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如果你相信梦魇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6:38本章字数:2142字

    第十九章

    黎笙叹了一口气,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眉心,眼里面的无奈与心累更甚。

    她双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因为蹲着的时间过久的缘故,眼前一下子黑了一瞬,但只是一瞬便好了,回过头的那一刻,她的目光再度触及到了一旁的那几个木箱,倏忽之间,眼前便是一亮。

    那几个大木箱是红漆皮的,看上去也算是有不少的年头了。厚重的落满了灰尘的大锁挂在上面,就给人一种尘封了多年的秘密的感觉。

    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了抚眉心,黎笙的眼睛便盯着那箱子不再动了。她坚信归疯子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仅管外人都说他疯疯癫癫,可是黎笙却看得出来,他是个有故事的人,他既然告诉她了,这府衙之内有着从前破不了的旧案留下的线索,那就一定是有猫腻在。她相信,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扣扣!”

    她走过去轻轻地敲了两下那个铁锁,没有钥匙的话,看样子用斧头也是可以撬开的。

    黎笙向着四周巡视了一圈,斧头看样子是没有了的。她深吸了一口气,颇有些无奈的扯了扯唇角,既然如今这里既没有斧头,也没有其他的能够以足够的力道撬开这锁的物件,那看来是只有等出去找沈钦再说了。

    摇了摇头,她不由得轻嗤一声,开始嘲笑起了自己的无知来。

    不找沈钦的话,她能够怎么办?难不成还真准备自己善做主张撬开这府衙里面的东西不成?人呐……当真是越活越沉不住气了。

    下意识的准备往门口走去,她抬起手握住门的把手,却突然发现门已经被人在外面反锁,扣死了。她怎么也打不开。

    大概是刚刚下班的警员以为这里面已经没有人了,所以反锁了这里,将这里扣死了的吧。黎笙这样子安慰着自己。可是内心却是不自觉的焦躁了起来,不是她甘愿这般焦躁不安,只是女人的直觉往往都是最准的……

    黎笙抿了抿唇,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砰”的一脚想把这门踹开,然而却是因为这门太过结实了,而怎么也踹不开。

    有些无力的又向前面走了两步,还没有等她开始拍门喊人,便感觉到了仓库里面的铁窗外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她不由得往外面看了一眼,竟是看到有小火苗从外面开始猛地往里面窜。

    黎笙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半眯着眼睛,竟是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女人的直觉果然是最准不过的。

    她在心里面开始一遍一遍的提示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于是乎只得先冷静地拍门求救了两声,再向仓库里面走,开始看看有没有水管之类的东西。

    然而,这里面除了木质的,或者是其他的材质的杂物以外,什么也没有。

    她努力的使得自己的内心保持平静,然而又确实过于害怕了一些。她有些颤抖的手指在不经意之间便搭上了一旁的那个她刚刚看了很久的烘漆木箱,岂料这手指一搭上去便有了一种触电一般的感觉,因为这种感觉太过深刻了些,黎笙下意识的将手缩开,脚不自然的踢了那个木箱一脚,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块废板子从这大木箱的裂缝处被弄了出来。

    顾不上快要烧到自己的火苗,黎笙整个人的注意力都被那块板子给吸引了,准确的说不是吸引,而是目光在那块板子上面再也移不开了。

    你相信命中注定么……

    无论时隔多久,无论一件事情的真相与它发生的时候隔了多么久远的年月,在日积月累的追寻之中,总有水落石出的一日。

    这世上的事情,哪怕作案的机关算尽,也终究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不管你相不相信,黎笙相信。

    打看到这块板子的第一眼,她就有一种感觉,这不是一块普普通通的板子,这是命,这是她的命。

    她的心脏开始了剧烈的跳动,那种快要跳跃到喉咙间的感觉,只有她自己清楚是怎样的一种滋味。一声一声,那种心跳的声音,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正如同现在这一刻,这一秒,在她的手指触碰到了那块木板的时候,眼前的无尽的说是幻象却更像是真是存在过的东西与片段,那浮现在她眼前的一帧一帧只有她自己看得见。

    火……

    是大火,无边的大火……

    可是又不是现在的她眼前这一簇簇正在努力着试图涌现进来的小火苗……

    是熊熊烈火,是不坏好心的人制造出来的熊熊烈火……

    她开始头疼了,她看到了一个木头建筑的地方,有一个玻璃瓶落在木板上的那一秒,她望见液体四处溅开,液体四溅的那一刻,同样的,有着的还有一个红色的圆头的小火柴,那是很久看不见的样式了,它短而又粗,她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是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那是一种怎样的回忆,而她又在什么样的地方,见过这样一种东西……

    大火……好疼……妈妈救我……

    身边是小孩子的哭喊声,一声一声,撕心裂肺……

    伴随着孩子们的哭喊,还有大人们的尖叫……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火,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

    黎笙的心像是被提起来一样,害怕,只有无边无际的恐惧……

    脑海里面闪过的片段让她觉得无比的惶恐,不同于往日里面鬼魂托梦的梦魇,今日眼前的幻境却是转瞬即逝,可是她却能够感受到这其中的怨气,比从前任何一次的都要强,都要重。

    阿笙……不要怕……不要查……

    她的耳边仿佛想起了这样的一个声音。

    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却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深刻。她没有幻听,她绝对没有幻听,是阿爹的声音,绝对是阿爹,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记得这个声音,是阿爹,她的阿爹……

    她觉得自己的嗓子像是被人提着了一般,她突然很想哭,事实上,她也真的哭喊出声了,她感觉到周围很热,她睁开一双不知为何哭肿的眼睛的时候,周围已经是一片火海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感觉,自己绝对不会就这样命丧于此的,于是乎,她就下意识的抱紧了手里面的那块她刚刚找到的木板,紧紧地抱住了,而后就闭上了眼睛。

    在一片灼热之中,她就这样毫无知觉的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