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一头雾水的旧案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6:38本章字数:1720字

    “直接绑回去?”沈钦冷笑了一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老爷子还真当我是十几岁的时候吗?那时候我的羽翼还尚未丰满,他要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可是如今我好歹也是从修罗场上面走过来的人,我还怕他这样的威胁不成?”他冷笑着,眉宇间是一片冰寒。

    是的,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可以随随便便被送出去的孩子了。他完全全可以选择自己的立场,是和自己的父亲对峙,还是做个完完全全爱父亲的孩子。

    右手紧握成拳放置在桌上,青筋毕露。

    “您是从修罗场上面走过来的人。老爷子又何尝不是?”韩栋恭敬的站在一旁,神情不卑不亢。“恕属下直言,老爷子跟你其实是有父子之情的,如今到这般地步全是大姨娘同从中作祟。局长,你如今这般跟老爷子抗衡。反倒是会使你们之间的间隙越来越大。最后还不是让大姨娘称心如意。”

    沈钦抿了抿唇,深吸了一口气。这一次,他并没有反驳韩栋。

    是啊,这样下去的结局是什么呢?亲者痛仇者快么……沈钦颇有些无力的捏了捏眉心。

    他还记得自己13岁那年,刚刚入伍从军时候的样子,鲜衣怒马少年,倒并不是为了保家卫国,只是为了得到自己父亲的赞赏。那个时候的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弟弟什么也不会去能得到父亲最完整的爱,羡慕与嫉妒让他不停地告诉自己,只要自己变得足够好了,父亲一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的。可是后来他确实是变得足够好了,当他越来越像父亲的时候,他却已经不需要那个人给他的关怀了,因为渐渐明白他再如何优秀,也比不上一个女人在他附近的枕头边上,吹的耳旁风。

    因而后来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父子关系逐渐疏远,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再后来的很多年里他一度觉得自己没有亲人,如果有。那个亲人也只是黎笙……黎笙么,为什么会是她?也不知怎的,神奇的脑子里面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问号。他觉得有点可笑,又不知道哪里可笑?最终,便不在这样的问题里面钻牛角尖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气氛就这样,凝滞在半空之中。

    韩栋就那样,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他其实很想问一句,局长,你想好没有……但是迫于眼前这个人的阴晴不定,他最终还是没有敢问出口。

    似乎是过了很久,沈钦英挺的眉目挑了一下,勾勒出了一个近乎凉薄的微笑,他修长的手指放在桌上轻轻的敲击了一下。

    “好,我也知道你是办事的人,我不为难你。你写信告诉老爷子,我明天晚上之前回去就是。”

    韩栋闻言,终于松了一口气。见他没有别的吩咐了便准备抬脚走出去。在拉开门,刚刚踏出一只脚准备走出去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沈局,现在差不多警局的人都下班了,但是刚刚我听见杂物间有声音,要不要去看一看?”

    “杂物间?警局怎么会有这种地方……”沈钦蹙了蹙眉头,表示疑惑不解。

    韩栋素来知道沈钦在这些小事上面是不上心的,所以对于沈钦并不知道杂物间在哪里也毫不意外。只是淡淡道,“杂物间就是警局存放那些没有任何用处的线索地方。怕不是有窃贼来了,想偷走点里面的破旧遗物首饰走,声音还不小……。”

    沈钦摇头,觉得好笑,“若是有窃贼胆敢偷东西偷到警局,那他胆子也是很大的。”

    “那要不要我派人去看看?”

    “不用了,这会子大家伙差不多也都应该下班了,等会儿我自己去看看吧。”

    韩栋点了点头,“那好,沈局,我先走了。”说罢,便赶忙离开了这个气氛凝滞而又尴尬的地方。

    …………

      偌大的房间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杂物,从破败的床板到各种零碎的散落的首饰,一应俱全。当真是个破败的杂货铺了。

    一些古老的已经落满了灰尘的大箱子堆积在这个屋子的中间,像是古人探宝的所有物一般,箱子很大,还不只一个,黎笙推测是类似于镖局这样的行当不小心犯了事儿或者是被劫杀了,导致货物散乱于了如今这个偌大的杂物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从下午开始,她就整个人都耗在了这里。从细小的残破木盒到大的木箱子,除了一个被铁锁封上的大铁箱子没有能够打开以外,她几乎是已经把能够找的地方都找过了。

    然而,一丝一毫的她想要的那种线索都没有。

    巨大的失落笼罩在她的心头,有关归疯子的话就像是一根线一样一直一直的在撕扯着她的情绪,她一直有一种预感,这个归疯子一定是知道些什么,只是不愿意说罢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昏黄的灯光在这个杂物间里面闪动。她有些无力的坐在地上,眼前的每一个碎片都预示着一件悬案的细节,然而,每一个碎片又都暗示着那种悬案永无查出之日的绝望与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