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奇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2本章字数:3111字

    左慈我日你奶奶个孙子,如果你真给我下迷阵了,等我出去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老子还没给好评呢!

    这般想着,周昊咬破自己的中指,鲜血跟不要钱似的冒了出来,真不是夸张,你自己咬一个试试。

    再将血在地上滴成一个先天八卦,竖剑指于胸前,念道:“一点东方甲乙木,清邪清魔清鬼尽,二点南方丙丁火,十殿将军开金锁,三点西方庚辛金,日日时时亲降临,四点北方壬癸水,排兵列阵斩妖鬼,五点中央戊己土,开开天门闭地府,弟子一心专拜请,破阵妙法速降临,神兵火急如律令,疾!”

    伴随着咒语那用鲜血画成的八卦转动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随着最后一个字念完,周昊在八卦中央连续快速点了五下,咒语念完后整个爆了开来,一股庞大的气息将赵青山震得后退了两步。

    眼前忽然开阔了起来,往后一看背后是打开的暗红色木门,原来两人一开始就入了阵法。

    而周昊用的则是五行八卦破阵法咒,只要不是太高深的阵法,运用五行、八卦之力一般都能破。

    地府左慈心里咯噔跳了一下,一拍脑袋想了起来,《道法秘传》不是被别人买走的,正是他周昊!当初怎么没看一下呢,没劲没劲,也不知道后面的玩意儿能不能难住他了。

    “小友道法何其高深,佩服!”赵青山都快吓傻了,这种程度的法咒就算他师父在世都不一定能念出来,毕竟他们只会相术,并不会山术,山术也就是道术了。

    “哪里,咱们继续。”周昊唆了唆手指说道。

    往前没走两步,则是一个扇形的石室,又有四道暗红色的门,两边同样有长明灯,每个门的上方都有个字,依次是“生”、“惊”、“伤”、“死”。

    奇门遁甲?

    左慈手中可是有《遁甲天书》的,当初他仗着这本天书戏耍诸侯,如今在自己的墓里摆下奇门,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不知前辈对奇门遁甲可有研究?”周昊问道。

    赵青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把年纪真是活到狗身上了,摇了摇头,道:“没,奇门术太过高深了……”

    虽说周昊会用奇门遁甲的术法,但术法都是现成的,直接就能用,对这个原理却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左慈这个人我接触过,太狡诈了,生门肯定是假的,死门万一是真的就完了,我们先走惊门看看?”

    周昊在赵青山眼中都快成神明了,他说什么,肯定是对的,就算有刚才那样的阵法,周昊不是也能破吗?那自己怕什么?

    “好。”

    转动灯盏,暗红色的惊门开了,一阵莫名的阴风扑面而来,地下本就阴冷,如此一来两人都瑟瑟发抖,周昊掏出两张聚阳符一人一张,聚阳符入手,那微妙的阴风又像是忽然不见了。

    在电筒的照射下,可以看到这里同样是个三十平方大小的石室,最里面放着一个木头棺材。

    不是吧,这个好运气,踩到狗屎了这是?

    周昊想上前打开棺材,又怕里面有什么不好的东西,看了看赵青山,算了,还是自己去吧。

    又拿出两道斩邪符给赵青山。

    “前辈,如果里头有脏东西你就用符砸。”

    赵青山接过斩邪符,感觉上面有灵气萦绕,眼睛看不见,但就是感觉有。

    “小友,我也带了些法器,不知道能否帮的忙。”说着就把包里的家伙什拿了出来。

    铜钱、红线、桃木剑、还有上次看风水时用的鲁班尺。

    周昊想了想,挑出五个不同年份的铜钱,分别是,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

    铜钱外圆内方,象征“天”和“地”,上面印着年号,象征“人”,天地人三才具备,所以铜钱是能辟邪驱鬼保平安的。而这五个年份是清朝最繁荣的年份,被叫做五帝钱。

    周昊走到门口,用红线将铜钱串了起来,摆在门下,口中念道:“天地自然,秽气消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斩妖缚邪,杀鬼万千,疾!”

    话音刚落,五枚铜线闪过一抹金红之光,旋即变得黯淡下来。

    周昊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搞定。

    来到棺材前,周昊轻轻推了一下,发现棺材并没有被钉死,这就好办了,不然还真没开棺的工具。

    “我准备开了,前辈你准备好。”

    周昊心里也怕,谁知道里面会有什么东西呢?

    赵青山点了点头,握紧了斩邪符。

    周昊蓄力完毕准备推,却发现手上根本没有力气,几次试了之后才知道不是有什么禁忌,而是自己真的怕,下不了决心。

    “小友,这……”

    虽然开棺的不是赵青山,但他也做了很大的心理准备,几次下来有点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味道了。

    是福是祸躲不过,要死要活屌朝上!

