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周昊之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3本章字数:3625字

    《道法秘传》妖篇:生人毙命,或法或自,七魄不散,封于体内,置于尸地,吸天地灵,纳日月精,随造化行,生其灵智,尸成妖身。盖尸妖也。

    周昊惊讶了。

    妖,有通天彻地之能的,自己是对手吗?

    尸妖的双手布满绿色的妖气,猛然间向周昊冲了过来。

    周昊自知靠武功本来就打不过,如此只能斗法。

    他用左手抓住右手的手腕,右手结剑指,瞄准尸妖额头,将酝酿好的阳火点射了过去。

    由阳火塑成的射线速度不慢,即将打在尸妖额头之时却被她一手拍开,疾速前行的射线瞬间化为光点,消散。

    我擦,这一招足以将行尸打得叫爹,却被尸妖一巴掌给毁了!

    “还不走!”周昊发现余向龙还没走,催了一声,咬开还没结痂的舌尖,吐出一口舌尖血一把抓在手心。

    “三清收邪乱纷纷,手持仙剑出天门,精血加持仙剑身,收斩邪魔不正神!”

    周昊比出剑指,两把阳火长刃显了出来。

    余向龙感觉到炙热,眼睛却看不见任何东西,惊讶之余,他答道:“你护我丫头周全,我怎能舍你独活?”

    周昊还没接茬,尸妖冷哼一声:“那就都别活了!”随后一脚飞踹而来。

    “走!”周昊怒吼,推开余向龙,一刀劈向尸妖。

    这次有了些效果,但只是使尸妖身形顿了一下,周昊趁机用另一只手的阳火刃刺向尸妖的额头。

    余向龙也看准时机,再使了一次铁山靠。

    得手!

    尸妖被打了一个后空翻,站定后喘着气。

    余向龙彻底惊呆了,面前模样是女人,声音却是个老头的家伙,身体堪比钢铁!自己的肩膀也是生疼。

    他知道自己的铁山靠已经成了气候,别看他八十来岁的年纪,碗口粗的树干都是能撞断的。

    “我看你还有几招。”

    周昊闻言感觉哪里不对劲,看向双手。

    我操!

    断了!

    长达一米左右的阳火刃如今只剩下十几厘米。

    搞什么?

    天天要人命啊!

    开个破网店我他妈得罪谁了我!

    难道真的要动用那招?

    “我还有一招,不知道你可敢接下?”周昊问。

    黑衣老者控制着尸妖轻笑一声,道:“老夫看你不过弱冠之年,能有几分道行?就这么将你杀了也忒不讲道义,有什么招数你就使出来,老夫定当全盘接下。”

    周昊松了口气,能答应我就好。

    他扭头对余向龙说道:“我不知道叫你啥好,你是余总的爷爷,我也就叫你一声爷爷了,爷爷,我家里有一年迈师父,今天我要是回不去了,你可得帮我照顾好他。”

    余向龙急了,道:“周昊你想干什么?你别做傻事,建良肯定喊人去……”

    周昊打断了他,无力地摇了摇头,道:“没用的,来多少人都没用,你就说答不答应,可以的话你就走吧。”

    与此同时,余建良已经将余秋雅安置好,并且带了两辆金杯面包车的人过来,还有两把火器。

    管你是人是鬼,这玩意儿还摆不平你?

    “周昊,你是条汉子,我答应你,你若是能活着走出来,我和你拜把子,希望你不要嫌弃。”

    周昊凄惨地笑了,活着?还有可能吗?

    “好。”

    “对了,事后不要报警。”

    随后余向龙走了,他知道,这场战斗是他这辈子经历过最难忘的一场。

    他有任务,周昊将张善元托付给他,他必须要活着,履行诺言。

    “只有咱们两个人了,好好打一场?看看谁的手腕硬?”周昊冷冷笑道。

    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请招吧。”

    周昊手结剑指竖于胸前念道:“天清地灵,日阳月阴,太极九精,上皇高真,出登元清,入隐玄阴,吾奉血河老祖敕,急急如律令!”

    与此同时,周昊运转起体内的阳火,冲击着身体各个穴位,一身的修为正飞速被激发,周昊身体散发出一阵空前猛烈的阳火在体表流转,长发也无风无声地飘了起来!

    “雕虫小技。”

    尸妖十分不屑,抱着手臂看着周昊冷笑。

    “是吗?”

    周昊掏出店里的钥匙,快速依次插入自己的神阙穴、膻中穴、巨阙穴、中级穴。

    通过之前的打斗,他已经知道穴位对尸妖来说是没有用处的。

    但是,对自己有用。

    当钥匙捅进周昊巨阙穴时,尸妖瞪着眼睛喊了声:“不!”随后动作起来,向周昊冲了过去。

    他疯了吗?

    玉石俱焚?

    晚了。

    一切都太迟了。

    此时的周昊将钥匙从中级穴拔了出来。

    气门四个大穴。

    悉数破身!

    其实到了这里,周昊适才念得法咒还未完。

    “哈哈哈哈!”周昊如疯如魔地狂笑。

    “杀!”

    法咒言毕。

    巨量的鲜血和阳火如同潮水般涌出周昊的身体,他身上缠绕着的阳火也变成金红色,满头白发砰然炸起!

    同时间,一道血红色的人形虚影从天而降由周昊的天灵盖钻入他体内。

    尸妖拳头上的绿色妖气大盛,砸向周昊。

    周昊裂开嘴巴,露出残忍的笑容,一拳回击。

    时间停顿了两三秒。

    两人拳头间竟“轰”的一声产生爆炸!

