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诈尸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1本章字数:3187字

    原来,死人用的枕头都是那种硬邦邦的,而且很高,用科学的角度来解释是为了防止死者体内血液倒流,而用白无常的话就是能让死者双眼紧闭,死能瞑目;头高过脚,方便灵魂离体;另外也能取一个“高枕无忧”的寓意。

    可周昊眼前这女尸的枕头,竟然像是活人用来睡觉的枕头,虽然绣了龙凤在上面挺好看的,但完全不能拿来给死人用!

    得到指点的周昊赶紧走到墙边捡了两块黄砖,给女尸换上后就把那龙凤枕给甩得远远的。

    “你干什么。”

    周昊一回头,说话的是个烫着卷发的中年女人,眼睛周围哭得红红的,好像是女尸的妈妈。

    “我……”周昊一时语塞,总不能说马上要尸变了吧?

    没给他解释机会的中年女人把他推到一边来到女尸前,含泪摸了摸自己女儿的脸,转身对周昊冷声道:“你给我走远点。”

    “不是……我……”

    中年女人说着就要把那龙凤枕头给捡回来,说什么也不行啊,周昊立刻上前阻止。

    “阿姨您听我说,不能用这个枕头,会出事的。”

    女人拨开周昊把枕头换了,指着周昊道:“你到底想怎么样?雯雯都这样了用个好点的枕头都不行吗?还会出事,出什么事,雯雯能跳起来吗?”

    “不是……不是……真的不行。”说着周昊就要上前换枕头。

    “你给我让开,再不让开我叫人了。”中年女人不断推着周昊。

    可推着推着,女人的力气越来越小,最后甚至不推了,周昊看到中年女人的表情有了变化,从愣神,到惊讶,再到害怕,最后连双手都悬在空中哆嗦了起来。

    咔……咔……咔……

    门板与长条凳间发出一阵轻微、渗人的摩擦声。

    月光照射下,周昊清楚地在女人眼珠子里看到了一个穿着寿衣的女人正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雯雯……”女人捂着嘴巴,眼泪滑落了下来。

    一阵阴风呼地吹来,周昊很快便从恐惧中醒来,扯着中年女人的袖子跑到一边,女尸的速度很慢,周昊立即掏出手机给白无常拍了个小视频。

    “我靠!你搞什么!吊死的吧!怎能见月亮!暴尸啊!”

    周昊这才想起来之前的照片只拍了脸,没拍到周围的环境,打字是没这心情了,按着语音问:“我也不懂啊,现在咋整?”

    “额头是鬼魂、尸体的鬼门,拿镇尸符吐点口水直接拍上去,尽量别用聚阳符,不然震散了魂魄还得找,本帅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在恶狗岭斗狗,你要是害本帅加班,本帅保证把你剁碎了喂狗!”

    “什么时候了你还玩手机,快想办法!”此时,中年女人才回过神,抓着周昊的胳膊紧张道。

    刚被白无常威胁了一顿,这女人又在叨叨,周昊甩开她的手,不爽道:“还不是你!换什么枕头!”

    女人又一愣,看了看行动缓慢的女儿,低头问道:“那,那现在怎么办。”

    “你给我走远点。”周昊学着她之前的话。

    女人闻言乖乖走到一边。

    周昊从口袋里掏出两张鸡肋,选出了镇尸符,正准备上前,想起了林正英贴符的时候好像都是要念咒的。

    “七爷,要不要念个咒?不然会不会不管用?”

    “符咒本帅都敕过了!别废话了!直接拍!!!/愤怒/愤怒/愤怒”

    得嘞。

    周昊快速绕到女尸身后对着镇尸符背面吐了口口水就弯过女尸脑袋拍了上去。

    阴风戛然然而止。

    神了!

    还真不动了!

    中年女人这才把心放了下来。

    那群后知后觉喝酒的老爷们儿也走了过来,发现雯雯站着,也很是惊讶,又请了周昊的师父上前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

    张善元像是喝多了,打着晃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女尸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扯下了镇尸符。

    “不要!”周昊失声喊道。

    “什么玩意儿黏了吧唧的。”说完愣是给撕了。

    撕了!

    干嘛啊!

    搞事情啊!

    下一秒,女尸动了,一把掐住张善元的脖子。

    中年女人,包括那帮老爷们都陷入了恐慌,有两个胆子大的甚至去掰女尸的手臂,但结果却是纹丝不动还被女尸的另一只手拍飞了。

    “小师傅,你快想想办法,想想办法!”中年女人抓着周昊边摇边说。

    “是啊小师傅,快!”男人们也说着。

    这咋整?用聚阳符的话她魂魄可是会被拍散的。

    但此时张善元的眼珠子都往上翻了,一把年纪的人哪里受得了这个罪。

    师父将我养大对我有养育之恩甚至说救命之恩。

    雯雯是吧,对不住了!

