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楔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30本章字数:2238字

    富丽堂皇的宫殿,此时不免有几分衰败。

    宫殿内有一沉睡的女子拥着厚厚的锦衾,她的睫毛微动,缓缓的睁开双眼,那宛若空灵般的面孔却带着几丝病态的美,额头间还有一道疤痕被几丝秀发挡住。

    突然“吱呀”一声,门开了,几丝凛冽的风从缝隙间吹了进来,这时,一个模样清秀的丫鬟出现在门前,她小心的端着一碗汤药步入。或许感觉到一丝凉意,床榻之上的女子紧了紧裹在身上的被子,还忍不住轻咳了几声。

    见状,丫鬟忙放下手中的药碗,帮着她又加了床被子后说道:“娘娘,既然你醒了,就先趁热把药喝了吧!”

    见女子轻轻点头,丫鬟才拿起调羹小心的喂药。

    中药很浓郁,不免有几分刺鼻。可是女子却旧面不改色的喝下。

    “咳咳。”喝完之后又是一阵轻咳。

    “绿欢,他们又难为你了?”女子皱眉问道。

    “娘娘你想多了,他们怎么会为难我那,他们对我很好的。”绿欢急忙掩饰道。

    “你在说谎,你耳上一直带着的……咳咳……琉璃耳环都不见了。”女子轻咳着,随后又看着眼神中有几分慌乱的绿欢不禁道:“到也是难为你了,若是当初进宫时……咳……就把你留在公主府,此时的你怕已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吧!”女子的眼眸里充满歉意。

    “跟着娘娘自是绿欢心甘情愿的,若非绿欢进宫,只怕娘娘如今只能孤身一人面对着华丽的牢笼。绿欢是不忍此事发生的。”绿欢看像女子的眼里透漏着些许心疼,绿欢比女子大上几岁,像是姐姐看待妹妹一般心疼。女子笑笑不禁又是轻咳几声,“外面下雪了吧!”女子看向窗外有些出神,纷纷扰扰的雪花缓缓下落,伴着凛冽的寒风,干秃的树枝摇曳着自己不在柔软的枝干。

    “娘娘。”看着这样的女子,绿欢不禁喊了一声。女子听到这声不禁回神,不禁苦笑,“十年了,我竟还是这般的……想着柳承彦……咳咳。”断续的话语中满满的自我厌弃。见此绿欢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沉默。因为绿欢知道,陈浅言现在所需要的是一个倾听的人。

    “这间长云门,明明是他之前许诺过要藏住……我的金屋。”陈浅言想咳却忍住了,她缓了口气后才接着道:“如今却成了囚困我的牢笼。绿欢你说这是不……咳……是太可笑了。”陈浅言审视着屋子里每一件物品,平静的叙述着仿佛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没登绿欢回答,陈浅言却望着那隐约还能看出昔日华丽的书桌出神,恍惚间仿佛看见了那一日的景象。

    “皇后失德,迷惑与巫蛊,不可成天命,其上授玺,罢退长云门。钦此”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张昭宣读完圣旨后又道:“皇后接旨吧!呦,瞧瞧杂家这嘴,废后陈氏接旨吧!”张昭趾高气扬的看着陈浅言,陈浅言不可置信的摇头,“不可能,陛下不会这么对本宫的,你个狗奴才竟敢假传圣旨,来人把他给本宫拖出去仗毙。”陈浅言站起身,骄傲的如一只孔雀,娇纵的语气一如往昔。

    被骂的张昭豪不在意,只是满眼的不屑,“废后陈氏,不管你接不接,陛下这旨意杂家可是传达了。”说完便将圣旨应塞进陈浅言的手里。

    “狗奴才,你给本宫站住。”陈浅言见张昭无视她的话,不禁想伸手去拉住他,无奈,被几个想要巴结张昭的小太监一把推开,陈浅言的额头撞到了那张朱红色的书桌。鲜血如注的流下,仿佛一朵盛开的曼珠沙华。

    “娘娘。”‘这是绿欢的声音。’“小安子,瞧你粗手粗脚的把咱娘娘都差点撞坏了,下次可要轻着点,好了好了,陛下可等着咱家复命那,咱家可不能让陛下等急了,走吧!”‘狗奴才,你……’然后陈浅言的意识便不在清晰了。

    思及至此,陈浅言不禁抚上额头间的那道疤痕,笑了笑道:“绿欢,你说说我是有多蠢……”声音中充满了复杂。

    “咳咳,当初柳承彦已经……下达了废后的圣旨,我却依旧以……咳咳,皇咳咳……皇后自居,恐怕早已成为那些下人的笑料了吧!”语气里净是自嘲,她咳的也越来越重。

    一边的绿欢见此,急忙上前轻拍陈浅言的后背。

    “我无……咳咳……”陈浅言本想告诉绿欢自己无事,但此刻已然咳的说不出话来,症状也有愈演愈烈之势。她看着一旁焦心的绿欢,本想要强挤出丝宽慰的笑容,可却发现自己连笑一笑的力气都失去了。

    “娘娘,你咳血了。”绿欢突然惊呼道。

    陈阿娇这才看向手中的手绢,洁白的绢面此时已有了一抹鲜红,她想要说些什么,却已无法说出,只觉眼前一黑,便向床榻上倒去。

    “娘娘,你怎么了,娘娘,娘娘……”绿欢惊慌失措地喊着。而陈浅言也只听到了这里。她心中不禁想到:‘苟延残喘十年,老天终究是要收我了吗。’接着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

    “翁主翁主,您快醒醒,长公主殿下来了。”陈浅言意识模糊之际便感觉有人在呼唤她,‘长公主?是哪个嫔妃的女儿?不过都一样,都是来落井下石的吧!’陈浅言未曾听清那声翁主。所以不禁苦笑,暗叹自己以前太傻,总是以对柳承彦有恩自居,殊不知,这样却把柳承彦越推越远。每一回被嫔妃诬陷,自己骄傲的不屑解释,更因为自己的娇纵出了名,每一次嫔妃被害都会想到自己头上,长期的不解释,根深蒂固的思想,柳承彦对自己的耐心恐怕早已消耗殆尽。

    “我的言儿,受委屈了吧!我已把那些下人都训斥一顿了,言儿来罚,罚什么母亲都依你。”安颖公主柳絮月的声音打断了陈浅言的思绪。‘这是母亲的声音,母亲我好想你。’心头不禁涌起一股酸涩,十年所受的委屈不禁在这一刹那倾泄而出,泪水在陈浅言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顺着眼角流出。陈浅言努力的想要睁开双眼,却睁不开。

    “我的儿啊!你别哭,你哭的母亲心都碎了,言儿要是觉得罚的太轻就全部处死。好不好?”柳絮月把陈浅言搂在怀里十分温柔的说着那残忍的话语。陈浅言这才缓缓的睁开双眼,原来她回到了五岁的时候,这时的绿欢不过七八岁。记得前世这时因为自己的无理取闹,害的那些下人被严惩,而且自己也从不曾知道这些下人的报复心居然可以隐藏那么久。