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暗藏汹涌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6:38本章字数:2439字

    黎笙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那个仓库之中了,取而代之的栖息之地,则已经是黎家的那张舒舒服服的大床上面,而秦妈正在一旁关切地看着她。

    与以往不同的是,除了在一旁关切的看着她的秦妈以外,这一次,她的身旁也还多了另外一双深邃的阴沉不定的眸子,想也不用想,这人自然是沈钦无疑了。

    “小姐,你终于醒了。”秦妈见状是欣喜若狂,赶忙上前准备搀扶着黎笙坐起来,“来,我扶着您坐起来,之后咱们把药……”她本是想说,之后咱们把药喝了,可是未成想,这话刚刚到嘴边,才说了一半,便被在一旁神色悠悠的沈钦给打断了。

    “您扶她干什么?秦妈,您是不知道你们家这大小姐如今已经天不怕地不怕了么。”沈钦的双手负立在后面,一面冷笑着一面道,“胆敢不经过警局的批准,就自己个儿独闯警局的小仓库,就是被警员当个贼抓起来也是她自己思虑不周活该,更何谈今日还敢放火烧那仓库了?”

    这沈钦说的话是句句含枪带棒的,没有一句不是刺,黎笙刚刚醒来,整个人脑子糊里糊涂的,自己撑着身子坐起来以后,勉勉强强听着秦妈在旁边劝了几句,脑子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恢复周全了。

    感觉出了沈钦话里面的不寻常,她实在是不想当着秦妈的面跟沈钦这家伙吵来吵去,为了顾全大局,她只好些借着屋子里面人多太闷的缘故赶走了秦妈,随后才开始同这沈钦开始争辩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在你仓库里面放火了?”

    颇有些无奈,黎笙一面揉着眉心,一面摇摇头叹道,因为刚刚醒来的缘故,她的脸色还是惨白惨白的,没有一丁点的血色,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

    看上去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然而这沈钦却是并不吃这一套,冷淡的眉眼挑了一挑,不再有往日里面嬉皮笑脸的那副浪荡公子气息,他的唇峰紧抿,宛若刀剑,吐出来的话并不伤人,却是警醒意味明显。

    “你有没有在仓库里面放火重要么?”

    “你这人倒是奇了,你一开始非说我在你们仓库里面放了一把火,我说我没有,可是你先入为主一定说我放了,我如今反驳你了,你却又一定要问我在仓库里面放没放火重要么,你这人是不是在西洋学了几年,学傻了?”她看着他那副冰冷的神色,忍不住轻嗤道。

    “是我他妈学傻了,还是黎笙你他妈过傻了?”沈钦扯了扯唇角,眉宇之间已经是半点笑意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冰寒,他笔直的身子就那么挺立在那里,很自然的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迫感。再加上那眉宇间的阴翳,竟是让黎笙的心抖了一抖。

    “对了,我的木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黎笙的眼前亮了一亮,突然打了个岔,准备走下床,却被沈钦一个反手又按在了床上。

    “黎笙,我告诉你,如果我昨日不是还在警局,你怕是就要那样子活活被烧死在仓库里面了,你要是被烧死在仓库里面了,可没有人会救你,这还不说,有谁知道其实是另外一个小贼偷了警局的东西之后想要逃跑便借机毁尸灭迹?”他咬牙道,一张俊朗的脸离她清秀的眉眼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便是活活烧死了不说,还得背一个偷仓库的罪名……”

    细细想来,这倒真的是有一点悲惨……

    黎笙抿了抿唇,一双原本沉静的眼睛转了一转,便也觉得眼前这家伙虽然说话的方式让她难以接受了一点,却也是有足够的道理在的,便也不多言,只是颇有些不自在的推开了如今一直往她面前靠的这个男人。

    “你说话归说话,别离我那么近,瘆得慌。”黎笙一面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一面道,“沈钦,你这么说的意思是,你们已经查到了这次仓库里面的那把火是谁放的了?”

    沈钦点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偷东西偷到警局来了,也是个胆大包天的,本来是在隔壁的一个小仓库偷东西的,自己做贼心虚,觉得自己偷东西时候翻找的动静太大了,估摸着隔壁的你应该听见了,害怕你一眼瞥过去见到了他,指认他,便想着放那么一把大火,把一切的证据都烧了,倒也真是个一根筋。”他冷笑道,“这世上我是不相信有这么蠢的贼的,分明知道这火一放下去的后果要比偷东西严重的多,却竟然还敢这样干。”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沈钦英俊的眉眼蹙了蹙,唇角勾勒出极其冷淡的笑意,“字面上的意思,我跟你说,只是个小毛贼为了偷东西而放火,你信么?”

    “我……”

    “你信不信不打紧,我自是不信的。”还没等黎笙说完,沈钦便这样冷冷道。

    黎笙跟沈钦也算是认识了很多年了,对于沈钦的性子自然是有所了解的,沈钦这个人绝对不会轻易的去相信别人,但又有一点,他也决计不会轻易的去怀疑。他向来是个只适合动兵打仗的直来直往的性子,对于案件是一窍不通的,可以说,他这个人在这种分析案情上面的心思还远不如他从前在权谋场上面的心思花的三分之一多,因此更不要谈通不通透一说。

    因而,如果连沈钦对一件案子都有了敏锐的嗅觉的话,那么这件案子可以说是破漏百出了。

    “既然你说了不信,那便不信吧。只是,我倒是不明白,如果那个小伙子不仅仅是为了钱财而去放的火的话,那又是为了什么?”

    “这个我没有问出来,不过,你需要小心了。”沈钦的眸子眯了一眯,目光如同鹰隼一般的望着黎笙,“你需知道这世上没有一个杀手是不为着利益而来的,他既然来了,就说明你动到一些人的利益了。”

    “一些人的利益?”黎笙情不自禁笑出了声音,修长的手拢了拢眉心,“我看不过是我这几年查案子干涉到别人了罢了。”

    沈钦冷笑了一声,“我早说过,查这些案子不应该是一个女孩子家所为,等有朝一日,你在那里死的都不知道。”

    黎笙道,“不论我将来的结局如何,只要能够将当年的旧案查清楚,我也算是如愿以偿了。”

    沈钦摇了摇头,他知晓面前的这个人也是个一根筋,从年少时便立下的志向又如何会因为他如今三言两语的冷嘲热讽而改变,便也不再多说些什么。

    他只是改变了原本挺立的站着的姿势,慢慢的坐到了床边,一双眼睛仍旧是看着黎笙,只是比刚刚要柔和了不少。“我把你从那个着了火的小仓库抱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你怀里面抱了一块小木板,那是什么?”他问。

    黎笙本来被她一打岔都忘记了小木板的事情,现在被他这么一说又立刻想了起来,连忙掀起身上的被子就准备下床。

    沈钦见状赶忙拦住她,“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你说我能够干什么,还不是找那块木板。”黎笙有些着急的拨开他的手臂,却又被他一把重新摁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