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庸医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2本章字数:3365字

    “怎么可能,我看那人有道行,而且他也没管奶奶要钱,他目的是什么?”

    这才是最头疼的,他不收钱,再骗也不能就骗碗面条啊,太给业界丢人了吧?

    “那你准备买什么药?”周昊问。

    之前他们所说的话,药店里其他三人一句没听进去,说到这句,邓力根却是听了个清楚,耳朵都快竖起来了,立马拿出手机弯下身子准备录像。

    一声微弱的“咔嚓”传来,所有人都没注意,周昊却是注意到了,暗劲巅峰的修为,六识何其强大?说他耳聪目明都是埋汰他了。

    “鹿茸五斤啊。”王兵不以为然道。

    卧槽,老爸的钱不是钱?大风刮来的?

    邓力根对智能机不熟悉,知道自己按错了,拍了一张照片下来,赶紧调成录像模式。

    黄涛和李丹也注意到周昊的那个朋友了,看来不像是开玩笑的。

    又一声轻轻的“叮”传来,周昊再次发现了。

    “哦,是这样的,先生,我们店里可能没有这么多现货,您可以留下地址和联系方式,然后支付百分之二十的定金,我们会在两个工作日内送到您指定的地址。”周昊露出标准的职业微笑,流利地说道。

    以周昊的记忆力,员工守则和其他规则他扫一眼就全部记下来了,想搞我?一点儿画面都不给你!

    他什么时候知道这些的?三人同时想着这个问题。

    王兵打了个冷颤,用手撸了撸胳膊,道:“你他妈恶不恶心?能不能好好说话?”

    “好的先生,您的需求我们一定尽量满足。”周昊脸上的笑容又浓了两分。

    看看,什么叫服务?什么叫销售?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

    黄涛和李丹也是一头雾水,这态度怎么忽然来了一个大转变。

    “算了,赶紧给我弄,完事儿我还要给奶奶送去呢。”

    “十分感谢您的慷慨,我现在给您开单子您去收银台付款就可以了。”周昊说完东翻西找,还真让他找到个收据本。

    王兵留下联系方式,付了钱就撤了。

    周昊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条微信,让他先别给奶奶吃任何药物,晚上他会去乡下给他奶奶看病。

    “不吃你让我买来干嘛?”

    周昊看到回信有些尴尬。

    “我有提成啊……”

    王兵这才感受到,如今感冒去买药,药师也不管你风热还是风寒,细菌还是病毒,让你买最贵的药就对了,其实一点也不黑。

    “你能拿多少提成?”

    “五百!呵呵,呵呵呵……”

    王兵真想冲回去抽他两个大嘴巴子,五百块的提成,让老子花五万出去……

    你疯了吗?我们是兄弟啊!

    邓力根脸色铁青,把音量开到最小,看着屏幕里周昊的笑脸气不打一处来,刚才不是还让他滚的吗?而且,这五百块是我的啊,我的!

    中药材区的提成向来和黄涛、李丹无关,而且所有人平均工资差不多,只不过累一点,五万的订单一个月能有几个?所以他们也没啥嫉妒的,倒是看到邓力根那张猪肝色的脸,心里别提多乐了。

    怕是他们知道周昊光是底薪就六千,那就又不一样了。

    吃完中饭周昊继续打游戏,他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了。

    “他妈的人呢?”

    “这儿呢,就是他!”

    两名大汉一个穿着T恤一个穿着Polo衫,手持棍棒地冲了进来。

    T恤男指着邓力根说道。

    “老逼头子,给我出来!”Polo男拽着邓力根的衣领就将他从柜台内往外拽。

    “马老板,你干什么,这是干什么。”邓力根身子不断往后退。

    那T恤男看来就是马老板了,他拿出医院的化验单往柜台上一拍:“你妈个逼的,让老子采阴补阳,采到后来整出一个前列腺炎!老子现在撒尿都不利索了,还不是你害的!”

    “不可能啊,书上是这么说的,不会错啊。”

    得,这老中医看病居然还看书,你怎么不上网查呢?

    黄涛和李丹也赶来了。

    “两位,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要动手。”黄涛象征性地扯了扯Polo男的胳膊。

    “周昊快来帮忙呀。”李丹对着周昊说。

    此时周昊正在开团,再来一个五万的订单老子都不接,谁有空跟你帮忙?

    李丹这才意识到之前邓力根总怼周昊,他能帮忙才怪了。

    “你们说这事儿怎么解决!”Polo男将手一松顺势一推说道。

    “赔钱,我赔钱。”邓力根喘气说道。

    T恤男脸色缓和了一些,道:“你说个数。”

    “五百。”邓力根伸出一只手说道。

    T恤怒了,瞪着眼珠子道:“五百?没个三万你想都别想!我第一次治疗就花了一千!最少要三个疗程,情况不好就是搭几万块进去都不一定能治好!”

    “而且医生说这毛病特别容易复发,你他妈五百块就把我打发了?来,刚才哪只手比的,你伸出来!”

