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牛头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3本章字数:3177字

    “昊爷你这是怎么了,谁那么大胆子把你伤成这样?”

    下一秒,那人已经到了周昊跟前,扶着周昊问。

    因为那人在朋友圈里看见过周昊的照片,所以看到周昊的正脸后一下就认出来了。

    周昊傻了。

    按照剧情来说自己不是应该死了吗?

    昊爷?

    什么情况?

    陈光耀也傻了,自己赌咒请来传说中的阴神,竟然管他叫爷?他何德何能啊!不会认错了吧?

    那人一拍脑袋,将那大得能遮住面容的铁帽摘了下去。

    入目是一张如同畜生的嘴脸。

    不。

    就是畜生。

    操你妈的。

    牛头!

    周昊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用死了不用死了!

    ……

    “牛元帅好大的官威啊。”

    周昊因为虚弱,声音很轻,但四周特别安静,陈光耀一字不差地全部听进了耳中。

    如果是阴神认错人,那还有一定的几率,但如果周昊这么说,等于是相认了啊!

    干嘛啊!

    搞事情啊!

    牛头心想倒霉了,一个没注意把昊爷伤成这样,躬着身子,搓着手腆脸笑道:“哪里哪里,昊爷说这话不是埋汰你牛弟吗?”

    周昊冷哼一声,道:“什么昊爷?什么牛弟?你一嗓子差点把我带走,我受得起吗?”

    牛头心知刚才那一下子把周昊弄伤了,他赶紧用手拍在周昊的肩膀上,还注入了些许仙气。

    他是隶属与地府的鬼仙,虽然是鬼修,但也是有仙气的。

    周昊用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四肢百骸都舒爽无比,两肩的阳火也砰然点着。

    牛头的这一下子,很舒服啊!

    “昊爷,这是怎么回事呀?”

    周昊手指着陈光耀,牛头也看了过去,陈光耀一个哆嗦,心知完蛋了。

    这两人竟然认识,不但认识,而且关系很好,不仅关系很好,牛头好像还……还有些怕他?

    “他心术不正,作法害人落魄,我发现后,他召出这里的孤魂想杀我,杀不死我就把你喊上来杀我了。”

    “我说,你们地府的人是不是一天天都闲得慌?什么人赌咒都得上来?亏你还是个元帅呢。”

    周昊越说越气,说到最后奚落起牛头了。

    赌咒喊冤,是一种法术,念咒让地府的阴神上来为自己办事,如果确实是对方干了伤天害理之事,地府有责任和义务为赌咒人平冤。

    如果赌咒人是想瞒蔽天机,借刀杀人,那么如果被发现了,对不起了,带你走。

    所以这是有“赌”的成分在里面的,赌地府的人是否能发现。

    “昊爷所言是否实属?”

    闻言后的牛头声音很冷,那“官威”又上来了。

    妈的,这货差点害我把昊爷弄死,不能放过他!

    陈光耀将脑袋叩在地上,心知自己赌输了。

    “属实。”

    “你还有何话要说?”

    牛头像是主持正义的使者问道。

    “我陈光耀幼年入道,中年被逐出师门,自问半生年华,并无做任何愧对良心之事。”

    周昊忍不住了,破口骂道:“我放你妈个屁!你欲借地仙之手杀人,还犯了邪淫,作法使人落魄,现如今想杀我,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陈光耀解释道:“我之所以帮阿瑶的确是为了赚钱不假,但我也看出那个柳燕莺是短命相,要到她的生辰后算了一卦,与面相无异。”

    “至于和阿瑶的事情我并未威胁,是她自愿的。她的死更加和我无关,是她为情所困服毒自杀,我见她可怜,不想让她堕入枉死地狱,就留在了身边为她超度,如今已经快完成了,怨气也几乎没了,不日便能入地府投胎。”

    柳燕莺的面相自己看过,确实不咋地,但寿命是要配合八字看的,自己不能光看面相决定。虽然面相能看个大概出来,但面相是会变的,唯有用八字排出来的命格不会变。

    “那你暗害我奶奶是何居心?”周昊说话的态度缓和了一些。

    因为被棺材抬走那次,他也的确发现阿瑶的怨气并不是那么的浓重。

    “真的只是为了和王宏坤交好,一把手的人情,可以让我赚很多钱的。”

    “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周昊不解,赚钱不能好好赚吗?像自己,凭着自身努力上班赚钱就很好啊。

    (拉你个倒,不还是走后门的吗?)

    “捐款啊,我捐了很多钱,几十万了。”

    说到这里,陈光耀不自觉地站了起来,摸出手机,像看不见牛头似的,走到周昊身边打开了微信-钱包-腾讯公益-个人中心。

    “您已捐善款687500元。”

    说着,还打开了相册,翻出一张照片,天空蔚蓝,背景是一栋粉刷过的楼房,一群小孩穿着崭新的衣服,拉着横幅,脸上黑黑的,不怎么干净,笑得却是很甜。

    “谢谢陈叔叔,我们一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是小胖,这是妞妞,这个豆豆最努力了,每个礼拜都会给我打电话汇报学习情况,真的,看到他们能茁壮成长,真的很开心啊……”

    情到深处,陈光耀笑着流下了眼泪。

    自己小的时候没读过几年书就去修道了,他最渴望的,并非大富大贵,只是像个普通人家的小孩一样读书写字,吃饭睡觉。

    “不论你善恶如何,孽镜台都有显现,如今你瞒蔽天机,赌咒喊冤,情况本帅已查明,你无需多言,走罢!”

