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王卫军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3本章字数:3098字

    “爷爷!您怎么在这里?”周昊惊讶问道。

    王卫军死了有二十多年了,哪里见过周昊呢?

    “你,你是……”

    周昊也意识到自己鲁莽了。

    “我叫周昊,您有一儿子叫王宏坤,孙子叫王兵,我和王兵是八拜之交,有过命的交情。”

    王卫军根本不信,这黄泉路上但凡没有鬼差押送的都是苦命人,怕是这小伙子要找我当替死鬼吧?

    他很虚弱,说道:“小伙子,我快被这里的罡风吹散了,而且我命魂不稳,身有残缺,你找我作替死鬼也没有用的,快走吧。”

    周昊急得抓耳挠腮,要是别人的话自己早就一走了之。

    可这是王兵的爷爷。

    那就是我爷爷啊!

    他摸了摸口袋,发现手机竟然能被带下来,也是虚影状态。

    打开朋友圈,先是把自己所有的自拍都删掉了,然后找出去年和王兵还有刘桂兰一起拍的照片递给了王卫军。

    照片上,是在南社村屋子的大门口,刘桂兰坐在方板凳上笑得很开心,周昊和王兵一左一右地站在两边,伸出剪刀手。

    周昊依记得当初是请隔壁的孙奶奶拍的,老年人不会用智能手机,反复试了很多次才将这照片拍了出来。

    王卫军愣了,摸了摸手机屏幕上刘桂兰的脸。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尽管曾经的媳妇年华已逝,成了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但他一眼就能认出。

    是她!

    “桂兰……”

    看向右边的王兵,和年轻时候的自己真有几分相像。

    再看左边的周昊,和面前这小伙子一模一样。

    “还真是,可周昊你怎么在走回头路呢?”

    “我是被坏人害死的,阎王知道后允我还阳报仇,倒是爷爷您怎么会还在黄泉路上?您去世有二十多年了,不行,我把你背到酆都去!”周昊说着就要把王卫军扶起来。

    他无力地摇了摇手,道:“使不得,你背着我,怕是咱俩连恶狗岭都过不去,就算能到酆都,肯定也好几天了,到时候怕是你的尸身都坏了,你就不要管我这老头子了。”

    这倒是个好人,要是其他人遇到与自己有渊源的,巴不得带自己走呢。

    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不行,我和王兵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兄弟,您是他爷爷,就是我爷爷,我背您!”周昊说着就要来硬的。

    王卫军推着周昊的手,道:“周昊,爷爷知道你是好孩子,但你背我去酆都咱俩谁都讨不到好。这样,我在凡间睡得不舒服,你回去之后帮我开棺一看便知,实在不行就一把火把我尸身烧了,这样我就能恢复,我自己能走,也不耽误你。”

    “可是如果在这段时间里,您出了意外怎么办?”周昊问道。

    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王卫军闹了个魂飞魄散,他这辈子都不会安心。

    王卫军苦笑一声,道:“我命魂有损,要找替死鬼的找不到我,不然我怕是早就灰飞烟灭了,你快去吧。”

    周昊左思右想,王卫军说得是对的。

    他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在注意自己这里,从口袋里摸出一把聚阴符,自己留了一张,剩下的四张都给了王卫军。

    “爷爷,这些聚阴符您留着,不要叫人看见了,等我还阳后就为您办这事。”

    说完周昊就准备走,想了想,还是把最后一张聚阴符也递给了王卫军。

    拿到聚阴符的王卫军,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当周昊把最后一张符咒给他时,他的命魂厚实程度已经和此时的周昊无异,可始终站不起来。

    王卫军心知周昊一定是个有道行的能人,他和自己的孙子都没见过一面,却为自己带来了这样一位贵人,心情真是难以言表。

    “周昊你一路走好。”

    “知道了爷爷。”周昊笑着回答,心里却觉得怪怪的。

    一路走好……

    话分两头,自打周昊的命魂被带走后,余向龙回了房间唉声叹气,余建良也不知道咋整了。

    虽他说平时的生活圈子不是普通人能接触到的,这样使他整个人要更加成熟,但说到底他还只是个大学生而已。

    他拿出手机打给了余秋雅,不敢说出了人命,只说那女人被周昊打跑了,周昊受了重伤,应该怎么办。

    余秋雅猛然间想起前几天吴工区出了一名年轻的神医,传得沸沸扬扬,其师父更是有着起死回生之能。

    不会就是周昊师徒吧?

    老先生的手段也厉害着呢,那天在公司里周昊昏了过去,怎么叫都叫不醒,老先生过来喊了两声周昊就醒了过来。

    “这样,我知道周昊在吴工区有一名师父,本领大得很,他一定有办法救周昊。”

    余建良听了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周昊并非重伤,而是死了,本领再大也没用啊!

