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拜师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3本章字数:3098字

    周昊身子猛地一抽,整个人直接坐了起来!

    “我操!”余建良往后一个猛跳,因为之前和张善元说话的时候身体一直在退,这么一跳害得他直接撞在墙上,那块地方糊的报纸都被他蹭破了。

    周昊看了看手脚,又看了看四周。

    “哈哈哈哈哈。”

    爽!

    张善元先前看到周昊眼皮动了,他忽然坐起来也是没被吓到,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周昊狂笑这么一嗓子,却是把他老人家吓得不轻。

    “周……昊,周昊,你活过来了?”余建良虽然露出看到鬼了的眼神,但是却骨起勇气一磨三蹭地上前用手指戳了戳周昊的胳膊。

    周昊故意张大嘴大叫一声:“啊!”

    “鬼啊!”

    余建良吓得两腿发麻,想跑,却发现双腿跟灌了铅似的,动都动不了,手臂张牙舞爪地乱甩。

    “哈哈哈哈!”周昊再次大笑。

    可不是他疯了。

    你要是死上一次,还能活过来。

    估计你得高兴地跳到房顶上来一曲江南style。

    张善元眼疾手快,对着周昊的脑瓜反手就是一巴掌。

    “发什么病!几点了!人家不睡觉啊!”

    周昊一口气没笑过来,咳嗽了两声,喘着气,他看了看余建良。

    算了,之前你那么埋汰我,我吓你一下算是扯平。

    “喂,还没缓过来啊你?”周昊笑道。

    余建良收起挥舞的手臂,站定。

    “缓过来了,过来了,你,你真的活了?”

    他始终不敢相信,实在太匪夷所思了,他明明看见周昊之前浑身是血,身上还有四个血洞,张善元帮他把衣服去了,检查一遍就完好无损了!?

    “你看不见啊?”周昊不以为然。

    “哦……”余建良若有所知地点了点头。

    下一秒。

    “尼玛尼玛哄!”他手结剑指指向周昊。

    周昊用手撑着脑袋,跟看傻子似的看向他。

    张善元再次微微受惊,也不知所以地看着他。

    “你他妈疯了?”周昊问。

    经过几番对话,余建良终于是信了。

    两人都看着自己,他有些尴尬,挠了挠头,笑了。

    之前在别墅里的时候他确实看过周昊的伤口,可再看到时却已经好了,不是张善元干的还能是谁?

    先前还装模作样地问血是哪来的。

    干嘛?

    扮猪吃虎?

    没必要吧老先生,不,老神仙。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余建良单膝下跪,低头双手抱拳说道。

    张善元又被吓了一跳……

    今天是怎么了?

    万圣节?

    “小家伙你这是做什么呢?”

    张善元在人前都是道骨仙风的模样。

    就相当于很多人面对其他人的时候,都是戴着一层面具似的。

    “拜师!我已经决定了,师父您本领通天,我要放弃学业,放弃一切荣华富贵跟您学艺!”余建良坚定道。

    张善元闻言,爽朗笑道:“哈哈哈……”

    他还没笑完,周昊哀怨道:“几点啦……”他将调子拖得老长。

    张善元收起笑容,道:“小家伙你有所不知,周昊乃是我座下关门弟子,老夫已经整整二十年不曾收过徒弟了,况且学法修道要从天灵盖还没长全就开始,你现在拜师,为时晚矣!快起来吧。”

    关门弟子?

    我是师父的最后一个弟子?

    难道师父还有过其他徒弟?

    拉倒吧。

    红道真人,蓝道骗人。

    就他这身本事,放在阴阳行当里属于蓝道骗人的手段。

    自己有《道法秘传》、《相决》、《青囊书》,还会打太极拳呢,自己才是正统红道真人。

    余建良沮丧地站了起来,本想拜张善元为师,学一身本领,日后说不定还能成仙呢,可却没想到人家根本不收自己。

    想起周昊鬼神莫测的医术,开山辟石的武术,羡慕死啦!

    试问哪个男儿不想有这么大的本事呢?

    “行了,你们早些休息。”随后张善元就撤了。

    余建良小心翼翼地坐在周昊床边,看着他,道:“没想到你和你的师父那么厉害。”

    周昊早就看出来张善元肯定又是借题发挥。

    自己一向都是该配合他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偏偏张善元每次都能演得淋漓尽致,完美收场。

    周昊将床头那盏油灯取了过来,吹灭,抽出床头的餐巾纸擦拭着,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呐,有其利,必有其弊。”

    余建良说道:“本来我们以为你死了,准备明天天一亮就带你师父去北京,我姐姐让我送你过来,说你师父一定有办法,没想到还真有办法。”

    说到余秋雅,周昊陷入沉思,先前的杀局,后来的尸妖,余秋雅怕是得罪了个厉害的人物。

    而这个人就是自己奉旨上来要捉拿的妖道。

    不对……余秋雅一个普通女孩,怎么会接触到那个妖道,而且还上升到要她命的程度?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不管了。

    是福是祸躲不过,要死要活屌朝上!

