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一万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2本章字数:2719字

    得,直接不认为周昊能成功,而且这种话出自一名院长口中,实在不合适,李建国夫妇也没理他。

    周昊挥斥方遒地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李建国知道周昊肯定不会用这种事情来开玩笑,激动地嘴唇都发抖了。

    “小崔去看一下。”张院长吩咐道,他可不认为周昊能成功,这进去才多久?

    崔主任去手术室检查了一番,看了心电监护仪。

    心率,正常!

    呼吸,正常!

    血压,正常!

    血氧饱和度,正常!

    虽说已经有心理准备,但崔主任还是被惊到了,要知道刚做完手术的病人,各项生命特征是不可能达到正常这个指标的,虚弱着呢。

    但,周昊就是打破了不可能,难道他手中的《青囊书》是真的?

    看到崔主任从手术室出来了,脸色很是古怪。

    “情况怎么样?”李建国和张院长都很着急,还是需要官方人员来确认。

    崔主任只说了两个字。

    “奇迹。”

    李建国激动地连说三个“好。”,余少芬也高兴了流下了眼泪,就连小刘都开心地笑了,露出一口大白牙。

    “什么!”张院长也激动了起来,但绝对不是因为高兴的。他走进手术室看了心电监护仪当场就傻了,嘴巴里还在喃喃地说不可能。

    “张院长,我女儿被救了你是不是不高兴,嗯?”李建国脸色一沉,问道。

    李建国除了正常的交易以外,一年不知道要给医院捐多少医疗器械和药品,自己哪里得罪的起他?就连苏洲市卫生局局长见了李建国都是客客气气的。

    “不不,高兴高兴。”张院长咧开嘴难看的笑了起来。

    “小伙子,真是太谢谢你了。”余少芬上前拉住周昊的手由衷说道。

    这么一搞周昊都不好意思了,脸也红了起来,挠了挠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这不都是应该做的吗。”

    周昊想起了什么似的,对张院长说:“对了,你是不是要拜我为师?我在电梯里看到了你的简介,你对中医也很有研究。”

    张院长老脸一红,道:“不敢当,虽说我年纪长,但要是论医学造诣,恐怕我就是穷其一生也赶不上你啊。”

    人老成精,轻轻松松地就把拜师那事给翻篇了。

    “哦,那你还拜师吗?”周昊追问道。

    李建国也饶有趣味地看着张院长,之前张院长可一直都不看好周昊的。

    “唉,想当年我还是个实习医生的时候就追求至高的医术,坐到这个位置多年了也认为学到头了,殊不知学海无涯啊。”

    崔主任在一边都快急疯了,你赶紧拜啊!你不拜,让我拜啊!

    “你到底拜不拜师?”周昊再次问道。

    “看来我是真的需要再费一番工夫,但愿在有生之年更上一层楼。”

    周昊叹了口气,道:“看来传到我这里,《青囊书》还是要失传了,唉。”

    《青囊书》早就失传了,难道这年轻人是靠《青囊书》救活李小姐的?不可能……不管了!张院长立马答道:“拜!我拜!”

    周昊身子一转。

    “不收了。”

    李建国虽然不知道《青囊书》意味着什么,但也知道一定是个厉害的东西,而且看到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没吃亏,也挺高兴。

    “小伙子,我可得好好谢谢你,你说吧,只要合理合法,你想要什么,我李建国能办得到的绝对不含糊。”

    周昊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李建国,看他这一身穿的,不觉得是穷人,余少芬也打扮地像是有钱人家太太。

    他缩着脑袋对李建国勾了勾手指头,李建国便跟着他走了过去,周昊贼头贼脑地看了看其他人,小声说道:“叔,我要钱。”

    “你说个数。”李建国以为凭周昊的医术,这等高人一般的东西一定看不上,怎料要的竟然是钱。

    巧了这不是,老子有的就是钱!