    “可周昊伤得很重,我看他快不行了,要不还是找大姐和大姐夫吧,他们做医药的,一定认识很多厉害的大夫。”

    他想的是通过大姐和大姐夫办一张死亡证明,然后给周昊的师父看,不明不白地就这么死了,他老人家一定无法接受的。

    余秋雅心想大姐他们就算认识的医生再厉害也不至于能起死回生吧?而且周昊已经危在旦夕,就算送到吴工的医院,怕是周昊也不行了。

    她急了。

    “建良,我前两天听说吴工区出了一对能够起死回生的师徒,我怀疑就是周昊!我发定位给你,你赶紧送到周昊师父那里,老先生一定有办法的!你不要太放肆,见到人一定要有礼貌。”

    店铺内。

    张善元看到周昊衣服上的血,吓得差点背过去。

    “这是谁干的!”张善元回过神愤怒道。

    余建良把那些打手都遣散了,是他一个人送周昊来的。

    “老先生,一言难尽啊,还是先看看周昊怎么样了吧。”

    他哪里敢说周昊是被活活打死的,老先生的怒火,他不敢承接。

    张善元给周昊检查了一遍身体。

    身上一道伤疤都没有,这血肯定是别人的。

    那就好,那就好。

    “这些血是哪里来的?”张善元故作镇定道。

    余建良之前一直都在观察张善元的表情,可他看向周昊身上时,发现周昊的伤口竟然奇迹般的不见了。

    “那个,我们在屠宰场吃牛头火锅,然后周昊说要看杀牛,走过去的时候不小心溅到的,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昏倒了。”

    余建良这慌撒得是一点水准都没有,谁他妈吃火锅跑屠宰场去吃?

    张善元自然信了,因为他以前还真就带着周昊,去屠宰场买牛肉下火锅吃,能省不少钱呢,还新鲜,而且有些内脏屠宰场方面的人是不要的,他捡走好好打理一下就能变得很美味。

    他再回想起那天在医院,周昊也是无故昏倒,张善元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老先生,周昊是不是快不行了?”李建良小心翼翼地问。

    你妈才不行了。

    我徒弟好着呢。

    “小问题。”张善元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

    余建良一看张善元这么轻松。

    难道……

    不可能!

    可是……

    没有可是!

    人已经死了!

    “周昊动都不动啊,而且,而且心跳也没有……好像是,是死了吧……”

    余建良一边说这话的时候,身子一边再往后退,深怕他老人家发起火来自己要倒霉。

    他亲眼所见周昊和余向龙一起打那女人都打不过,可最后周昊能将那女人杀了,周昊的武功肯定是面前这老先生传授的,那么……

    余建良想都不敢想。

    “大惊小怪,谁又说人死不能复生呢?”张善元含笑说完后,在周昊的床底下拿出一盏上次布七星阵时用的油灯,点亮后摆在了周昊床头,就算你丢了魂看到了也能走回来。

    他手结三清指竖于胸前,念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尼玛尼玛哄!”

    张善元可不傻,他知道周昊一定是小时候吃得不好,现在营养跟不上才会这样的。

    他从小就教育周昊禁止碰那些对肾不好的玩意儿,可还是发生了这种事情,那一定是营养跟不上了。

    不行,等昊昊醒过来我还得去南社偷只鸡回来!

    余建良看向周昊的尸体,始终纹丝不动,而且他也没有感觉张善元念咒的时候有什么能量波动之类的,就像是电影里的神棍一般。

    姐姐是不是搞错了?

    黄泉路上,周昊走得腿都快断了,终于看到前方有些许亮光。

    朝着光明前行,总不会错的。

    他咬牙奔了过去,看到那亮光只是一个橘黄色的光点,伸手摸了摸。

    场景一变,自己已经身处房间之中。

    看到自己的肉身完好无损地躺在床上,数了数,七魄一个不少。

    肯定是白无常带我走时那几下弄的。

    七爷依旧威武!

    依旧666!

    此时的张善元用眼角瞥了余建良一眼,发现他正盯着周昊的身体看。

    于是便继续叽里咕噜地念起了法咒。

    “&*快…&点¥%起&…来@#呀~~再#%¥不&…起@#…%来#$$完%&^蛋$%啦~~”

    余建良觉得这咒语挺奇怪的,便看向了张善元。

    迫不及待还阳的周昊赶紧对准肉身,往上一躺。

    三秒后。

    张善元发现周昊的眼皮轻微动了两下,将三清指变为剑指指向周昊。

    “尼玛尼玛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