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来了!

    更新时间:2019-02-14 00:10:11本章字数:2621字

    阔别半年,新书还是来了,话不多说,下面发布新书《阴阳采购员》第一章

    “那个小女孩掉江里了!”

    东江桥上一声惊呼,打破了晨跑人的平静。

    “怎么回事?!”

    “掉下去还是自己跳的?”

    “掉下去的!”

    “她的父母呢!”

    “不知道,先想办法救人!”

    几个穿着汗衫的叔伯和路过的群众站在桥边,着急地看着下方江面在扑腾水花的七岁小女孩,却没人能伸出援手。

    二十多米高的石桥,就算会水的人也不敢贸然从这一头扎进去,何况此时正值雨季,水流湍急,跳下去能否救人还说不得,搞不好自己的命都得搭进去。

    此时已经过去十几秒,热心的市民们越来越多,但他们除了拨打电话和拍视频,一筹莫展。

    眼看着小女孩就要被大水冲走,沉尸江底。

    就在这时,一名骑着电动车的男子弃车从桥路迅速冲来,把戴在头上的黄色帽子摘掉,同时还把兜里的手机丢了出来,在市民们的惊呼声中,他跃过栏杆,狠狠地从二十多米高的桥上跳了下去。

    在翻过桥栏的那一瞬间,几乎能看到周围市民脸上那震惊的表情,以及听到一个年轻人爆出一句卧槽。

    众人在这一瞬间,只来得及看清来者是一个青年,穿着黄色衣服,上面印着一只袋鼠,写着“美团外卖”四个字,然后便狠狠地扎了下去,伴随着尖锐的破空之声。

    噗通一声,水花溅起两米之高。

    尽管入水姿势不如运动员那般标准有观赏性,但在所有人眼中,这是世界上最优美和最具有暴力美学的跳水动作,没有之一。

    很快,陈飞抓住了小女孩的细胳膊,他推着女孩的身子游向岸边。

    孩子吓得哇哇大哭,还呛了好几口水,众人纷纷挥拳庆祝。

    牛逼!

    然而。

    新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去的时候是顺水,如今逆流往返,难度是成倍数增加的!

    不知过了多久,陈飞的意识开始模糊,在救人过程中他喝了太多浑浊的江水,有些水进了胃,有些水,进了气管……

    推着……推着……陈飞发现自己推不动了……

    呼吸困难……

    累……

    困……

    什么都不知道了……

    ……

    “额……”

    陈飞醒了。

    他发现自己的身子不能动弹,就像是鬼压床一样。

    他想张口说话,声音是能发出来,可嘴巴张不开。睁开眼,是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

    周围汽车的鸣笛声十分清晰,陈飞知道,自己得救了。

    那就好,我还要挣钱给爷爷治病呢。

    “小女孩被救上来了!”

    一阵陌生的声音响起,终于让陈飞松了口气。

    他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把孩子推上去,岸边距离江面的可有一米五左右的高度呢。

    可陈飞怎么也没有想到,陌生人的下一句话,直接将陈飞打入深渊。

    “但这小伙子淹死了……”

    陌生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整个过程他都亲眼所见。

    陈飞将小女孩推到江边的排污口管道上后,就被湍急的江水冲走了……

    一阵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开门声,关门声。

    “大家都散开!”

    医生和护士训练有素地赶来,一名护士撬开了陈飞的嘴,将陈飞口中的淤泥和脏水清理了出来。

    陈飞能感受到自己的下巴被人推起,气道一下子就被打开了,胸口也在被人按压着。

    陈飞的嘴唇似乎被什么盖住了,大量的空气被吹进了陈飞的口腔。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宋医生,病人始终没有心跳,已经死亡了……”一名护士哽咽道。

    来的路上他们都听说了,一名外卖小哥发现有孩子溺水后不顾自己的安危,选择在第一时间跳进东江救人。

    孩子被救上来了,可他……

    宋医生失落道:“联系家属吧……”

    陌生老大爷抓着宋医生的手说道:“大夫,你们再努力一下,这孩子命苦,不能就这么死了啊。”