    有本事真他妈关我三亿年!

    而且……

    阎王爷的圣旨有BUG呀,他可没规定我多久办成~~

    周昊掏出一张护身符,道:“你回头把这个给你姐姐,然后给他雇几个保镖,反正你们家也不差钱。”

    余建良哪里是傻子,之前那个强悍的女人就是奔着余秋雅的命去的。

    他没急着接符咒,道:“你的意思是还有人要害我姐?”

    周昊不动神色地点了点头。

    余建良把符咒推了过去,道:“那你给我姐当保镖呗!”

    老铁们。

    这建议怎么样?

    24小时全天候贴身保卫那种。

    周昊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就像是看傻子似的。

    余建良心知周昊不肯,就刚才那么一下直接就把命弄丢了。

    “那让你师父去呗,他去肯定没问题。”余建良说道。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正确的决定似的。

    让我师父去?

    去送死啊?

    我还没孝顺够他老人家呢。

    师父不能死!

    感情余建良和牛头是一个性格,给出的建议一个比一个好,我恨不得拿笔在你脸上写一百个6。

    我们师徒欠你的啊?你脸大啊?

    周昊将护身符往余建良怀里一塞,道:“我本身就有工作,还是开后门进去的,厉害吧,吴工的李建国知道不?那家药店就是仁心集团的产业。”

    李建国?

    大姐夫?

    搞什么啊!

    余建良一脸懵逼,道:“李建国是我大姐余少芬的丈夫啊!这世上还有这么巧的事情?你们啥关系?”

    周昊把自己是如何与李家交好的过程和余建良说了。

    也得知当年的李建国不过是个穷小子,而余少芬的父亲,也就是余建良的大伯,只有余少芬这么一个姑娘,豪门配上穷小子,结局挺惨的。

    尽管后来李建国的事业突飞猛进,但在余家眼里,那不过是小儿科,余少芬每隔几年就会回京城过一次年,每次都被冷嘲热讽。

    “这样,反正我学校就在新区,这段时间我得上班,而且事情不少,有什么事等我开学再说。”

    余建良可着急啊,家里兄弟姐妹那么多,他唯独和余秋雅关系最好,千万不能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那这段时间怎么办?”

    周昊心中冷笑,道:“我死了,你以为那人讨得到好?”

    余建良不解,道:“那女的不是也死了吗?”

    周昊懒得跟他解释,反正给他保证最少一个月内余秋雅不会有事,也让他不要和余秋雅说有人要杀她,省得她惶恐。

    将余建良这纨绔大少爷送走后,周昊洗了个澡,毕竟身上还有些血腥味,这味道来自于自己,他想想都觉得心疼。

    躺在床上,回想起这几天的事情跟他妈的做梦一样,动辄就是生死。

    自己好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无形中好像有一只手掌在推着自己向前进。

    手机响了,周昊拿起一看。

    “这事儿咱俩没完!”

    是吕布,牛头把他弄出来之后还说了他一通,都快委屈死了。

    周昊来劲了。

    “没完?怎么个没完?你上来?打我?”

    “你这个意思就是我怕你了?”

    “我真他妈弄不懂,谁给你的自信?”

    吕布看着周昊发来的文字,气得脸色铁青,抓手机的手直发抖。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血玉你还不还来?要是你还过来,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愤怒/愤怒。”

    周昊反正还阳了。

    继续浪,慌什么?

    地府里两大阴帅给自己撑腰,秦广王都对我客客气气的。

    “还你妈妈,还你爸爸,还你爷爷,还你奶奶。”

    “我就是不还,不还,不还。”

    “你能拿我怎么样?还是那句话,有本事你上来,不服就是干。”

    随后周昊就开了静音,把手机扣在床头充电。

    睡觉!

    你不是几次三番找我,我不回吗?

    骂你两句我就撤,气死你气死你。

    …………

    周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总能出现王卫军趴在地上的样子。

    没走过黄泉路的不知道,走过的,绝对是记忆犹新,一辈子也忘不了,可他在那里一趴就是二十几年……

    等明天必须和王兵商量一下,另外再给王卫军找个好阴宅。

    阴宅风水讲究甚多,华夏的太祖山是昆仑山,它是华夏所有龙脉的根,然后分延各个少祖山,再往下便是父母山,山下就是穴位,然后成形,认形点穴,木星取节,水星取泡。

    有山有水,富贵双全,想要找到一处好的穴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