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打脸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2本章字数:3526字

    李萌萌可是李建国的独生女,命都是自己救的,周昊能不知道?

    私生子?

    也不见得这么招摇吧?到处说自己是李建国的儿子?

    “你们看看,小莲真是太谦虚了,要是别人的话能不能认我们这帮老同学还是一说呢。”鲁明说道。

    知道了这件事后他也希望能结交一下布瑶莲的男朋友,心想这趟真是请对了,钱花得不冤枉!

    生意人做事情都是看投入和回报的,光投入,没回报,咋的?做慈善呢?

    然而部分生意人即便做慈善也是能得到回报的,打广告嘛。

    周昊也就想了那么一下,随后便投入到紧张的排位中。因为他玩的是刺客荆轲,抢了队友的人头刚被骂。

    现实中的荆轲好像在牛头手底下做一个阴兵头子,手底下管着十几号人,混得也就一般,改天有机会找他聊聊。

    “对了,待会我男朋友来了可是会给大家带礼物的哦。”布瑶莲说道。

    场面再次炸了。

    “真的假的?每个人都有吗?”

    “哇塞,这出手也太阔绰了吧。”

    “废话,人家家里该上亿呢。”

    布瑶莲笑了笑,道:“是的,除了某个人,大家都有。”

    “哈哈,谁啊这么倒霉。”

    “我大概猜到了。”

    “不会是周昊吧?”

    忽然有人提到自己的名字,周昊抬头看了众人一眼,发现没什么事就接着打游戏了。

    “就是周昊。”

    又提了一次,周昊将荆轲控制到野区打野去了,顺便也听听。

    布瑶莲接着说:“本来我不知道他要来的,不过咧,就算知道也不会给他这种人准备的。”

    小时候大家都知道周昊家里是做死人生意的,都觉得他晦气,有些就跟着布瑶莲一起埋汰他欺负他,好一点的就看看戏,至于真正帮周昊的,也就王兵一个,如果当时不是王兵,周昊就彻底活在噩梦里了。

    “为什么呢?我搞不懂以前你好像就有点针对周昊似的。”林娟问。

    布瑶莲喝了口茶,道:“本来我也不想说,但今天小娟问我,我就说出来吧。”

    “其实小的时候我也没那么讨厌他,但有一次我发现他居然偷吃我的零食,而且不是一次两次了。”

    “本来大家同学一场想吃的话,和我要我肯定会给的,但这样子我心里就很不舒服了,因为他偷吃的都是我没吃完的,你们想想,我一个女孩子家吃他吃过的零食是什么感觉?”

    这其实是个大乌龙。

    当初布瑶莲带薯片去学校是不假,但却是王兵想捉弄她,在她的薯片里加了些芥末,那时候周昊和王兵的关系也一般,和布瑶莲反而是同桌,发现了之后就把有芥末的薯片挑出来扔了。

    这一举动正好被布瑶莲看到,从此就开始各种看不起周昊,渐渐的,埋汰周昊都成习惯了,因为这个事情,她觉得周昊哪哪都不好,后来还要求换了座位。

    倒是王兵,看到周昊被挤兑,心里也愧疚,反而和周昊成了好朋友,后来找布瑶莲说这事情她也不信。

    这事儿周昊就做过一次,到了布瑶莲嘴里却不止一次。

    周昊做得是一点毛病都没有,诚信,正直,讲卫生。

    在场同学听了之后也纷纷说起周昊的不是。

    “没想到周昊还干过这种事。”

    “是啊,平时都看不出来。”

    “那老话怎么说的?三岁定八十!”

    周昊权当没听见,吃完饭咱就撤,对那种活动也没兴趣。

    “他妈的没完了?”王兵将手机摔在桌子上吼了一声。

    鸦雀无声。

    鲁明知道王兵和周昊是好朋友,他家条件也比一般人好很多,笑了两声,打圆场道:“行了大伙儿,这都过去的事了还说个啥,对了,小莲你男朋友什么时候到?”

    班长大人出面,事情轻松翻篇,大家把注意力又转到了这个富二代身上。

    下一秒,江南厅的门被推开了,一名身穿黑色西装、黑皮鞋,留着小分头的青年走了进来,手上戴着一只金光闪闪的手表,不知道什么价钱但肯定不便宜,还提着些东西。

    “大家好,我是布瑶莲的男朋友李家南,这些是给你们准备的礼物。”

    男生是每人一只zippo打火机,女生则是每人一瓶圣罗兰的香水,差不多都要五六百块钱一个。

    “哇塞,这款香水我看了好久,本来还想用开学后的生活费买的。”

    “这zippo才厉害呢,拿出去多有面子。”

    “这可是1941复刻版,我也想买但没钱。”

    这帮人还真是孩子,如果是上了社会的人就算没钱也不会说出来的。

    李家南把东西给了布瑶莲,布瑶莲一个一个地发。

    “我是不是买少了?”李家南看到周昊面前空空如也,便问道。

    “哦没事,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周昊。”

    李家南眉头皱了一下,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林娟和杨萍一起坐,李家南和布瑶莲一起坐。

    开始上菜,女生喝果汁男生喝啤酒,周昊则是啥也没倒,继续喝着铁观音,挺不错的。

    “南哥,听说小莲说您父亲是李建国,您能来和我们一起吃饭真是太荣幸了。”鲁明敬酒道。

    李家南一愣,看了布瑶莲一眼。

    搞什么?我爸爸的确在仁心集团不假,但只是个总经理,哪里是董事长?