    周昊拉着李建国的袖子又走远了几步,小声道:“其实要不是没钱交学费我真不打算和你要钱,骗你是小狗,学费是一万五,我师父拿不出这么多,你给我一万行吗?”周昊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即便是张善元,周昊也很少和他开口要钱,别说其他人了,他觉得怪不好意思的,难以启齿。

    李建国没说话,他看向周昊的眼神很古怪,你这一身本事差这一万两万的?还听他说有个师父,徒弟已经那么厉害,可以说是神医了,师父岂不超神?

    周昊急了,带着商量的语气说道:“没有一万,八千也行。”自己花了201冥宝给他女儿救回来的,他不能这么小气吧?

    缓过来的李建国说道:“这样,我给你两万,你读书生活费要是不够还可以跟叔叔打电话,这是叔叔名片。”李建国头也没回对着小刘招了招手跟小刘拿了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周昊。

    “不要,说一万就是一万,要不给我一万,要不给我八千。”

    周昊立即拒绝,并不是自己不缺钱,而是他认为要一万已经不少了,别人给两万自己也要,有点不要脸的味道了,之前的十万真的真的是咬牙收的,而且还不是跟余秋雅要的,人家给这么多他也没办法。

    此举顿时使李建国对周昊刮目相看,年纪轻轻,妙手回春,心地善良,说一不二!李建国知道对方不要,自己硬塞的话就难看了,跟小刘拿过手包从里头取出一个信封,里头装的正好是一万块。

    李建国将信封递给周昊,说:“以后要是遇上困难了就打叔叔电话,相对的,叔叔要是找你帮忙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哦,留个电话吧。”说道这里还笑了笑。

    赚了一万的周昊哪里还管的上他的套路,把信封对折一下塞进裤兜,鼓鼓涨涨的,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打了过去,响了一声后就挂了。

    “好了,叔叔,我师父还等我买早饭给他呢,我走了。”周昊又对余少芬挥了挥手说了声阿姨再见。

    张院长想上前说点什么,但张了张嘴愣是说不出来,就这么看着周昊一蹦三跳地进了电梯。

    周昊直接去了肯德基买早餐,这里的早餐九点半才结束,自己只吃过几次,还是在中考、高考期间张善元买给他的,现在赚了钱,他也买给师父吃。

    “一万?你小子中彩票了?”张善元吃着皮蛋瘦肉粥惊讶道。

    周昊咬了一口安心油条说:“我本来想给你买包子的,后来一个女孩被车撞了,撞人的司机溜了,我把那女的送到医院后他爸爸给我的,真是走了狗屎运,嘿嘿。”

    话分两头,周昊这里正高高兴兴,地府那边的牛头可犯了愁,眼看马上就要渡劫考核,手里却是连件像样的法宝都没有,之前有一个,却是在两百年前渡劫的时候损坏了。

    想买又买不起,几十万冥宝,自己干一年也挣得到,用凡间的话偏偏自己是个月光族,哪里存得下钱来?堂堂一介阴帅,跟人借又拉不下脸。

    要不,跟阎王大人商量着要一个来帮自己渡劫?这个想法转瞬即逝,阎王的法宝是多,但凭什么给自己呢?现在凡间治安好,又是太平盛世,下辈子投胎当畜生的人不如从前了,自己工作清闲,功劳自然也就小了,不然抓个凶一点厉鬼也是有几万冥宝的奖励呢。

    心烦意乱的牛头就是想喝酒,他的俸禄得有一半是喝到肚子里了,想起昨天在阴阳网店里买的啤酒,正好拿来浇愁。

    他正要打开瓶盖,转念一想:“我自己没有喝过啤酒,阎王大人肯定也没喝过,不如我把这啤酒送给他,他要是喝得高兴我再把自己说可怜点,没准他直接就送我一样法宝了!”

    说干就干。

    酆都城最北面的地方并排列着十座城门,分别是一殿阎王殿到十殿阎王殿,每座城门门口都有九名阴兵把手,身穿着类似清朝时的兵服胸口有个大大的“阴”字。

    站在门前举头不见日月星辰,低头不见土地尘埃,牛头选择的是一殿秦广王,因为他管的最多,道行最高,法宝也最多而且好酒。

    “牛头参见秦广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