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解毒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2本章字数:3061字

    不回。

    没看见。

    打给李建茵。

    “李医生,东西我拿到了。”

    李建茵被惊到了,差不多昨天这个时候周昊和自己说要去盗墓,现在就已经拿到了?捡来的吧?

    “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还在路上,到苏洲估计得十点了,越早给他越好,省得出纰漏。”

    离别时周昊把一万块钱交到赵青山手中,赵青山说什么也不要,吹胡子瞪眼的,最后实在没办法周昊将信封塞到王大义口袋里然后就溜了,搞得跟过年给大孩子包红包似的。

    虽然周昊舍不得,但这是他的承诺,必须做到。

    张善元教导他,出来混就三点:诚信、正直、讲卫生。

    坑蒙拐骗啥的,对得起自己良心就好。

    苏洲第一医院精神科。

    一名穿着病服的病人被绑在病床上抽搐,张牙舞爪间露出嘴里两颗长长的犬牙,放在外国别人一定会认为这是一只隐藏在黑夜的吸血鬼,可,这里是华夏。

    李建茵看着吴磊这样心里别提多难过了,曾经的学霸、男神,如今成了这幅模样,怎能不揪心?

    病房里还有吴磊的主治医生郑主任,碰巧今天他值班,他对周昊提出的治疗方案一点都不赞同,简直是毫无科学依据。

    可病床上按照周昊的要求洒满了糯米,被他身体接触到的糯米已然发黑。

    对于这种现象他也没办法解释,但治疗方案是院长点头同意这么干的,他也没辙。

    周昊把手伸到他脖子后面用力摁了一下他的玉枕穴,他便昏了过去。

    “你干什么?”郑主任冷声问道。

    “喂他吃药啊。”说着周昊拿出了萦香丹。

    特有的香味传入所有人鼻中。

    郑主任皱着眉头说:“这是哪里来的药?经过化验了吗?”

    周昊很不爽,自己拼了老命才得来萦香丹现在要给他吃居然不让。

    “关你屁事。”

    被怼了的郑主任火气一下子就窜上来了。

    “胡闹,这个东西来历不明就敢给病人吃,吃出事情来了谁来负责?”

    其实并非郑主任有意为难周昊,只是曾经自己手术失败导致一位病人死亡,遭到过病人家属的打击报复,他是真的怕了。

    “他怎么了?”李建茵问,她现在哪里还想一个可以代表权威的外科医生,完全变成一个小姑娘了。

    “睡着了。”随后周昊对郑主任说道:“出了事我来负责。”

    郑主任绝对不能眼看这种事情发生,哼了一声说道:“你怎么负责?这可是一条人命!你这样随随便便拿出一个东西来给病人吃了岂不如同儿戏?”

    “我说了关你屁事?他死了你报警告我谋杀不完了?躲一边去!”

    周昊之所以不爽不仅是因为遭到质疑,还因为走了一趟左慈墓经历了迷阵、尸虫、连纸魅都有,结果连个屁都没捞到,这还是他回来的路上才反应过来的。

    当时在墓里想着能出来就谢天谢地了,可真的出来之后又抱怨没拿到好东西。

    人性。

    周昊正要上前喂丹药,郑主任拦在他的身前。

    “现在请你立刻离开我的病人,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就报警了!”

    周昊把手机递了过去,道:“报,不报是软蛋。”

    “我自己有手机。”说完就要掏,李建茵眼见这情况再不控制就真的闹大了。

    “郑主任,这药丸肯定没问题,如果出了事情我也能负责。”

    李建茵出面郑主任缓和了一些,毕竟在医学界她可是鼎鼎有名的,但还是不依不饶道:“这不是谁负责的问题,而是万一出了问题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没了。”

    “我知道郑主任是为了病人好,但是现在真的不用纠结药的安全性,我敢作担保,药绝对没问题,要不我打电话问问左院长的意见吧?”

    左阳、吴磊、李建茵,这仨人当年考研时好得能穿一条裤子,李建茵都这么说了,左阳绝对不会反对的。

    郑主任点击了一下手机,道:“我已经录音了,话可是你说的,我不管了,我倒要看看这个药是否有那么神奇。”

    “滚吧你。”周昊骂了一句后便将萦香丹塞进了吴磊的嘴巴里,推了一下他的下巴,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这样就可以了吗?”

    李建茵其实心里也没底,让这么多医生都手足无措的病竟然一颗小小的丹药就能解决。

    “可以了。”周昊拉开陪夜的床凳躺了上去,这一天可把他累坏了。

    约莫五分钟左右,病床上的吴磊有了反应,脑袋摆动了起来像是做噩梦似的,由他的天灵盖冒出丝丝黑气,这些黑气虽然不是很多,但很诡异,好好一人脑袋上冒黑烟,这叫什么事?

