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卖酒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2本章字数:3141字

    他给自己注射的是最后一管,因为做了大量的实验,他将那颗牙齿上的奇特小分子都快提取光了,最后那一点是留给自己的。

    所以他等于是白忙活了。

    “周昊,周昊,你等等。”李建茵追上了周昊。

    “干嘛?”周昊没好气道。

    也是,这事儿摊谁身上都不好受,自己花了大代价才救回他的,给多少钱当谢礼咱就不要求了,连声谢谢都没有,这也算了,可换来的却是咆哮。

    我去大爷的跟谁俩呢?

    “吴磊之前不是这样的,这里肯定有误会。”

    周昊都被气笑了,撩起衣服,道:“我为了救你朋友跟僵尸打了一架,差点命都丢了,他就这鸟样?我欠他的还是怎么了?”

    僵尸已经很难让人接受了,如果说是纸魅那又要解释一番,干脆不解释,反正李建茵现在也相信世上是有僵尸的了。

    那一大块拳头印使得李建茵触目惊心,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你……对不起。”

    “没啥对不起的,这事跟你也没关系,就是那人也太狗了,这点伤不要紧,关键是我为了喊人跟我一块去把学费都搭进去了,就闹了这么个结果。”

    “事情我也给你平了,你也别再找我了。还有,他要是真的再敢尝试,我也真的敢杀他!拜拜,我回家睡觉了。”

    李建茵知道周昊是生气了,确实是吴磊做的太过分了。

    之前看周昊这么轻松就把丹药拿来了还以为盗墓很简单,要命的是居然遇到了僵尸,而周昊却依然能把丹药带回来,莫非他有杀僵尸的本领?

    平时自信满满、眼高于顶的李建茵现在也是一筹莫展,也不管现在是半夜了就打电话给哥哥李建国询问个办法,但她也没说把周昊给得罪了,只问如何能和周昊建立好感情。

    周昊回到店铺,发现师父还没休息,正在喝茶看电视,是《亮剑》。

    “还不睡啊师父?”

    “嗯,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张善元喝了口茶问道。

    周昊小心翼翼地看着张善元,准备开始编故事。

    “没有啊,中午就到那里,玩了一下午,我怕睡不惯别地的床就回来了,反正该玩的都玩了。”周昊佯装轻松道。

    “我给你的玉佩拿出来我看看。”张善元歪过脑袋说道。

    “放心吧你,这玉佩我还能看不好啊?”说着就扯着红绳从脖子里提出来给张善元看了一眼。

    “睡觉吧。”

    周昊洗好澡来到房间,十二个平方的大小他一个人睡绰绰有余,床上铺着竹席,毛巾被老旧却整洁干净,墙上糊着报纸,一张陈年海报上的郭富成正对他微笑。

    此时周昊心里很复杂,这比刚给余秋雅看完风水后还要复杂,这些天经历了他一生中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其实他也白忙活了一场。

    手机响了。

    “昊哥,我那啤酒啥时候能给我?/害羞/害羞。”

    “明天。”

    “好的!”

    周昊闭上了眼睛,脑袋里空空的,过了几秒钟后又拿起手机。

    “你说啤酒在地府好卖不?”

    他想赚冥宝,赚很多冥宝,提升实力,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牛头乐了,等他这句话都多久了。

    “必须好卖!/坏笑/坏笑。”

    周昊想起朋友圈里的微商,想了一会。

    “这样,我祖传的那种是没有了,普通的能搞到,我现在店铺流量少,你给我做线下代理,我给你900冥宝一瓶,你卖1000,不许多,让我发现了我就不给你供货了,行不。”

    平时没事做的时候周昊就会看看网店访客,竟然一个都没有,想找人刷单,又怕被发现后封店。

    如果自己一个一个上门推销的话又显得自己低三下四的,而且这工作量非常大,地府有多少阴神?数不过来的好吗?

    现在周昊已经知道自己亏了,早知道当初就不吹牛了,还祖传的啤酒,这牛要是没吹的话一瓶啤酒可是能卖2000冥宝的!

    也罢,毕竟成本可不一样,一瓶雪花的啤酒三块钱,一瓶百威的啤酒要八块,自己本钱少,那一万块钱也给出去了,现在身上就几百块了。

    “好啊!昊哥威武!昊哥666!”

    “对了,上次你说考核的事情,如果我赚到十万冥宝了,考核有没有可能不过?”

    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个,而且自己打小学习就不好,听到考试就头疼。

    牛头就知道周昊会对这个感兴趣,立马回道:“不可能的,这么说吧,只要你还没渡雷劫,这修为基本是花钱买的,毕竟财可通神嘛,到时候你找到土地公把冥宝给他就行了。”

    “好的我知道了,睡了。”

    虽然周昊有了想要赚冥宝的念头,也知道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但他始终不懂得做生意里“垄断”二字的魔力。

    垄断啊!