    周昊迅速掏出聚阳符吐了口口水拍在了女尸的脑门上。

    聚阳符顿时发出一阵金芒一闪而过。

    一阵空灵的惨叫传来,听的所有人都心惊胆战,汗毛竖起,女尸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和死亡擦肩而过的张善元清醒了很多,一屁股坐在地上贪婪地大口喘着新鲜空气。

    部分人去把女尸抬回了门板上,另一部分人则是询问张善元要不要紧。

    只见张善元扶着脑袋,悔恨道:“贪杯误事啊,酒后法力全失啊,唉!”

    周昊暗暗想道,演员,绝对的演员,我视而不见吧……

    李老二将张善元扶了起来,道:“张真人,我闺女怎么,怎么忽然就这样了?”

    中年女人欲言又止,低下头不说话了。

    张善元眼中露出一丝慌张,旋即看了看门板上的女尸,发现女尸脑袋边上多了两块砖头,指着说:“你自己看看吧……”心里却想,你问我我上哪儿知道去?

    雯雯的父亲顺着手指看过去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很是不解,正想追问,中年女人知道事情兜不住了,说道:“都怪我不好。”看了看周昊,低头道:“小师傅知道枕头有问题特意换上了砖头,是我不讲道理……”

    听她说完事情的经过后张善元一拍大腿,道:“是啊!断然不好这样子的。”

    接下来事情就好办了,在周昊的提议下把女尸拉回屋子里张善元守夜,周昊去大快朵颐了起来。吃完后也差不多快天亮了,这一老一少就骑着电动车回去了。

    “小子,说说今天怎么回事,你怎么懂的比我还多?还有那符咒哪里来的?”张善元一边数着钱一边问道。

    说辞周昊早就想好了,说这些知识是在小说里看来的,符咒则是今天中午倒完垃圾回来时扶了一个老人家过马路,老人家送给他的,正好派上用场。

    张善元停止了数钱的动作。

    “怎么了?”周昊心想不会没蒙过去吧?

    张善元一把将钱甩在桌子上,悔恨道:“钱要少了,要少了啊!货真价实的符咒上哪儿找去。”

    “不少啦,一千块呢,我洗澡去了。”

    躺在床上的周昊正准备睡觉,手机响了。

    “你小子用了聚阳符?”

    周昊坐了起来,这才想起来,那个雯雯的魂魄应该被震散了。

    “是的,事态紧急,我也没有办法。”周昊战战兢兢地按了“发送”。

    “哦没事,今天本帅心情好,赢了五千冥宝,不追究你了,她的命魂丢了,其它的都已经在地府了,日后你们还会相聚的,到时候给我送过来就行了。”

    松了一口气的周昊拍了拍心口。

    “[淘宝红包]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拿去爽。”

    周昊立刻开了红包——八十八冥宝!

    这白无常还是真的喜怒无常,之前还说要拿他喂狗现在却给他发了个红包,虽然赢了五千才发了八十八但总比一毛两毛的好,而且八十八能买很多东西啦!

    “多谢七爷!”

    白无常轻笑一声,心想要是那具行尸闹出人命来自己去加班的话上哪儿赢这五千去。

    “客气,你去把这个买来,可以助你在阳间赚钱。”随后发了一个链接。

    周昊赶紧点进去看了看,是一本叫做《相诀》的书,点进首页后发现竟然是袁天罡的店!

    袁天罡是谁?

    不熟啊。

    管他呢,白无常推荐的能有错吗?

    这本书售价八十冥宝,立即购买-提交订单-确认付款-付款成功。

    “叮咚,卖家已发货。”

    手机提示音一响,随后屏幕大亮,照得周昊眼睛生疼险些把手机都给扔了出去,屏幕发出一阵玄妙的光芒,无数古老的文字、地图,庞大的信息正在快速输进周昊的大脑。

    短短几秒钟就结束了。

    龙脉、五星穴、青龙白虎砂、水之五大局、砂水分配及五黄点……

    我的天,原来风水讲究这么多,以前张善元给别人看风水时说院子里有个池塘就能发财,用他的话将就是哪个有钱人家里不搞个游泳池耍耍?

    风水之法,来水流入明堂方吉,如果来水未流入明堂,那水不到堂。风要藏、水要聚,这才是风水,水都没到堂怎么聚?关键是要找到明堂的所在,这个还要配合主人家的生辰八字,命里是否喜水,总之讲究很多,哪里像张善元说的那么简单。

    周昊以前总觉得师父是个有道心,无道行的神棍,现在,整个一老骗子啊!

    第二天,周昊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师父肯定又是去打牌了,自己看店。

    “吱~”一阵刹车声传来,店门口停下了一辆敞篷宝马Z4。

    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女人,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可谓明眸皓齿、眉清目秀。着一件黑色蕾丝连衣裙,得有八厘米的高跟鞋,要命的是那双白花花的大长腿!

    “你好,请问张真人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