    被自己的窝囊劲给气到了的周昊一脚将棺材盖给蹬飞了。

    棺材盖落地,卷起一阵灰尘,周昊看向棺材,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却有一股猛烈的阴气冲天而出。

    再一看,一只指甲盖大小,黑色的小虫子爬到棺材边上,还有两根触角,周昊看着它,心想奇怪,这个墓里一千多年没人进来了,这虫子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很快,又有一只虫子爬了出来,周昊想拿起来看看,但又怕有毒,就没去管了,相传棺材里值钱的东西都被藏在尸体的右肩和左脚处,此时的周昊都忘了自己过来是拿萦香丹的了。

    将电筒照向棺材内……

    “小友,里面有什么?”

    周昊一个哆嗦,被这句话吓了一跳。

    特么老子正要看呢,吵吵什么吵吵。

    不满地看了赵青山一眼,却发现赵青山脸色发白,表情十分惊恐,身子也在不断后退。

    难道是棺材里有什么东西?

    周昊正要转身。

    “快跑!”赵青山大喊一声手忙脚乱地把斩邪符丢了出去。

    转身一看,从棺材里涌出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电筒照耀下那些虫子张牙舞爪,牙齿又细又小,周昊已经能想象得到一个活人被他们粘上瞬间变成一副骨架的样子。

    周昊脑中没有任何念头,只有一个字——跑!

    事实表明扔出去的斩邪符还是有效果的,有效阻止了虫子一下,也就一下,却足够周昊跑到门口了。

    这些虫子便是传说中的尸虫,有些地方叫做尸蹩,它们吃死尸果腹,而棺材中的尸虫正是左慈放进去的,不给食物,让它们吃同类,繁衍,形成一个循环。

    至于尸虫为什么会怕斩邪符,一个,尸虫本就是古老的邪物,第二个,尸虫也是有灵魂的,十大阴帅中的黄蜂正是掌管昆虫灵魂的,除此之外飞禽、走兽、鱼虾,都有阴帅掌管,被同类吃了之后灵魂飞不出棺材,说是怨气冲天也不为过。

    满满一棺材的尸虫很快就把斩邪符消耗殆尽,好在周昊在门口布下五帝钱阵,那些虫子只要一触碰到红线,五帝钱便会大放金红之光将其绞杀。

    眼见自己带来的小法器在周昊手上能发挥这么大的作用,赵青山在震惊之余对周昊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些尸虫像是有灵智一般,铜线的气息很可怕,便又涌向棺材里了。

    “真是太吓人了。”赵青山喘着气说道。

    体会过劫后余生是什么感觉的人很少,但生活中多多少少能遇到类似的,周昊也呼了一口气,心想左慈个老不死的把自己坑大发了。

    地府的左慈再次收到由墓里传来的讯号,气馁地揪了揪胡子,直呼无趣。

    周昊回头看了看第一道大门,心想就这么回去真不甘心,而且还只剩下三个门了,拼一把!屌朝上!

    “前辈,要不你先上去等我吧。”

    赵青山还真的产生了退意,这他娘也太惊悚了吧?老人家一把年纪伤不起啊。

    但转念一想周昊叫自己来是把自己当回事,还说墓里有他喜欢的也能拿,要知道这可是左慈墓,什么概念?

    “不用,一块下来的就一块上去。”

    周昊也就这么一提,他真要先撤自己还不知道咋整呢,要知道刚才的铜线、红线都是赵青山提供的,包括扔的斩邪符也是他,没个帮手可不成。

    “那接下来咱们走伤门吧?”

    “好。”

    周昊把最后的两张聚阳符和三张斩邪符都给了赵青山让他随机应变,其它的符咒用在这里也不合适。

    将灯盏转动,伤门也缓缓打了开来,是一个和之前一样的石室,石室中央竖着一个用芦苇杆子和纸糊成的纸扎人,惨白的脸还把两人吓了一跳,但很快只他俩又快被纸人身后的东西吓疯了。

    金银珠宝,玉石玛瑙,占了整整半个石室!

    那些财宝上都落了灰尘,但是电筒照过去还是能闪出耀眼的光芒。

    周昊打小过的日子就苦,哪里见过这么多值钱玩意儿?脑子一片空白楞在了原地。

    赵青山虽然家境殷实,徒弟们的孝敬又多,但见了这场面也是控制不住,是个人都不能淡定吧?

    他往前走去,经过纸扎人时忽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周昊看得清楚,从赵青山的鼻尖飘出一律白色的气悄无声息地入了纸扎人的鼻子。

    “别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