    牛头说着就举起手准备往陈光耀的天灵盖拍去。

    陈光耀如若无视,看着照片里一张张可爱的笑脸失神发愣。

    “等等。”

    周昊吸了吸鼻子说道。

    陈光耀醒了过来。

    “可是他……”

    周昊打断牛头,盯着他冷声道:“我说,等等。”

    “那就等一会,反正也不忙,呵呵。”

    下一秒周昊说道:“我要保他,他不能跟你走。”

    牛头愣了,陈光耀也愣了。

    赌咒失败,从没谁能幸免!

    “昊爷,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事儿自古到今,从来就没有……”

    周昊叹了口气,道:“这两天行情不好,以后货也不知道能不能弄到,唉。”

    牛头何其机灵,要不是生得这模样,粘上毛他就是猴儿。

    “办法也不是没有,容我想想,我想想。”

    此时陈光耀已经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

    和牛头讨价还价?

    大哥你怎么那么屌?

    “那就快点想。”

    不仅还价。

    还敢催促!

    牛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拍大腿道:“有了!咱们可以这样,我取他的头发带走,找个纸人做成替身。”

    “交差前我让马面去找崔判官喝酒,崔判官喝多了肯定也不检查了,全权让我处理,然后我就说拷打的时候一个失手魂飞魄散了,反正没有投到地狱道之前,阴身不会重塑,散了也就散了,常有的事。”

    “生死簿上该怎样还是怎样,我开个闹钟,等按照他原来的寿元已尽时,上来带他走,怎么样?”

    恐怕,类似的事情,下面的人做过,上面的人同样做得不少。

    “就这么办。”

    别的咱们不论。

    诚信、正直、讲卫生!

    没毛病吧?

    “犯道陈光耀因妄想借地府阴神之手,杀害吴工区南社镇周昊一案,现已查明,由本帅将其押遣回府!”

    牛头扯着嗓子喊了一句,拔了陈光耀一撮头发就消失了。

    “昊爷,咱们有缘再见,哈哈哈……”

    牛头一走,陈光耀“扑通”一下又跪了下来。

    “大恩不言谢,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周昊将其扶了起来,道:“我生平没什么人值得我佩服,你算一个。”

    很多时候,让一个人服你,比让一个人怕你,更酷。

    周昊对陈光耀是如此,反之,亦是如此。

    ……

    “我说,你老是戴墨镜口罩不嫌捂得慌?”周昊问。

    陈光耀将口罩摘下,入眼是一口夸张的大龅牙,就像是嘴里塞了大半个鸡爪似的。

    周昊想笑,愣是憋住了。

    “笑呗,没事。”

    “哈哈哈哈哈哈!”

    “那墨镜呢?”

    陈光耀又把墨镜摘下。

    周昊的笑容戛然而止。

    只见陈光耀的左眼竟然瞎了!那块地方只能看到一小块眼白。

    “这……”

    陈光耀凄惨一笑,道:“早年师门的事情,都过去了。”

    对方不想说,周昊自然不会追问。

    两人一同检查了一下王兵,发现没什么大碍。

    说到王兵,周昊又想起陈光耀的那个分身,问是怎么回事。

    其实陈光耀早就布下迷阵,那个根本不是分身,而是一团凝聚完毕的阴气罢了,自己的修为不过是暗劲中期。

    我说呢,原来是发现自己打不过我,不然也没必要闹到赌咒的程度。

    这样也好,不然以周昊的修为,一刀将其杀了,周昊可背上大因果,犯了大错误,怕是扣冥宝都不好使。

    在王兵醒来之前,陈光耀和周昊互留了联系方式就走了。

    毕竟之前王兵对他可是动了杀心的。

    等他醒来后周昊将事情解释清楚,但牛头的出现却是隐瞒了,太过惊悚,低调低调。

    将王兵送回家,周昊就开着电动车回家睡觉了。

    “昊爷,我今天表现还行不?/害羞/害羞。”

    “不错,我刚收到通知,这两天行情又恢复了,你说气人不气人,逗我呢这是,行了,我要休息了。”

    牛头心想是你逗我呢吧?

    “好的,昊爷晚安!/可爱/可爱。”

    周昊洗完澡,把毛巾挤干将席子擦了一下,随后舒舒服服地往床上一趟,睡觉。

    手机又响了,是来自淘宝的消息。

    “你是周昊吗?你前不久得到的拿块血玉能卖给我吗?”

    周昊看着他的ID。

    吕奉先。

    不熟啊。

    “你是?”

    “吕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