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开棺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3本章字数:3326字

    周昊顿了一会儿说道:“我家,我家在东门开花圈店的啊,不信你们下班跟我去看。”

    “那你怎么和人家将军结拜上了?”黄涛问。

    编故事模式开启。

    “是这么回事,昨天不是有个女的来找我吗?就是给那个将军看病的,看好了之后他老人家就说要和我结拜,我也没办法啊。”

    “那你怎么认识那个女的咧?那女的是谁呀?”李丹八卦的脾气上来了。

    “哦,她啊,她是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姐姐,和我虽然不是很熟,但是她找我去看病,我不能不去吧?你们说是不是?”

    如今的周昊说瞎话真是张嘴就来,但还达不到给666的标准。

    饭后周昊打了一下午王者荣耀,胜负各半,段位原地踏步,浪费一下午,气得他想砸手机。

    和赌钱一样,赢了还想赢;没输赢就感觉浪费时间;输了就想着,早知道他妈的不玩儿了。

    人性。

    游戏只为放松心情,休闲娱乐。太过执着等级、段位、排名,还不如多跑跑步、看看书来的实在。

    回到家。

    张善元又给周昊煮了一锅鸡汤,本来周昊不准备回来吃的,但约的时间是六点,而且张善元烧的菜味道可是很好的。

    昨天没空给牛头香烟,今天一次性给了四包。他也在想着等日后有钱了,每个月给牛头供一次货,省得天天这么麻烦。

    来到白无常店里,周昊把用完的符咒买齐了。

    虽说自己会画,但是麻烦,而且七爷对自己属实不错,照顾一下生意也无可厚非。

    买完后看了一下余额有两万多,现在也卖香烟,照这个速度,没多久就可以突破暗劲,到达化境了。

    完事儿他开着电动车去接了王兵,然后去了南社村。

    刘桂兰听说要迁坟,也是慎重其事,准备了一整天,王宏坤也赶来了,并且还带来了一位风水师。

    他想的是周昊精通的是医术。而且他做过调查,张善元最多帮人算算命,看看阳宅风水,阴宅风水倒是从来没有过,张真人的名气响当当的,还是很容易调查的。

    “周昊,这位是苏洲道教协会的徐满生徐道长,是我专门请来为王兵他爷爷迁坟的。”

    徐满生穿着一件薄薄的灰色中山装,黑色裤子,头发不长,五十几岁的年纪,看上去文绉绉的。

    周昊点了点头,徐满生亦是如此。

    “昊昊,爷爷后来还说什么了吗?”刘桂兰问。

    “没有,爷爷就说了让我帮他开棺,实在不行就火化,只有这两句。”周昊说道。

    徐满生微微皱眉。

    不迁坟?那会不会扣钱?

    对于王宏坤带了个风水师过来,周昊也没啥想法,毕竟多个人多份力嘛。

    南社村坟地,这里依旧乱糟糟的,有个土包高一些,有的则是低一些,大小不一,东一块西一块,有些地方长着花草,有些地方空空如也,总结下来一个字——乱。

    刘桂兰拿出五牲贡品,还有一瓶酒摆在王卫军坟前,眼睛也有些红红的,像是回忆起从前的日子了。

    王宏坤,王兵,周昊都站在坟前。

    徐满生上前一步,拿出一张折叠好的黄纸,将其打开,上面写满了毛笔字。

    念道:“丁酉年六月十七,弟子徐满生,敢昭告于三清四御,五方五老,六丁六甲,九天真王,九天玄女,三十二天帝,三十六天将,六十甲子神,七十二地煞星:

    今择吉日良辰,奉设微诚,齐备五牲,但愿诸神留恩,笑纳微贡,降下福泽,今受机缘,入葬此处,掘凿筑治,惊动诸神,行事不谨,冲撞幽冥,或违天纲,或犯魁魅,或惊地府,或逆太岁,此且谢过,拜请赐福左右,一路无恙消亡,死者安详,生者隆昌。”

    念完后他将这黄纸给烧了,吊着嗓子喊道:“礼毕,破土!”

    王宏坤父子和周昊拿起手边的铲子便挖了起来,约莫过了五分钟左右,挖到一快沾满泥土的黑色木板,这应该就是棺材盖了。

    又是二十分钟过去,坑内一只完整的棺材显露了出来。

    “叔叔,那咱们这就开棺吧?”周昊问。

    王宏坤看向徐满生,问:“徐道长的意见呢?”

    徐满生摇了摇头,道:“这棺轻易开不得,所谓入土为安,我等将其挖出已然大不敬,若要开棺,怕是有暴尸之嫌。”

    刘桂兰一听“暴尸”这两个字,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这……怕是不合适吧?