    宋医生叹了口气。

    “对不起,死者已经没有生命特征了,我们尽力了……”

    很快,陈飞感觉自己被抬上了救护车,路面坑坑洼洼,颠簸不堪。

    颠着……颠着……陈飞的意识模糊了。

    ……

    一上午,陈飞的事迹传遍了苏城的大街小巷,媒体报道,还上了头条。

    英雄很年轻,也就20岁,身上穿着一件洗得有些发白的外卖工作服,腿上穿的牛仔裤更是千锤百炼,沾满了污渍,裤口磨破,看起来非常普通。

    如此普通的溺水青年,完全没有英雄该有的高大傲骨模样,反而到处都透着底层百姓在生活上挣扎的痕迹,看起来是那般的弱小。

    但,他依旧是英雄。

    苏城的英雄!

    英雄留下来的遗物不多,只有一辆陈旧的电动车和一部摔破的小米2手机,那是他赖以生存的工具,车坐垫下还放着一瓶1.5L的可乐瓶子,里面装着用来解渴的白开水。

    善良淳朴的百姓,在生活温饱线上苦苦挣扎,却用坚强的肩膀,扛起了社会中最该有的责任。

    ……

    奇怪了。

    陈飞又一次醒了过来。

    他被一片阴冷所包围,周围漆黑一片,他坐起身,居然成功了。

    紧接着。

    他咕噜噜滚到了地面上,抬头一看,那是一个又一个的抽屉。

    停尸房?

    和电影里的一样!

    难道我真的死了?

    我现在是灵魂?

    不可能!

    他猛地站起身,终于看到了一丝光亮。

    红红的,就像一只小眼睛,忽明忽暗。一个人影若隐若现。

    “有,有人吗?”陈飞战战兢兢问道。

    那抹红光忽然对着自己袭来,陈飞吓得往后一退。

    啪。

    红光砸在自己脚下,火星四溅。

    香烟头?

    陈飞看向那人形轮廓,惊讶地问道:“你,你能看见我?!”

    轮廓佝偻着身子缓缓站起,慢慢向前走了两步,鞋底拖在地面上的沙沙声极为刺耳。

    窗前,朦胧的月光下。

    陈飞发现那是一个穿着破布衣服,瘦骨嶙峋的老人,凹陷的眼窝,脸上布满皱纹,就像树皮一样粗糙。

    老人抬起了一只手,手背上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长长的指甲又厚又黄,整个人如同一副骨头架子。

    “你,过来。”

    沙哑的声音像是来自深渊,陈飞内心升起了一阵强烈的恐惧,可不知为什么,老人的声音似是有一种魔力。

    陈飞缓缓地走了过去……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老人咧嘴露出了惨白的笑容,脸上的褶子都挤到了一起,丑陋无比。

    “我不是人,不过我和你一样。”

    陈飞回头看了看那些抽屉,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我真的死了?”

    老人:“你难道不知道跳下去救人的话,自己会死吗?”

    “我没来得及想。”

    “如果让你重来一次,你还会去救人吗?”

    陈飞沉默了片刻,说道:“会,她还是个孩子,不过我会更加的小心,争取活下来。”

    老人神色古怪地看了陈飞一眼。

    “多说无益,你生前表现良好,死后可以在地府谋份差事,当个鬼差,你做好准备了吗?”

    此时的陈飞根本听不进去。

    他难受极了。

    没想到自己居然真死了。

    爷爷怎么办?

    我还没活够呢!

    “不,不行!你一定有办法救我,只要能让我活下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老人保持着奇怪的神色看着陈飞,这一眼将陈飞看得心里发慌,头皮发麻。

    “你……杀过人,你杀过很多人,如果你愿意把自己的戾气给我,我就能给你分配一个不错的职位,如何?”

    陈飞听得一头雾水。

    “我没杀人!你冤枉我!我……”

    老人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你忘了而已。你就说吧,是否愿意和我交换。”

    陈飞都快委屈死了,自己高中毕业后就开始送外卖,连杀猪都不会,更别说杀人了。

    但现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交换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