    “你们看,这是什么情况?”郑主任指着黑气问。

    李建茵答不上来,看向周昊,周昊转过头瞥了一眼,道:“我上哪儿知道去,你这么牛逼你不知道?”

    这人还讲不讲理了,明明是吃了你的药之后才有的症状好吧?

    郑主任正欲反驳,吴磊那头又有了变化,他睁开了双眼,眼神由迷茫转为了清明。

    “我怎么了?”他冷冷问道。

    “你醒啦。”李建茵激动地来到床边。

    吴磊环顾了四周,问:“回答。”

    “你实验失败后身体出现了异常后找到了左阳,后来的事情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

    郑主任震惊之余看了一眼心电监护仪,各项生命特征指标也在逐渐恢复正常。

    “不可能……”他失神说道。

    周昊把身子翻了过来,用手撑着脑袋,看着郑主任说道:“哪儿那么多不可能,你那一套过时喽,回家歇着去吧你。”

    无形的,周昊一巴掌拍得他服服帖帖,打脸啊这是。

    郑主任落魄的离开了病房,他始终想不明白这药丸为什么能有这么神奇。

    “对了,这是周昊,医院化验下来你是中了毒,是他帮你解毒的。”李建茵介绍道。

    因为吴磊还被绑着,身体起不来,扭头斜视了周昊一眼,又看向李建茵,说:“把我解开。”

    如今吴磊都已经好了,还绑着确实没必要,李建茵就帮他解开了束缚带。

    他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关节,问向周昊:“谁让你帮我解毒的?”

    这回被惊到的是周昊了,他也坐直身体,用手在吴磊眼前挥了挥,道:“大哥你还没睡醒呢吧?”

    “我说,谁,让,你,帮,我,解,毒,的!”吴磊一字一句道。

    周昊已经确定他脑子不正常了,问:“你知道不解毒会是什么后果吗?”

    “跟你有什么关系?”吴磊歪着脑袋愤怒问道。

    “我不管你是怎么中毒的,我只告诉你,解毒丹仅此一枚,如果你再要去尝试,我只能杀了你。”说完,周昊起身就走了。

    他妈的这什么鸟人!

    李建茵手足无措了起来,留了一句周昊好心帮你,你怎么能这样,就出去追周昊了。

    吴磊偶然间得到了一颗牙齿,长长的,像狼牙,但能确定这是出自人类身上的,便做了化验,化验结果是牙齿上有一种奇特的小分子,他将部分小分子溶于水中给小白鼠注射后发现白鼠的各项能力都变强了,身体也长大了很多。

    他知道自己遇上了不得的东西了,便开始用白鼠做大量的实验,控制好比例后便给自己注射了,没几个小时便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变强悍了很多,但又过了几个小时,他发现自己开始畏惧阳光,他没有放在心上,心想可能是副作用。

    一觉醒来,吴磊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他用指甲能轻松划破淋浴间的玻璃,欣喜若狂的他明白这是上帝赐予他的能力。

    可当他来即将接触到阳光时,那种恐惧的念头再起,他不知道自己暴露在阳光下会怎样,便把手缓缓伸进阳台,滋的一声,他把手收了回来,手背上已经有一块地方被灼烧留下了痕迹。

    他拿出手机拨打了李建茵的电话求助,李建茵那个时候在飞机上没有接到,只好作罢,虽然他自己也是学医的,不过主攻生物学这一块。

    起床得吃早饭吧?来到冰箱前,看着面包牛奶一点食欲都没有。

    算了,还是去实验室。

    他家境还可以,没有工作,一个人住,整天就是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想起自己的副作用,他又想做实验,可不知道是脑抽了还是什么,竟下意识的抓了一只小白鼠啃了起来。

    等他反应过来后,发现整整18只小白鼠的血都被他吸干了,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实验是失败了。

    他联系左阳把情况告诉了他,他准备让左阳在他意识失控的时候记录自己的身体数据以便在他清醒的时候能够想到办法把身体调整到最完美的程度。

    可左阳派人把他接到医院没多久他便开始不正常了,一直没有好转,直到周昊提出用糯米水泡澡,他才好了一些。

    醒来的吴磊发现自己的能力退化了一些,还嚷着要拒绝治疗,帮他记录数据就好,可没多久又失去意识了,再次醒来时便碰到了周昊。

    之所以愤怒不仅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能力全部消失了,还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