    周昊连退三步,有些微微喘息。

    反观尸妖,直接被周昊的拳头震飞,撞到了一堵洁白的墙壁上,身体滑落了下来。

    那面墙也被她的身体砸出一个大坑。

    周昊意念一动,身体疾速向尸妖前去,打铁要趁热。

    他踹向尸妖,全身的金红色阳火都向那只脚聚拢。

    如果开了阴眼,你能看到他的脚燃起了熊熊烈火。

    “轰”的一声炸响,尸妖的身体直接被周昊踹成弓形,身体撞到墙上再次多了一个坑。

    周昊的半只脚掌直接插进了尸妖的身体,将其烧出一个洞来。

    此时。

    无需招式。

    绝对的力量能碾压一切!

    双击!

    评论!

    666!

    远在京城的黑衣老者捂着胸口呕出一滩血,身体连退数步。

    这小子疯了,血河老祖他都敢请上身!

    起初他念咒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发觉什么。

    当他毁了自己气门四个大穴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却已经迟了。

    这是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二的打法!

    他心有不甘,拿起神坛上的法刀割破手腕动脉,整只手顿时鲜血淋淋,他快速结了几个手印,念了法咒后将手伸进铜盆水中。

    别墅内的周昊确定尸妖已死后,也重重地倒在地上,没想到尸妖竟然这么脆。

    她已经很肉了,是你输出高。

    他拼尽全部的力气想要睁着眼睛,自以为只要睁着眼,就不会睡着。

    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这次临死前他没有想到张善元,因为余向龙答应他会照顾好自己的师父。

    那,没什么牵挂了吧?

    隐约间,他看到尸妖身体的上方伸出一只由黑气凝结成的手掌虚影,那只手抓向尸妖,扯出一个人形的虚影,随后所有的虚影都消失不见了。

    幻觉吧?

    算了。

    太累了……

    黑衣老者将从水盆中抓出来的东西放进一只空的酒坛中,贴上符咒,随后自己也昏倒在地上。

    “人呢人呢,怎么没动静了。”

    这时余建良带着近二十人冲进别墅,却发现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飞快地冲上二楼,看到一片狼藉,周昊倒在血泊中。

    之前那身手了得的女人也死得很惨,胸口留着一个黑漆漆的血洞。

    余建良扑到周昊跟前,不停地摇着他的身体。

    “喂,醒来,醒来啊!”

    他救了爷爷,救了姐姐,也间接救了我。

    死了?不行,我余建良虽是纨绔子弟,但并非狼心狗肺,你对我们余家恩重如山,仅仅吃了我家一顿饭就这么死了?

    不可以!

    “报警!叫救护车!都他妈愣着干什么!”余建良回首骂道。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来的那帮打手也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惊了。

    他们知道这场战斗,绝对不是人类与人类之间所产生的。

    “建良。”

    余建良张望起来,发现余向龙坐在墙角抽着烟。

    “爷爷,周昊怎么成这样了?为什么会这样?”

    余向龙其实并没有走,他练过龟息功,影藏住气息后就躲在一边悄悄观察。

    他亲眼看到周昊的自残式打法,一拳一脚直接将那女人给打杀了,自己却也这样了。

    余向龙戎马一生,也没有经历过今晚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呼出一口烟,同时叹气,道:“周昊临死前交代过不要报警,并且要好好照顾他的师父。”

    “死……”余建良看着周昊,心里很难受,他明明是个好人,之前自己还总挤兑他。

    周昊忽然睁开双眼。

    “我操老子居然没死?”

    不对啊。

    按照《道法秘传》里写的,这可是个杀招,血河老祖这玩意儿在哪儿都不受待见,他一出现,必有人死。

    可自己现在却好好的。

    哈哈哈哈哈!

    “喂,你就不能把我扶起来吗?”

    余建良叹了口气,把余向龙扶了起来。

    搞什么?

    “喂!”

    “建良,你今晚把周昊的尸体处理好,明天我们去把他的师父接回京城。”

    周昊都快气哭了,扶我那么困难吗?

    我又不是碰瓷的,好赖也是你们救命恩人啊。

    “你们聋了还是瞎了啊!老子他妈的好好的呢!”

    余建良点了点头,说:“好的,爷爷你也早点休息吧。”

    余向龙苦笑一声,道:“睡不着了,天亮就出发吧。”

    忽然。

    一阵阴冷袭来,所有气血方刚的汉子都打了个冷颤,就好像掉到冰窟窿里似的。

    “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旦无常万事休。管他是贫困立锥,还是富可敌国,谁都逃不过咱们哥俩的手掌心呐,嘿嘿嘿嘿。”

    周昊抬头一看,说话这人身高两米有余,面容粗狂,身穿黑袍,头戴黑帽,上面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大字,一条粗粗的铁锁链缠绕在身上。

    站在他边上那人,周昊认识,是白无常,造型依旧潇洒。

    等会儿!

    黑白无常!

    老子还是死了?

    “七爷,我死了吗?”周昊不敢相信道。

    再看其他人。

    “爷爷,这里太冷了,还是回房间吧。”

    余向龙不舍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周昊,点了点头。

    “不然我们哥俩上来干嘛?找你斗地主啊?”白无常没好气道。

    黑无常瞪着眼睛,气呼呼道:“小子,你叫他不叫我,几个意思?看不起我呗?”

    周昊依旧懵逼,看了白无常一眼。

    白无常用口型无声说道:“八爷。”

    这是在帮自己呢。

    “哪儿敢啊八爷,我就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黑无常问向白无常:“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老在你那里买符咒的傻逼?”

    白无常扯了他一下,道:“怎么可能,我没事说周昊是傻逼干什么?是另外一个。”

    黑无常心想,在地府用符咒别人自己不会画?

    哄鬼呢?

    额……

    自己就是无常鬼啊。

    哈哈哈哈。

    “七爷八爷,我还没活够呢,有没有办法让我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