    明天汽油十块钱一升你买不买?

    有本事别开车!

    正准备睡下,手机又响了。

    “叔叔你好。”

    是李建国打来的。

    “周昊你好,这么晚打你电话真是不好意思。”

    “不要紧,有啥事你说。”

    电话那头李建国心头一喜,道:“是这样,我们告诉萌萌是你救了她之后她非要见你一面说要当面谢谢你,可她现在这情况还不方便下床,这……”

    周昊心想原来是这事,道:“行啊,明天早上我过去,顺便看看她恢复得怎么样了。”

    李建国心想想要建立良好的关系,还得多走动走动。

    早晨,周昊是被一阵急促的“叮咚”声吵醒的,发送者自然是牛头。

    “老哥你搞什么鬼?我还没睡醒呢!”周昊直接摁着语音发了出去。

    “抱歉昊哥,我用不睡觉的……/尴尬/尴尬。”

    “行了,我上午有点事,晚点给你想办法。”

    第一医院住院部。

    昨晚才来的这里,今天又来了,不过精神科住院区是在十八楼,而外科的是在十一楼。

    周昊左手持着一个煎饼果子,加了两个蛋,右手拿着一杯豆浆摇摇晃晃地就来到了李建国说的六号病房。

    “阿姨好。”

    “周昊来啦。”余少芬放下勺子起身说道,她正在给李萌萌喂粥。

    看向李萌萌,她身穿病服,黑发像轻纱一样垂在肩上,一双乌黑漆亮的大眼睛,纤巧嘴角含着微笑,真叫一个小鸟依人、剔透玲珑。

    “你就是周昊哥哥,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客气,这都是应该的,叫我周昊就行。”周昊唆了一口豆浆说道。

    李萌萌摇了摇脑袋,道:“才不是,昨天我能感觉到,所有人都不理我,就你管我,送我去医院,还给我做手术呢。”

    这一闹都把周昊给整得不好意思了,用拿豆浆的手挠了挠头,还把豆浆挤了出来出了个洋相。

    “那个,我帮你把个脉看看恢复得怎么样了吧。”实在找不到话题的周昊说道。

    “好啊。”说完就把手伸向周昊。

    入眼是白白嫩嫩的纤细玉臂,周昊更加尴尬了。

    打小他就没怎么和女孩子接触过,甚至读小学的时候有个叫布瑶莲的女生总是带头欺负周昊,说周昊没有爸爸妈妈,是被个臭老头捡回来的,家里开着一个死人店天天骗钱,貌似今天好像还有小学时的同学聚会,他也不是很想去。

    从那以后周昊对女生就没啥好感,也尽量不去接触女生,后来到了初中大家都流行谈恋爱,他也有喜欢的人,但因为自卑迟迟没说出口。

    定了心神后的周昊将李萌萌的手放在自己腿上,闭目把起脉。

    入手脉搏不沉不浮、四平八稳,属弦实之脉,带有柔和之象,有些微弱,这些数据用心电监护仪可是看不出来的。

    “还可以,不错。”

    余少芬露出笑容道:“太好了。”

    可李萌萌的笑容转瞬即逝,轻声道:“不知道还要多久我才能走路,人家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是啊,暑假也快过去了,马上就要开学了。”余少芬有些担忧。

    前不久能保住命就很高兴了,可现在。

    同样是人性。

    “一礼拜。”

    “真的?”母女二人惊喜道。

    周昊给了她们一个放心的眼神,道:“最多一礼拜。”

    华佗的药啊,放在地府蕴养一千多年了啊,1冥宝呢啊!

    “太棒了,那我就能去新学校读书啦。”李萌萌挥了一下小粉拳说道。

    余少芬像是不高兴了,道:“之前让你好好读书你不听,现在好,就考上个大专,你爸爸想给你找关系你也不肯。”

    “我读不进有什么办法嘛,而且高博的学姐学长人很好的,我在贴吧里都了解过了。”

    高博?

    高博软件职业技术学院?

    自己报的不也是这个学校吗?

    本身周昊也不爱读书,但张善元不这么认为,所以周昊就在苏洲找了个普通的大专读了,没事可以常回家看看张善元,毕竟他也老了。

    不过周昊可没提,看余少芬的态度像是有些看不起大专生似的,正好这时电话也响了,是王兵。

    从小学到初中,周昊就王兵这一个朋友,王兵从来没嫌弃周昊的出身,小的时候还一起偷过张善元的药酒喝,打开酒坛子闻那味儿就受不了,把酒和药材倒进河里,坛子打碎了打水漂玩,到现在张善元还以为那酒是被人偷了。

    “晚上小学同学聚会你去不去?鲁明说请客,不掏钱的,吃好饭后可能还有那种活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