    王宏坤也是这么想的。

    王兵没想法,反正周昊说啥就是啥。

    周昊摸了摸下巴。

    搞什么?爷爷让我要么开棺,要么一把火烧了,这样的话一件都做不到了啊。

    “那直接迁坟吗?”王宏坤问。

    徐满生说道:“正是,既然在村口已经备好车了,那便随我直接去新墓将坟迁了即可。”

    王宏坤请他的时候是托了关系的,并且说过不要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对方,毕竟身为一把手,只因为一个梦就迁坟,未免有些影响形象了。

    并且王宏坤做事十分谨慎全面,听说要迁坟,已经在村口安排好了运送的车辆,殡仪馆那头也联系好了,尽量一次性把事情做好,不耽误工夫。

    “不行,必须要开棺,迁不迁坟再说。”周昊说道。

    徐满生笑了笑,道:“年轻人,贫道挑选的那处乃是玉阶登名龙,所谓玉阶登名实有名,此星端的位中清。为官身佩金鱼贵,栋梁忠臣为圣明。说得便是此穴了,若是将王公葬于穴中,王家日后定能出官员。”

    妈了逼,已经出了,你还不知道呢吧?

    “不管怎么样已经挖出来了,开棺看看又有何妨?况且现在天也黑了,算不上暴尸。”周昊说道。

    徐满生不爽了,先前和王宏坤谈好的价格是迁个坟,酬金一万块,这如果不迁坟,岂不是没自己什么事了吗?那有没有一万块就不好说了。

    虽说这王老板举止得体,落落大方,交流起来也很好说话,但现在哪个做生意的走出去不是这副样子?

    涉及到钱了,又不一样了,无论如何,今天这坟必须迁!

    徐满生冷哼一声,道:“年轻人,你可懂阴阳之道?你可懂风水之道?此处虽说没多少人,但算下来也有五个之多,生人带着阳气,若是阳气飘进棺木中,死者就不好过了,怕是王家运势也要动一动了。”

    刘桂兰又怕了,王卫军走后,她最在意的就是儿子和孙子,后来又加上一个周昊,若真的像这位先生说的,那咱们不开棺了。

    王宏坤以前从不信这方面的事情,他只信自己,但后来有所改观,他认为是有一定联系的,所以也紧张了两分。

    “我这里有一张聚阴符,只要第一时间贴在棺内,保证不会有这种现象。”周昊掏出刚买的符咒说道。

    徐满生眼疾手快,一把抢了过来,指手画脚地说:“你这符咒连符头、符脚都没有,怕是连敕都未曾敕过吧?对了,年轻人,你可知道何为敕符?”

    敕符就是画符的最后一道手续,结金刚指对着符头、符胆、符脚点三下,点的时候要念咒,符头、符胆、符脚就是符咒的上、中、下三个部分所画的内容。

    敕没敕过不知道,有本事你去问白无常。

    但周昊又不能这么说,他正要开口,徐满生指着符咒上的红印说道:“‘阴帅谢必安印’?谢必安是谁?我只知道符印有太上老君、九天玄女、文昌帝君等等,却从未听说有谁用这谢必安的。”

    周昊怒了,他正想上去抢过符咒,王兵跳了出来。

    “你他妈跟谁俩呢?我哥们招你惹你了?开个棺多大点事情啊?他的符没用你倒是画个符给我看看啊。”

    “莫要吵嘴莫要吵嘴,好好讲。”刘桂兰拉着王兵说。

    王宏坤也瞪了王兵一眼。

    周昊冷静了下来。

    这老东西一、不知道暴尸的含义;二、他连王宏坤一脸的官相都没看出来;三、真正的符咒抓在手里是真是假感受不出;四、连白无常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

    他拿出手机给赵青山发了个短信,说是他们协会有没有徐满生这么个人。

    那个年代人的名字都差不多,除了书香门第外,取不出什么花头,所以他能大概猜到是哪几个字。

    “事不宜迟,咱们还是尽快迁坟罢。”

    徐满生也懒得跟他计较,早点把事情办了早点跑路,啊不是,早点休息。

    “不行,今天必须开棺,不明不白地就迁坟,事情没有解决谁来负这个责任!?”

    “什么事情呢?”徐满生问道。

    周昊心想完了,说漏嘴了。

    这个事情自然就是王卫军在黄泉路苦苦磨了二十年。

    “就是爷爷托我办的事情,他说要么开棺,要么火化,这两件事如果做不到其中的任何一件,那么迁坟毫无意义。”

    周昊说着就拿起铲子,准备开棺。

    “你们怎么能……”

    徐满生话没说完,周昊恶狠狠地回头指着他鼻子说道:“今天谁阻止我开棺我保证把他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大兵!”

    王兵答应了一声后也拿起铲子一起开棺。

    全程王宏坤都没有说话,因为他始终觉得周昊更加靠谱,刘桂兰也相信周昊,毕竟自己的怪病可是周昊治好的。

    因为之前那人说是家里闹小鬼的原因,如今自己好了,不就证明周昊把鬼抓了吗?

    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其实是陈光耀捣鬼。

    “贫道倒要看看你们能开出什么!”徐满生说完后就站到一边。

    相对于一万块,还是不被打更重要。

    因为时间久了,棺材边与棺材钉之间的咬合也变差了,周昊兄弟二人轻轻松松就把棺材盖给撬松了。

    周昊将聚阴符塞进棺材里。

    “砰”的一声闷响,棺材盖被掀翻落地。

    众人伸出脑袋往棺材里看去……

    周昊、王兵惊呆了。

    刘桂兰、王宏坤眼睛红了。

    徐满生被吓到了。

    只见棺材里的那副骸骨……

    是跪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