    黄涛和李丹也都不说话,毕竟自己尽力了,况且你邓力根本来就不讨人喜欢。

    邓力根吓得手一缩,道:“我,我没钱……”

    马老板男说:“没钱?我也不要钱了,让我们打一顿!”

    “对!打死你个老逼头子!”

    此时周昊不仅将对方团灭,还取得了胜利,他看向那马老板,虽然看不到脸,但从他肩膀的起伏来看,他一定很生气。

    “现如今法治社会怎么能打人呢?有什么事不能放在台面上好好解决?”

    马老板和Polo男回过头,发现说话的是一名小子。

    “哪来的吊毛?谁裤子没穿好把你露出来了?”马老板说道。

    周昊也不气,道:“事情既然是本店的错,我们肯定会给阁下一个交代,但如果我们跟你讲理,您不讲理,那就别怪我们报警了。”

    说到这里,周昊嫌弃地看了一眼缩缩憋憋的邓力根,继续道:“这老头岁数也大了,弄不巧你推他一下,他往地上一瘫,你可得养他一辈子。”

    “再不济,他这把身子骨,动不动就是重伤,判你个三年五载的,不值当吧?想想家人。”

    听周昊这么说马老板也意识到自己冲动了,确实没必要这么干,打人对自己可没好处,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呢。

    “那你们说这事儿怎么办?”马老板跺了一下脚问。

    不打人可以,但决不能这么算了!

    邓力根缩着身子,眼神都有些空洞了。不会是被吓傻了吧?那还真需要弄些龙骨吃了。

    黄涛、李丹都说不出话来,齐齐看向周昊,看来周昊在潜移默化中俨然成了他们的主心骨。

    “这样,既然生病了,我帮你治好不就完了吗?你们之前的恐吓勒索敲诈,我们就不追究了,要知道,我们店里可是有监控的。”周昊指了指天花板角落的探头。

    马老板和Polo男都已经冷静了下来,赶忙把棍子往门外一扔。

    马老板道:“那你准备怎么治呢?你还会看病?”

    黄涛心想周昊最多就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懂些理论知识,万一毛病没看好,还加重了病情,这不添乱吗?

    李丹没想这么多,她纯粹觉得周昊在吹牛,他想先把事态稳定住。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这老头跟你说的采阴补阳,应该,应该是让你那个快完事儿的时候憋着,不要弄出来是吧?”

    周昊连姑娘手都没摸过,说到这方面也有些难以启齿。

    “没错,他还说这是什么狗屁房中术,能延年益寿,我回去试了没几天,就有这毛病了。”说到这里还瞪了邓力根一眼。

    “书上是这么说的,我也没试过啊……”邓力根一脸委屈道。

    “你还说!”Polo男指着邓力根怒道。

    自己的哥哥碰上这么个庸医他也很愤怒。

    《青囊书》:精之为物,欲动则生,不动不生,不动有益,过动则衰,强止有害,任其自然而无所勉强,盖保精法也。

    说白了就是顺其自然,该咋地咋的。

    从西医角度来说,按照邓力根的说法会使前列腺长期处于充血状态,精囊壁上的毛细血管扩张破裂,是会导致无菌性前列腺炎和精囊炎的。(奉劝各位千万不要尝试!)

    “这样,我给你开一副药方,你回去吃三天就会好转,半个月基本痊愈,再吃半个月巩固,如果没用,那三万块钱我出给你。”

    周昊这事儿做得滴水不漏,马老板也哑口无言,随后周昊便给他抓药去了,这药钱自然是邓力根付的,算下来周昊还赚了几块钱提成呢。

    两人拿到药就走了,说是如果真有这么神奇,病好了一定请周昊吃饭。

    神奇不神奇不知道,反正药方是来自《青囊书》。

    “那个,周昊,谢谢你啊。”邓力根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之前自己那么排挤他。

    而周昊想的却是大家在一起上班,内斗可以,但如果有外敌入侵,必须团结。

    这套说法,不仅可以用在这个小集体上,更大的集体,最大的集体,同样适用!

    觉得没毛病的评论666!

    整个过程,那女会计就当没发生一样,出来看了一眼就进办公室继续看电视了。

    “不客气,大家是同事嘛,还有,我只在这里呆一个月,你的位置还是你的。”

    经过五万块的订单后周昊终于弄清楚他为什么怼自己了,开玩笑,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邓力根一听顿时乐了,先前的尴尬也烟消云散,腆脸笑道:“那就好那就好,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额……反正明天所有人的早饭我请了!想吃啥?”

    “不是韭菜盒子就行,给我来个煎饼加豆浆。”

    “我要大饼油条。”

    “我要两个菜包子。”

    邓力根拍了拍胸口道:“包在我身上!”

    这就对了嘛,这样才是一个良好的工作坏境,要说这世上哪儿有坏人,不都是被逼的吗?

    很多时候让一个人服你,比让一个人怕你更酷。

    下班后周昊回店铺把两包烟上架,将链接发给牛头,随后准备了一些家伙什,还和白无常又买了些符咒,便开着张善元的电动车去接王兵了。

    两人的目的地是南社新村——王兵奶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