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再度梦魇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6:38本章字数:2053字

    黎笙又开始做梦了,这一次是一个很奇怪很奇怪的梦……

    那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路上有人在击鼓,也有人在撒花。白色的纸花飘落了一地,抬棺的人在一步一步的往前面走着。

    她站在这个孤零零的梦里面,除了那似乎来自于棺材板里面的哭声,似乎什么其他的也听不见。

    是谁在哭……

    她为什么会做这个梦……

    为什么她在这哭声里面怎么也走不出去……

    她不断的在这个梦里面挣扎着,走老走去,可是只有哭声,是男人的哭声,是谁在哭……

    “啊……”尖叫出声,她最终终于在这个可怕的梦里面醒来了。

    擦掉额头上细细密密的冷汗,她双手“砰”地一声砸在了被子上面。

    “怎么了,小姐?”听到声音的秦妈赶忙慌慌张张的赶来了,看见黎笙这个模样,连忙给她倒了一杯水,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喂她喝了下去。

    黎笙半眯了眯眼睛,显而易见的还有几分慌张在。

    一只手拉住秦妈的手臂,她的声音里面还带了一些些的颤抖。

    “秦妈……我梦见有人在哭,有人在棺材里面哭……”不是没有做过比这更可怕的梦,只是她始终觉着那个在棺材里面的人本应该在鲜活的,本应该是一个拥有着鲜活生命的个体。

    “没事儿的,没事儿的……”秦妈叹了一口气,“自打周家口那件案子破了以后,这金陵城里面是太平安稳了不少,也没见哪家死人啊……你怎么会又做这样的梦了呢……”

    秦妈喃喃道,突然混沌的眼睛里面有光一闪而过,原本轻轻地拍着黎笙的背的手倏忽之间就加重了。

    “我想起来了,小姐!那天!你还记得那天么……”秦妈突然加重了呼吸,一双混沌的眼睛也顿时睁大了些。

    “哪天?”

    “就是那天,您一定要跟着我出门去,说要淘两件有年头的戏服,之后我们见看到了丧队,是柳州的丧队,人从金陵隔壁的一个小城运过去的……说是柳州金家的大公子死了!”

    那天……黎笙拿着碗的左手情不自禁的紧了一些,对的,那一天……确确实实是从那一天开始她陆陆续续的做起了如今的这个梦……

    她还记得那一天的殡葬队伍走了很长很长,其实那时候她就隐隐听到了哭声,是那种很悲哀的从棺材里面发出来的哭声,一声一声,并不大,却足够的让人心里面一痛……只是当时似乎只有她一个人听到了哭声,所以她就没有说出来,再加之,她和秦妈回头的时候,路过了城门口,看见了角落那里低着头在点天灯的归疯子,觉得好奇,跟他攀谈了几句,便稀里糊涂把这事情给忘记了。

    如今想来,怕是人间有冤情。

    又是一桩冤鬼诉情之事。

    黎笙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无力的捏了捏眉心,重重的倚靠在床头之上,她显得格外的疲惫。

    “其实小姐按我说,打从这件案子起,你就开始打住。不再接任何的冤案,不再染指任何警局的事件。老奴以为也不会在有冤鬼来找你了。”秦妈叹了一口气,苦口婆心道。

    黎笙摇头,“秦妈,我知道你的好意,希望我远离是非的争端,可有时候,人是身不由己的……”

    “怎么就身不由己了,那十几年前的案子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何必要如今这样查下去呢,那件案子查不出来不说反倒是如今你为了其他的无数件案子而耗费平白无故的精力……”秦妈一面摇头一面自顾自的絮叨道,“你看啊,旁人家的小姐像你这么大的年纪早就嫁人了。你说说你,你这样的不听劝你让我将来在九泉之下如何去见老爷夫人他们…………”本是好好的话题,秦妈一扯到这里便抹起了眼泪。

    “秦妈,你说什么我便听什么,我打小没了父母,您照料我长大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只是,秦妈,抛开我为了查当年那件案子的目的,不谈。我始终以为上天赋予了你一样别人没有的秉性,便是给了你一样有生具来的职责,我们虽逢乱世,却也不能忘记职责……”黎笙淡淡道,沉静的眼里不再有波澜。

    秦妈自知是说不动她了,便摇了摇头,自己走开了。

    黎笙望着她远去的身影,心头的那一股子疲惫感更加浓了。

    伸手抚了抚眉骨,只觉得一片茫然。

    ……

    ……

    正值黄昏,夕阳无限好的时间,快要下班了,整个警局都弥漫着一种清闲的气息。

    此刻的局长办公市里面,气氛却是高压。

    “少爷,这已经是这个月老爷打的第28个催您回家的电话了,他说了,若是这一次您再不回去。他便直接让上头的人撤了你局长的位子。派人来绑着你回柳州。”

    跟沈钦七八年的小副官韩栋站在一旁不卑不亢道。他对面的沈钦神色已经是凝重万分了,唇角都抿成了一条线,整个眉宇里面无不宣示着两个字,冷漠。

    “那你告诉他,别说他打了第二十八个电话他今天就是打了的两千八百八十八个电话,我沈钦也不会再回那个家。让他死了这条心吧,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儿子。”

    杯盏被“嘭”地一声放在桌上,沈钦的面色看上去还是平静的厉害,可是熟知他的人都知道,此刻的风平浪静之下,已经是风起云涌。

    韩栋默默地低了低头,他知道自己如今是揽了一个不好的差事。战场上回来之后,他本应该是一心跟着沈钦的,却并没有拎清沈家的局势导致做了沈钦的保镖之后还要一直为他的父亲传话。若是寻常一些的父子关系倒也就罢了。偏偏沈家亲人的关系复杂到令人捉摸不透,如今,当真是两面为难。

    可是尽管他内心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依旧还得耐着性子把话给传达完整了。不然丢的就是他的饭碗。

    老爷已经吩咐下来了,不管您怎么想怎么说,明日晚上之前您一定要到达柳州,不然……”

    “不然怎么?”

    “属下刚刚已经说过了,他会把您直接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