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买药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2本章字数:2982字

    抽光了?当饭吃啊!

    纪晓岚,周昊不熟悉,只知道前几年黄山出了一款红方印香烟,三十块一包,上面写着“尝遍南北,独好徽之烟草——纪晓岚。”

    南北,屌不屌?

    周树人,周昊有些耳闻,曾经他老人家开会的时候抽烟都不需要火柴,点着一根开始后,就一根接着一根,就这么横。

    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周昊看了一眼满脸堆笑让自己吃鸡的张善元,回复道:“等会儿,我现在有事情。”

    纪晓岚是没有尝试过卷烟,今天听牛头说得神乎其神,而且是来自凡间的东西,才两千冥宝一包,这不是跟捡来的似的?

    周树人就更加如此,他在凡间抽过没有过滤嘴的香烟,现在出了新品种也十分向往。

    都是不差钱的主,谁在乎你一千两千的。

    殊不知,照他们这个速度,抽到后期得卖房子,二十分钟一包烟,自己拿计算机摁摁吧。

    吃完饭后周昊洗好碗,偷偷摸摸地去买了两包烟,正准备上架,想想还是算了,照他们这个抽烟速度,自己身上没多少钱了,可不够他们造。

    “在不?以后香烟每天两包,啤酒三天一箱。”

    牛头看到信息脸上就的表情就跟死妈了似的,凡间的东西这么难搞吗?

    也罢,自己一个月的俸禄是三万冥宝,按照周昊这个供货量,一个月能赚四万八,很不容易了。而且喝过啤酒的他,对地府的酒兴趣也没以前那么大了,这样也能省很多钱。

    “好的昊爷。”

    随后李萌萌找周昊聊了会天,李萌萌又想让周昊去陪她,周昊告诉她自己明天得上班,要早点休息,又聊了一会便开始打坐,如今的周昊只要运功,即便不睡觉也不会困,反而能更加精神,比喝红牛管用一百倍。

    早上八点,周昊拿着标配,煎饼和豆浆进了药店。

    邓力根看到周昊就来气,说:“吃好了再进来。”

    周昊心情不错,回了一句:“刷好牙再进来”就自顾自地去换工作服了。

    人家邓力根干了大半辈子中医,哪有时间练口才?和周昊搭腔只能让他气上加气。

    今天店长庞凯强休息,吃完早饭周昊就肆无忌惮地开始排位,正打到一半,来生意了。

    “老板,来十斤鹿茸。”

    邓力根倒吸一口冷气,最便宜的鹿茸都要十块钱一克了,十斤,五万块!提成五百呢。

    黄涛和李丹也惊到了,这样的大订单是很罕见的。

    “不卖,滚蛋。”周昊头也没抬地答道。

    干嘛啊!

    搞事情啊!

    “周昊……”李丹忍不住了,轻轻叫了一下他的名字。

    邓力根又悔恨了,想用手机录像,却光顾着吃惊给忘了。

    周昊抬头看向李丹笑了一下,随后放下手机,看着面前的王兵。

    “你还没死呢?”

    经过一天的休息,王兵已经好利索了,虽然院方要求他再住院观察几天,可他却说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拔下身上的针管就溜了。

    李丹松了口气,原来是认识的。黄涛也拍了拍心口,虽说他已经知道昨天买人参的那人脑子坏了,但他也不信每天都会有神经病找周昊。

    邓力根却是有些幸灾乐祸,我就说嘛,哪有人买鹿茸论斤买的?

    “有你在,我死的掉吗?哈哈。”王兵拿起周昊的手机帮他继续打了起来。

    这个游戏对于他而言比女人还重要,是不是自己的账号不要紧,玩一会过过瘾也行。

    周昊皱了下眉头,有些谨慎地问:“你爸和你说什么了?”

    三人看到他们只是吹牛唠嗑,也没再往这里注意了。

    “打前天我就没看到他人影子。”王兵顿了一下,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周昊继续说:“是我亲眼看到的。”

    难道是魂魄看到的?

    看到我在病房流泪?发疯?摆阵?吐血?

    周昊用手指摩挲着柜台,心不在焉地说:“看到啥了你?”

    “该看不该看的,都看到了。”王兵继续玩起游戏,手指熟练地在屏幕上驰骋。

    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太惊悚了,周昊一脸轻松道:“你爸的事儿你瞒了我这么久,得有十几年了吧?这帐怎么算?”

    周昊想想就来气,以前他的零花钱少,王兵的零花钱,没有。

    对,他没钱,一直没钱,周昊花五毛钱买一包卫龙的辣条,两人经常抢得差点打起来。

    “这可是我买的!”