    布瑶莲不动神色在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脚。

    李家南瞬间懂了,装逼嘛,得,上车!

    “这说的哪里话,你们是小莲同学,那就是我的同学,可不要这么客气了。”

    “没想到您这么平易近人,一切尽在不言中,我干了!”

    鲁明将高脚杯的啤酒一咕噜灌进嘴里,其他同学纷纷鼓掌,李家南也不示弱同样干了,同学们再次叫好。

    有了这一个开始,其他男同学也纷纷敬李家南,唯独周昊和王兵依旧在打王者时不时捡一筷子菜扔嘴里。

    “周昊,你怎么不敬家南酒,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家南。”布瑶莲挽着李家南的胳膊说。

    “忙着呢。”

    “偷主宰不要分心。”王兵提醒道。

    周昊根本不想敬酒,你女朋友这么欺负我,我还敬你酒,咋的,我贱啊?

    “周昊同学是吧?你这样是看不起我咯?”李家南将高脚杯重重地放在桌面上,场面再次冷静了下来。

    周昊抬头看了他一眼,真不觉得他和李建国哪里像,连私生子都算不上好吗?

    随后又低头专心打起了游戏,道:“我不会喝酒,你找别人去。”

    好么,这话说得好像李家南要敬他酒似的。

    “巴掌大的吴工区,还真没几个人敢这么和我说话。”随后又哼了一声。

    所谓吃人最短,拿人手软,在场的除了王兵都开始说周昊的不是,就连鲁明也皱起了眉头,这也太不识抬举了吧?

    王兵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正想怼他两句,周昊的手机却响了,此时正在开团,两人同时蹦了起来喊了一声卧槽!

    周昊这边的人除了荆轲已经团灭,对面四个残血,正是周昊收人头的好时机。

    一看来电显示是李建国,周昊想骂人但又不合适。

    之所以李建国会给周昊打电话还是因为李建茵,她感觉自己愧对周昊,到晚都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联系周昊,便和哥哥道出了实情,毕竟她虽然也三十多了但平时很少和人打交到。

    “李叔叔你好。”

    “周昊你在哪,我有些事想和你说。”

    李建国那头很吵,依稀还能听到划拳的声音,像是在喝酒。

    “我和同学在吃饭呢,松林饭店。”

    “太巧了,我也在松陵饭店,你在哪个厅,我去找你。”

    李建国找周昊自然是要说道说道李建茵的事,很简单,就是要说明吴磊的行为和李建茵一毛钱关系没有,但周昊吃了瘪李建茵也有责任,得补偿周昊。

    “江南厅。”

    “马上到。”

    布瑶莲不爽了,看到周昊这是要带人来蹭饭的节奏。

    “你这个人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你了,你经过大家同意了吗就叫人过来?”

    好么,你叫你男朋友来和大伙儿打过招呼吗?

    但周昊也觉得有些不地道,可看李建国好像挺着急的。

    “就是过来和我说点事情,不吃饭,班长,这应该不要紧吧?”

    刚才闹的不愉快,鲁明也只是点了点头说没事。

    之前布瑶莲说带男朋友来鲁明可是兴高采烈的还说人多热闹呢。

    得,饭是人家班长请的,他都不说什么,谁还会说?

    “这顿饭我来请,这里不欢迎你和你的朋友,你走吧。”李家南坐了下来冷冷说道。

    同学们也不说话了,但心里活动却是丰富得很,一个个都准备看周昊的笑话。

    王兵刚熄下去的火这会儿又点着了,他妈的什么玩意儿?不吃就不吃,有钱还吃不着了是怎么的!

    他正要发作,门被推开了,来人正是李建国。

    在场大部分人都认识他的,也有个别不认识,布瑶莲就是其中一个。

    “李叔叔你来了。”

    李建国点了点头,微笑环视着众人道:“他们是你的同学?等会儿付账的时候必须记我账上哦。”

    众人一惊,什么情况,周昊竟然认识李建国?而且李建国怎么只和周昊说话,跟自己儿子就看了一眼?都不带停留的?

    “南哥,你怎么不和你爸爸打招呼啊?”

    “真没想到李叔叔竟然亲自来了。”

    “对啊,和电视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李建国也惊了一下,爸爸?在场的,能担得起这两个字的恐怕只有自己吧?

    他疑惑地看向周昊。

    周昊指着李家南说道:“哦,这个人说是你儿子,怎么?你在外面养的?”

    此言一出,整个包厢像是响起一道炸雷,炸得众人外焦里嫩的。

    李家南是李建国的私生子?!而且周昊和李建国说话怎么感觉像是平辈交流似的?

    李建国也意识到周昊和自己讲话的语气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尊敬了,肯定是因为那个吴磊!

    “怎么可能,我就萌萌一个闺女。”随后李建国看向李家南,问道:“小伙子你是谁?”

    这下好,李建国当场否认,没这么个儿子,李家南脸色也涨得通红,结结巴巴道:“李叔叔,你,你好,我父亲是,是李事成,我和同学们开玩笑的,呵,呵呵……”

    李建国在商场混了半辈子,这里头的把戏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而且进门前也隐约听到有人说什么不欢迎你和你的朋友之类的话。

    而且所有人面前都有个小礼物,唯独周昊没有,这不是周昊被欺负了又是什么?

    “年轻人,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