的,真的是像秦妈说的那个样子,他的白天和晚上简直就是两个人。他白天和善的像个与世无争的老僧人,而夜晚则是可怕的像一头战败了的孤独的狼……

    深吸了一口气,黎笙安慰自己如今是白天,没什么可怕的,便迈开步子,大步走了进去。

    “咚咚咚……”黎笙想了一想,先敲了三下门。

    第三下的敲门声未落,便听得里面传来了“咚”的一声,是什么东西重重落在地上的声音,不一会儿,便听见里面有整理的声音,之后,便有人出来开了门。

    而这出来开门的便正正好是归疯子。

    “你好,归先生……”黎笙微微点头,冲他笑道。

    一改夜晚时候的沉重与诡异,白日里面的归疯子和蔼的过分。他看着前来的黎笙,眼睛立刻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快快快……快进来坐……”

    “我这屋子里面很多年没有人来过了,丫头,你怎么想到要来我这糟老头子这里……”

    归疯子赶忙将门打开的弧度又大了一些,放黎笙进来。

    黎笙显然对归疯子的热情感到受宠若惊,竟是也有些不知所措。

    “丫头,我猜你来找老朽一定是有事相求,你说吧,但凡是老朽能够帮到你的忙,老朽是一定帮的……”

    他将一旁落了好些灰尘的凳子椅子擦了又擦,一面笑着一面道,“你是不是觉得老朽太过热情了,你有些不适应啊……其实啊,我这屋子里面来的人从来就不多,但凡是有人肯来,我也觉得我不是那么孤独了……”

    他一面说着,一面颇有些伤感的笑着。

    黎笙听了也是微微有些动容,便扯了扯唇角,接过他递来的热气腾腾的茶,笑道,“归先生……我以前总是觉着你这人不可亲近,却不曾想过,你是这样的平易近人,这一遭,哪怕我没有获得什么我想要的,也算是没有白来……”

    归疯子点了点头。

    “丫头,你来我这里是不是想要这些古籍?”

    过了许久,见黎笙一直没有好意思开口,归疯子便直接自己开口问道。

    “不是古籍,其实我是想要找一些十几年前的旧报纸之类的……”

    “是有关当年你们黎家沉船的案件的么?”似乎是能够洞察出黎笙内心里面的想法一般,归疯子一双眸子里面闪现出诡异的神色来。

    黎笙点了点头。

    “先生既然知道,那我也没有什么好遮掩的了,我此番来找先生,为的不是其他,就是想看看先生这里有没有报纸卷宗,能够给当年的事情提供一定的线索的。”

    归疯子笑了笑,可是目光却不再看着黎笙,而是声音里面有些发颤,

    “既然当年都没有人能够查得出来,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又怎么能够希望报纸上有所记录呢……但凡是悬案,是警局查不出来的东西,报纸上面也都不会刊载,丫头……这个道理你需要明白……”

    “可是,我也不能够就这样看着时光一点一点过去,而我一家的恩怨纠葛却不明不白呀……”

    黎笙抿了抿唇,目光里面闪出坚毅的神色来。

    这些年,她可以放弃很多东西,可是唯独不能放弃的就是这样一份对于案情水落石出的坚持……

    气氛似乎在停滞在了半空之中。

    过了很久,她看见归疯子的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但仅仅是一下,因为下一秒,他就对她说,“你去警局再看看吧,一般陈年旧案没有线索的杂物都会放在警局里面一个特定的地方……你可以去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