    “你疯了吗?我们是兄弟啊!”

    王兵笑了笑,道:“没办法,我这是老头子逼的,而且你好像也有不少事情瞒着我吧?扯平,怎么样?”

    王兵的母亲在他两岁的时候去世了,王宏坤那个时候,包括现在,一直都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很少管他,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唯有一个住在乡下的奶奶平时管管他。

    难怪他的个性签名是:不管风吹雨打,王兵我依然潇洒。

    “你怎么会被车撞成那个逼样?”

    王兵叹了口气,道:“别提了,那天我走了之后等天黑了就摸到布瑶莲家去了,准备砸她家窗户,谁知道我刚砸了第一扇,就被他爸爸发现了,追出来要打我,我跑得太急,就被卡车撞了。”

    卡车!

    怎么不死卡你呢?

    “你也真做得出,懒得跟你废话,没事赶紧滚。”

    周昊并不喜欢谈论这个话题,因为太过惊悚了,这场合也不合适。他知道王兵这么干一定是想为自己出气。

    人生得此友,夫复何求?

    “滚你妹,我真是来买药的。”

    “你没病买什么药?”周昊白了他一眼,抢回手机。

    王兵挠了挠屁股,道:“谁说是买给我的,是帮我奶奶买的。”

    周昊小的时候经常和王兵一起去他奶奶家,他奶奶叫刘桂兰,他爷爷在王家排行老二,走得早。

    比刘桂兰小一辈或是同辈的都管她叫王二娘。那个时候刘桂兰还总煮鸡蛋给周昊吃呢。

    “奶奶怎么了?”周昊又放下手机问。

    周昊一直把师父当成爷爷,把王兵的奶奶当成自己的奶奶。

    “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有的时候神志十分清楚,有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会晕倒,我刚放暑假那会儿还带她去医院看了,说是老年痴呆,可老年痴呆又不会晕倒,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她还让我不要告诉我爸。”

    可怜天下父母心,不说全部,大部分父母还是不愿意麻烦自己子女的。

    “那你要买什么药?是谁让你来抓药的?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本来就是来买药的,碰巧看见你的罢了。有一天,一个人路过奶奶家讨了口水喝,我奶奶不仅给他喝水还给他下了碗面条,加鸡蛋呢。”

    “吃完后那个人说奶奶是菩萨心肠要给她算一卦,奶奶就想让他帮我爸算运程,可那个不肯,说只能算她自己,奶奶说自己一把年纪没几年过头了,没有什么好算的。”

    周昊皱了皱眉头,感觉事情有些蹊跷,道:“然后呢。”

    王兵低头看着周昊的手机屏幕,道:“那个,你先‘回城’吧,跟着队友你都0-3了。”

    尼玛!说正事呢!

    周昊直接退出了游戏,让他继续说。

    “然后那人说奶奶今年七十三岁,有个槛,还说什么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到,但只要过了这个槛,能过到一百岁咧。”

    “奶奶想起那几天身体不对劲,总犯迷糊,还昏倒,就问那个人是不是槛。那人直接站起来说是!随后就给我奶奶把脉,说是岁数大了,气血虚,火光低,家里进了小鬼闹事,这不扯淡吗?”

    “可他后来给了奶奶一张什么护身符,留下一个电话就走了,别说,拿到护身符后奶奶还确实好了几天,可没几天后又不行了,就打电话问他应该怎么办,他说要吃药补元气,什么贵吃什么,准能好。”

    “本来我是不信的,可一开始的时候可没人告诉她我奶奶今年七十三,而且经过前天你那事儿,我信了,就来帮奶奶买药了。”

    周昊先放下所有的思绪,质问道:“你哪来的钱?”

    王兵问心无愧,理直气壮道:“我跟我爸说奶奶病了要用钱,我爸给的,怎么啦?”

    中华有五术,分别是:山、医、相、卜、命。

    山术就是前文提过的道术,其他的就是字面意思。

    那人如果用山术,是不需要把脉的,用医术的话,又看不出有小鬼闹事,而且最重要的一个,没人告诉,他不可能知道刘桂兰的年龄,除非是猜的,或者做过调查的。

    若是算命算出来的,那么不管你是用什么方法算的,首先最基本的四个要素就是出生的年、月、日、时,没有这四个条件,排不成八字,如何算命?

    卜术是要借用道具的,而且想要占卜出一个人的精确年龄,是需要做大量工作的,不可能脱口而出。

    故,综上所述。

    “那人是个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